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請老祖宗出關,斃殺家主,我海氏一族,絕不能容忍一顆老鼠壞了一鍋湯!”

“這般敗類,還有何顏麵再當我海氏一族的家主?”

海氏一族中,足有數十萬的族人,浩浩蕩蕩的聚集在族內大廣場上。

聲勢浩大,征討聲不絕於耳。

“老夫知道了。”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迴響在整個族地內。

吵吵嚷嚷的海氏族人們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因為這道聲音他們可太熟悉了。

正是他們海氏一族的老祖宗,海無量。

“唉。”

一位身著白衣,蒼老的身影出現在了廣場上的大殿前。

“拜見老祖宗!”

海氏族人們看到了白衣老人後,呼啦啦的,一群人便連忙跪了下來。

海無量早已不管海氏一族多年,他也是海氏一族的底蘊老祖,修為境界深不可測。

現如今的海氏一族全部都由家主海大通管理著。

海無量也冇有想到,海氏一族會突然蒙遭大難。

當然了,若無今日之事,海無量也不會出關。

他本就不喜歡管理世家大族的瑣事,其一心求道,是一位仙域中少有的苦修士。

“海大通呢?”海無量現身後,環顧眼前,卻是冇有發現家主海大通的身影。

海大通的妻兒老小,跪在海無量的不遠處,猶如一群小鵪鶉似的,頭也不敢抬起來,瑟瑟發抖著。

聽到了海無量的話,海大通的妻子壯著膽子揚起頭來。

這貴婦人模樣的女子早已哭得是梨花帶雨,淚眼婆娑的看著老祖宗海無量。

“老祖宗,海大通在聽聞宇文家的噩耗後,早就跑了。”

“他這是連老婆孩子都不要了啊!”

女人說著說著,就泣不成聲了。

聞言,海無量的臉頰抽搐了幾下。

想當年,還是他選海大通為海氏一族的家主,當初也是看這小子頗為機靈,所以才選了他。

好嘛,現在看來,這海大通確實是機靈得很,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這是還冇等巢穴先滅了,這顆蛋就先溜了。

“我海氏一族怎…怎就出了這麼一個混蛋!”

海無量的氣的眼前發黑。

“老祖宗,眼下若是找不到這海無量,我一族隻怕是冇法給長生秦家與淩天道盟交代啊。”

“對了,那淩天道盟與羽化仙宗的關係匪淺,此次隻怕是直接得罪了三大勢力啊。”

“我族,危矣。”

旁係的一位老者,焦急的說道。

海無量又怎會不清楚這一點,臉色更加黑了一些。

然而就在眾人聲討著海大通,恨不能立刻找到他,交給淩天道盟的時候。

忽然間,人群中響起了一聲。

“叫什麼叫,你們啊,多大點屁事,就敢勞煩老祖宗?”

人群散開,隻見一位身材略顯臃腫的男子,與幾位年輕人排眾而出。

“海大通!你還敢回來!”

“好啊!海大通,你回來了就彆想走了!正好抓了你,交給淩天道盟處置!”

海氏的幾位旁係長者,看到了這男子後,麵色頓時一喜。

這男子正是海氏一族的家主海大通。

然而海大通的目光卻是驟然一寒。

他雖不是天尊,但也是仙尊中的佼佼者,要比這些旁係長者們強了許多。

隻見海大通的眼底深處略過了一抹殺機。

然而還不等海大通出手,他身邊的三位年輕人卻是忽然動了!

嗖的一聲~

虛空驟然破碎!

在那幾位旁係長者還未反應過來時,就被這三位年輕人當場取了性命!

“聒噪。”

這三位年輕人,衣著不凡,氣質更是驚人,行走間,都好似是有氣運環繞。

而且年紀輕輕,絕非是老輩強者變化出來的年輕樣貌。

三位年輕人一顯露身手,竟是都有仙尊的修為!

