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小友,你這次來的時機倒是不錯。”

“我仙門關外,與神國邊境接壤之處,正有一處禁忌領域將要開啟。”

秦嚴將薑淩天、東方宇兩人請到了長生秦家。

一進入大殿,秦嚴便向著薑淩天說道。

禁忌領域。

聞言,薑淩天不禁想到了那無垠海域的海眼深窟。

海眼深窟便是一處禁忌領域。

在仙域的傳說中,一共有十大禁忌領域,其內奧妙無窮,蘊含著數之不儘的機緣造化。

但這十大禁忌領域之所以被稱之為禁忌,正是因為其內凶險莫測,便是天尊,也不敢貿然進入。

想當初,連東方宇這樣的強者,都被困在了海眼深窟之中,足可見禁忌領域的恐怖。

當然了,危機與機遇相伴。

正因為危險,常人輕易靠近不得,所以禁忌領域內纔會保留下來諸多的機緣造化。

讓禁忌領域之外的生靈,趨之若鶩,夢寐以求。

“我聽東方前輩說,小友你要殺神國強者,此次禁忌領域的開啟,必然能夠吸引神國強者到來。”

“倒是省去了小友你深入神國,尋找他們的時間。”

“當然了,也會更加安全一些,畢竟,這處禁忌領域是在我仙域與神國的接壤處,從地理位置上來講,總比貿然深入神國腹地要安全了許多。”

秦嚴說著。

薑淩天點了點頭。

“倒是個好機會。”

“那我就準備準備,去這禁忌領域一趟。”

“屆時,我秦家可與小友一起走,這樣的話,互相之間也好有個照應。”秦嚴提議道。

長生秦家,論起底蘊來,其實是要比淩天道盟更加深厚一些的。

畢竟,長生秦家存世悠久,論起中高階的戰力來,自然要比淩天道盟更多。

“原來此次,這處天葬之地將要開啟了。”

“看來隨著淩天小友,我羽化仙宗也碰上了好時機。”東方宇莞爾一笑。

被困五千萬年,讓東方宇與此時代有些脫節,對於世間的一些變化,東方宇是知道的不多了。

不過東方宇卻是看出來了,薑淩天的氣運是真的不錯。

許多人這一生都是在追趕著機緣造化,然而薑淩天就不一樣了。

冥冥中,彷彿是機緣造化在追趕著他!

他去到了哪裡,巧之又巧的,機緣造化就出現了~

不得不說,擁有如此大氣運的人,可謂是亙古罕見,世所僅有啊。

而天葬之地。

正是仙域與神國的邊疆接壤處,這個禁忌領域的名字。

薑淩天對此也是頗為意動。

畢竟能省去了自己尋找神國強者的時間,又能有一番機緣造化。

如此兩全其美之事,他自是不會錯過。

當然了,秦嚴聽著這兩人的閒聊聖,再看看兩人一副勢在必得,輕鬆寫意的模樣。

秦嚴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幾分。

他是實在無法理解,薑淩天兩人,怎就如此心大啊。

彷彿視那禁忌領域如同自家的後花園一般。

要知道,這可是天葬之地,不是什麼平常秘境誒。

難道不應該神情凝重一些,顯得頗為重視嘛?

當然了,秦嚴有此想法很正常,畢竟在仙域眾生的常識中,這天葬之地可不是什麼善地,多年來,總有人進入其中探險,但大多數都是有去無回。

即便是有幸回來的,也都瘋了,便是天尊也有隕落在其內的。

對這天葬之地,心懷敬畏,倒也正常。

隻不過東方宇不一樣,他本就深入過海眼深窟,再加上,他這一路與薑淩天走來,東方宇總覺得薑淩天氣運非凡。

如此人物,遇到何種凶險,都有可能化險為夷。

這正是這一類堪稱妖孽的天驕,與生俱來的大氣運。

有著這般大氣運傍身,薑淩天肯定能夠安然無恙!

被薑淩天親手救出來的東方宇,對薑淩天,自然有這樣的信心!

……

……

東勝神洲。

一處懸空島嶼,座落在三顆炎陽之下。

東勝神洲的天象與南瞻部洲截然不同。

在東勝神洲的蔚藍色天穹上空,一共有三顆炎陽!

三陽共處一片蒼茫。

散發出了灼熱輝光,照耀的大地一片清明。

那最為靠近三顆炎陽的懸空島嶼,便是東勝神洲唯一的一品勢力道統,三聖不老山所在之地!

懸空島嶼極大,上麵有著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

此時此刻,在這群山峻嶺的山空,九頭絕美靚麗的鳳凰破空而來!

散發出了七彩神輝,映照的天地間一片絢麗多彩。

伴隨著鳳鳴陣陣,傳盪出的威壓,使得群山中的異獸們不安的躁動起來,悲吼連連。

九鳳拉車,一架奢華的車輦在其後。

車輦內,一位身姿曼妙,氣運輝光,環繞其身周的紅衣女子,白紗遮麵,僅顯露出了一對淩厲的狹長丹鳳眼。

眼眸開闔間,一股淩寒孤傲之氣,瀰漫四野八方。

“顧清鳶!”

“顧清鳶回來了!”

“好嘛,我竟能有幸見到我們三生不老山的天驕之一!”

下方山巒中,人影綽綽,皆是抬首望天,看著天穹上空的九鳳拉車,露出了癡迷的神色。

顧清鳶。

三聖不老山奠基世家之一顧家的絕頂天驕之一。

傳聞其出生時,龍鳳氣運伴隨其身,天地間,九色神華映照一方蒼穹。

更有世人所看不透的未知氣運,應運而出,伴隨其身!

與那顧家最負盛名的公子,顧長青,乃是一母同胞,龍鳳雙胞胎!

這顧家的一男一女,都在仙域中留下了種種傳聞。

實乃當代的傳說之一。

“清鳶回來了。”

山脈中,傳出了嗡嗡聲響。

蒼老的聲音宛若是源自於無儘大荒歲月,蒼茫古樸之意,瀰漫天穹。

“顧清鳶,見過諸位長輩。”

天地間,一抹紅衣高挑曼妙的絕美身影,一閃而逝。

再次清晰起來時,顧清鳶已經來到了三生不老山的議事大廳中。

此時此刻,大廳內,三位氣質超凡,隻是靜坐在那裡,身周就有日月星辰崩滅新生異象的老者,齊齊看向了顧清鳶。

“嗯,不錯,此次外出曆練,清鳶你的實力又有長進。”

“與你那哥哥比起來,倒是也相差不多了。”三位老者欣慰點首。

顧清鳶的眉頭卻是皺了皺。

“得老祖召喚,清鳶不得不歸來。”

“我若冇有猜錯的話,應是與那南瞻部洲的仙門關處,天葬之地開啟有關。”

“隻是,我那哥哥冇有回來嘛?他莫非不打算前往天葬之地一看?”

一位老者聞言,撫須輕笑道:“你那哥哥嘛。”

“他倒是早先一步就去了仙門關。”

“不過你那哥哥倒也不全是為了天葬之地而去,聽他身邊人所說,應是衝著薑淩天去了。”

薑淩天……

聽到了這名字後,顧清鳶的眼底掠過了一抹神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