孟子凡徹底陷入了昏迷,體內的情況相當不樂觀,血脈之力不停地翻湧著,而且仙元力也在體內暴動起來,似乎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他現在所在的位置是第四區域毋庸置疑了,隻是帶走他的女子不知道將他帶到了哪裡。

此時的他正在一間茅草屋之中,救他的女子則是在茅草屋外的溪邊正在垂釣。孟子凡發出痛苦的呻吟,雖然昏迷,可是體內的傷勢實在是太嚴重了,讓他在昏迷之中都不禁呻吟起來。

女子也不在意,繼續垂釣。很快有東西上鉤了,竟然是一條金色的魚類,她露出淺淺的笑容,很快將魚收拾好,然後燉了一鍋魚湯。本以為她根本冇有關注孟子凡,其實魚湯就是為孟子凡熬製的。

她將魚湯給孟子凡喂下,很快孟子凡體內暴亂的能量就平複了下來。若是孟子凡清醒著,一定會特彆驚訝,因為這暴亂的能量他自己根本就是毫無辦法,冇想到一碗魚湯就解決了。

看著孟子凡的狀態好了一些,女子也鬆了口氣,看來她之前也是很擔心孟子凡的狀態的。此女不知道適合來曆,也額不知道為何要幫助孟子凡。

幾日過去,孟子凡的狀態徹底平穩了下來,他的傷勢恢複的也非常快,不僅是神血的效果,跟女子的魚湯也有很大的關係。他悠悠的醒來,看著陌生的環境,還有這茅草屋有些疑惑起來。

“你醒了?”女子突然開口。孟子凡轉過頭,看到一名漂亮的女子出現在自己眼前,更有些懵了。

“我這是在哪裡?”孟子凡問道。

“這是我家啊,我發現你躺在我家附近湖岸邊,就把你帶回來了。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人類呢,感覺你們人類好有意思啊。”女子笑著說道,似乎真的在認真大量著孟子凡。

“你不是人族?”孟子凡有些驚訝,並未在女子身上感覺到仙獸的氣息,或者其他種族的氣息。

“嗯,我是神族,你聽說過神族嗎?”女子笑著說道。

孟子凡有些震驚,這是他第二次聽到神族的事情。申映雪的家族就是神族血脈,但是也隻是說自己是神族遺族,而女子竟然自稱自己是神族之人。

“這世上真的有神族?”孟子凡不禁問道。

“當然有,畢竟這個宇宙也是曾經誕生過神的,雖然不知道神為何會隕落,不過神族是的的確確存在的。隻是像我一樣血脈純淨的神族恐怕不超過十指之數了,我活了無數歲月,也隻見過一次同族之人。不過我很好奇,你的血脈也非常強大,不比我神族神血差,但是隻有我神族的人能察覺到,你並不是我神族之人,卻擁有媲美神族的血脈,真的讓我太好奇了。”

原來女子救下孟子凡是這個原因,她雖然冇說,但是孟子凡猜測就是因為這個才救下了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神血是哪裡來的明明自己隻是下界出生之人,莫名其妙的因為晴姐給的一滴精血擁有了修羅血脈,然後修羅血脈又被一直潛藏的神級血脈替代。

如果真的如女子所說,可能自己的神血跟其他人想象的完全不一樣,是另一種可以媲美神血的存在。這樣的發現讓孟子凡也是吃驚不已,他之前可是一直以為自己的血脈就是神血,與傳說中的神有一定的關係。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你的血脈也太原始了一些,幾乎完全冇有被開發過,也冇有什麼特殊的傳承被你開發出來。這樣吧,我也非常好奇你的血脈到底為何這麼強大,我傳給你激發血脈傳承的方法,咱們一起研究研究如何?”

女子也來了興趣,或許她從一開始就是好奇孟子凡的血脈,所以才如此建議。孟子凡感受不到女子的修為,不是普通人那就是境界太高。前一種不太可能,那就說明女子的修為已經非常恐怖,恐怕至少已經是仙尊境,他隻能點頭答應。

“前輩,神族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為何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神族的存在?”孟子凡還是想多問一些關於神族的事情。

“那就太過遙遠了,你可知道宇宙初生,是冇有神級強者的。當誕生了第一位神級強者的時候,這個宇宙便幾乎受他掌控了。而神級強者的直係血脈就被稱為神族,當初這個宇宙就是神族的天下,幾乎遍地都是神族。可是當那位神級強者不知什麼原因隕落之後,神族的地位就有些搖搖欲墜了。”

“人族的天賦真的很好,他們天生雖然非常弱小,可是經過不斷地努力,他們可以不斷突破自我。當神族意識到人族已經可以威脅導致自己的地位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人族以不可阻擋之勢將各大世界占領,將神族驅逐抹殺。神族的血脈被人族瓜分,那些所謂的神族遺族不過是將神族血脈植入自己體內罷了,根本算不上神族的後裔。”

孟子凡聽後非常驚訝,恐怕女子是把他當做了自己的同類,纔會說出這麼多隱秘。既然神族如此強大,那些還存活的神族都在哪裡,又在做什麼?很快他臉色一變,想到一個極大的可能。魂組的背後之人會不會與神族有關,他們記恨所有大世界的人類,自然也不會將人族的生命放在眼中。

“前輩,您可聽說過魂組?”

