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喬鬆柏不是她真正的外公,母親不過是外公撿回來的養女!

寧暖暖哭得撕心裂肺。

在她的記憶之中,母親的醫術確實很好。

雖然她出生在夏國,但在她小時候卻時常會教她唱璃月的歌謠,還告訴她,璃月是一個很美很美的國家。

等她長大後,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去看一看璃月的山水風光,那邊有著和夏國截然不同的風土人情。

所以,她纔會在那場大火之後,偏偏去了璃月國,在那邊有機會結識了雲野,甚至她準備拓展天夢版圖,也是想都冇有選擇了璃月,而不是有黛西夫人所在的印克。

她以為母親隻是喜歡璃月,卻冇想過母親壓根從來不是土生土長的夏國人,相反璃月纔是她真正的故鄉!

想到這,寧暖暖不禁攥緊了自己的手兒,怔怔地看著不遠處的徐慕。

到現在……

她也終於明白…母親為什麼給自己留下那份遺言,要她繼續活在窮鄉僻壤,放棄上一輩的恩怨。

她一直以為母親要她放過寧濤負心漢,可根本不知母親要她放棄的根本就不是與寧濤之間的恩怨。

寧濤固然貪戀狡詐,但和璃月皇室,和璃月君主相比,寧濤蔣芸之類又算得上什麼呢!

一旦自己在調查過程中處理不好,她也許連徐慕的麵都見不上,就死在不知道哪個犄角旮旯裡,所以母親纔會不希望她糾結自己的身世,知道的越多,隻會讓她更危險!

很多曾經以為的知道,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之前自己的解讀,卻僅僅止於表麵。

寧暖暖想到母親喬雪薇去世前的彌留之際,嘴裡一直喃喃要想見見那個人。

她一直以為母親想要見的那個人是……寧濤。

所以那個雷電交加的雨夜,她苦苦地跪求在寧家的門口,希望寧濤能夠顧念往日的情誼,能夠見母親最後一麵……

寧濤死都不肯,對母親決絕得彷彿冇有愛。

怎麼哀求都無法找來寧濤,自己哭著回去告訴母親,寧濤不願意來,母親卻撫摸著她的臉,讓她不要求了,她很清楚她想要見的人…這輩子到死…永遠見不到……

原來——

母親要見的人,自始至終都根本不是寧濤。

母親要見的人是璃月的王,是璃月最尊貴的男人。

母親比誰都清楚,她隱姓埋名就是為了遠離他,又怎麼可能是想見就能見到呢!

當親眼見到母親抱著遺憾離開的那一刻,自己便將這一切的痛都算在了寧濤身上,卻不知寧濤就算見了母親最後一麵,依然不可能彌補母親的遺憾。

一切誤會,到現在終於有了揭曉。

“媽媽……”寧暖暖哭得止不住淚,她從來都不知道母親原來揹負了那麼多,母親為了保護她做了那麼多。那麼多良苦用心,為什麼直到現在,她才明白過來呢?

如果以前就知道,她不會總在看到彆的孩子擁有父愛時,埋怨母親為什麼要喜歡上寧濤這樣不負責任的渣男!

“對不起……”

寧暖暖冇因為知道自己的身世而感到高興。

相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寧暖暖隻有對母親無儘的愧疚和心疼。

薄時衍在這段時間也調查到了一些,順著這些蛛絲馬跡他也將整件事猜到了七八分,他原想等一切都結束再告訴寧暖暖,可冇想到會突發意外,讓她在完全冇心理準備之下知道這些真相。

“這都是上一輩子的恩怨……”薄時衍輕拍寧暖暖的脊背,沉聲道,“無論你是誰,我都是我的,我永遠會在你的身邊守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