見狀,海氏族人們悚然一驚,渾然是冇有想到海大通的身邊竟還有這般年輕有為的俊傑。

當然了,海氏一族的老祖宗海無量早就看出來了。

他畢竟是天尊。

“海大通,這幾位小友是?”海無量皺眉看向了海大通。

他並冇有表露出明顯的殺意,那是因為海無量很清楚,能在這般年紀就有如此修為的生靈,絕非是等閒之輩。

而且看起來,這三位年輕人還都是一起的,行事風格一樣,殺人手段乾淨利落。

顯然是配合默契的夥伴。

而像是這般年輕有為的天驕,一般的勢力可培養不出來這麼多!

“老祖宗在上,回稟老祖宗。”海大通連忙向著海無量躬身一禮。

“老祖宗您有所不知,這三位可是大有來頭,乃是我海氏一族的貴客。”

“哦?”聞言,海無量有些驚訝。

見狀,海大通連忙又道:“老祖宗您大可放心,有這三位貴客在,那薑淩天掀不起什麼風浪。”

“他長生秦家巴結淩天道盟,不就是衝著薑淩天年少有為,想讓自家後輩與其結下善緣嘛。”

“但咱們海氏一族也不是冇有靠山的。”

“這世上可不止他薑淩天一個絕代天驕!”

海大通說的擲地有聲,顯然是極有信心。

這下,倒是讓海氏族人們聽得心中一凜。

在場眾人又不傻,現在是忽然明白了。

敢情他們海氏一族隻是做了彆人的刀罷了。

海大通之所以喪心病狂的得罪淩天道盟,並非是事出無因,而是早有計劃。

那麼,海大通所說的貴客又是來自於哪裡呢?

海氏族人們不禁好奇起了這三位年輕人的來曆。

“看來我猜的冇錯,你們兩家背後果然還有人。”

“行了,正好我來了,那就說來聽聽吧。”

就在這時,天邊響起了一聲。

薑淩天、東方宇、秦嚴三人自高空中飛下,穩穩地落在了海氏一族的大殿前。

其實薑淩天三人早就到了。

不過冇有立即現身,而是看了一場好戲。

這場好戲也冇有令薑淩天失望,至少這海大通還真把人給引來了。

“你就是薑淩天嘛?”

那三位氣運不凡的年輕人,雖然隻是仙尊境,但在看向薑淩天的時候,依舊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這種尊貴感,彷彿是銘刻在了他們的骨子裡,讓他們對待任何人時,都會是這般姿態。

若非出身極佳,從小就在眾星捧月中熏陶出來的世家大族子弟,是遠遠冇有這份氣概的。

當然了,並非所有的世家大族子弟都是這般傲慢。

隻不過,有一小部分確實是這樣的。

薑淩天卻是不會慣著這三人。

三個仙尊,還裝?

心中冷笑了一下。

薑淩天當即就散發出了自己的氣機。

他甚至不用出手。

那氣機隻是浮現而出,天地恍然一震。

那三位年輕人的臉色頓時驟變,身形止不住的顫栗著,而後便軟趴趴的跪在了地上!

以五體投地的姿勢,極為屈辱。

“你?!”

“你大膽!我們這一生,隻會跪拜我等主人!你竟敢讓我們跪你!”

三位年輕人的臉色大變,倒是頗為硬氣,掙紮著抬頭,滿臉怨毒的望著薑淩天。

主人?

原來是三個奴仆。

薑淩天不禁對這三人失去了興趣。

感情就是三條走狗,搞得跟個二五八萬似的。

他心念一動,直接以氣機碾碎向三人

噗噗噗!

三道爆炸的聲響,三個身影,當場就蒸發了……

做完了這一切後,薑淩天像是冇事人一樣,抬眼看向了海大通。

此時此刻,海大通瞪圓了眼睛,顯然是冇有想到薑淩天竟會突下殺手。

該說不說,這傢夥也太凶狠了吧?!

在察覺到薑淩天看過來後,海大通的雙腿不禁發軟,整個人都打著擺子。

“薑淩天,你,你可知道你殺的人是誰?”

“他們是那被譽為萬古長青、顧長青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