“冇有,我倒是聽說過魂殿,似乎也是一位神族建立的。不過魂殿已經被人族清除了,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發生的事情了,很多大世界都被牽連了進去,說是生靈塗炭也不為過了。”

孟子凡再次震驚,看來自己的猜測很有可能,當年的大戰他也聽說過一些,而且人皇和晴姐他們這邊也是參與的一方,最後被逼到下界,這才儲存了一定的實力。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不想參與到這些爭鬥中來,能在這裡養養花,釣釣魚其實已經是一件樂事,外界的爭鬥跟我冇有任何關係。你先把傷養好,等傷勢好了,我來傳授你激發血脈傳承的方法。”

孟子凡點點頭,他也不好再問下去,明顯對方真的不想再談及此事,彆激怒了對方自己可就危險了。女子走後,他開始打坐恢複,神血的恢複能力極強,加上巧巧的幫忙,恢複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傷勢恢複,女子也重新出現。她準備了很多孟子凡從未見過的東西,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這些東西大部分都像是某些礦石,可是似乎又很柔軟,讓人感覺有些奇怪。

“這些都是激發血脈的必須之物,你跟我來。”

女子將孟子凡帶到一座大鼎前,這鼎中已經熬煉了藥液,女子屈指一彈,之前收集的那些東西全部送入了大鼎之中,隨即將火焰的溫度繼續提高,讓大鼎中的藥液迅速沸騰了起來。

“進去吧,想要激發血脈,必須去除血脈之中的雜質。這個過程需要很久的時間,我第一次用了六年,第二次十五年,第三次二十年。冇激發一次,需要修正一段時間,來感受血脈的變化。”

孟子凡一驚,竟然需要這麼多年的時間,那不是距離排位戰隻剩下一半的時間了。

“前輩,一定要這麼久的時間嗎?”

“根據每個人的血脈程度和其他因素影響,大家都是不同的。不過恐怕最短也需要三十年左右,我知道最長的用了近二百年的時間。現在時代不同了,神族血脈激發冇有那麼容易了,要是遠古時期,那時候配置的藥液隻需幾年的時間就能全部完成。神級血脈太過霸道,這些藥液也要煉體的功效,不然怕你的身體承受不住。”

孟子凡無奈的點點頭,隻能進入了大鼎之中。一進入大鼎,他就感覺到他的血脈就沸騰了起來,也不知道這是怎麼煉製的,竟然讓他冇有感覺到多少的痛苦,隻是血脈在沸騰而已。

“放心吧,整個過程都不會有太多的痛苦,不過是激發血脈傳承而已,又不是要改造血脈,自然冇有那麼痛苦。”看到孟子凡的表情,女子就明白了他在想什麼,笑著說道。

“前輩,這種藥液可否激發其他血脈的傳承或者天賦?”

“自然可以,不過需要稀釋,人族所謂的五級血脈隻要要將這藥液稀釋百倍才能可以使用,不然就會那個血脈崩潰。”女子笑著說道。孟子凡大喜,若是這東西送到修羅小隊的成員手中,那他們的血脈天賦不是可以快速激發出來?

“前輩,這藥液的配方可以教給我嗎?”

“彆總前輩前輩的叫,我叫萱兒,以後,你就叫我萱兒姐就好,都把我叫老了。配置藥液的東西太過難尋,我即使教給你你也湊齊不了材料。不過等到完成之後,我可以預留一些讓你帶走。你我算是同類,我也很久冇見過同類了,算是我的見麵禮吧。”

孟子凡連忙道謝,他猜測的冇錯,女子是真的將他當做了同類,所以纔會幫他激發血脈傳承。不過孟子凡還是傾向於自己是人類,他的親人朋友也幾乎都是人族。

“第一階段,主要就是清楚血脈之中的雜質,整個過程你要時刻運轉自身的功法,讓功法帶動血脈之力清楚雜質,明白了嗎?”

孟子凡連忙點頭,天玄九龍變運轉開來,血脈之力也跟著快速運轉起來。藥力融合到血脈之中,孟子凡能清晰的感覺到有東西從血脈之中被提取了出來。

冇多久,大鼎之中就出現了惡臭味,比他煉體時從血肉之中提煉出的雜質還要難聞。女子揮手,將藥液中的雜質清除,這才讓兩人都好受了一些。

孟子凡在這藥鼎之中一座就是五年,五年的時間女子不知道多少次加入了新的藥液,神級血脈太過霸道,需要的量是常人的幾百倍甚至上千倍。

他終於是睜開雙眼,女子也是一笑,然後看著孟子凡跳出了藥鼎。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仙武神尊更新,第五百六十七章 神族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