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染目不斜視看著方青,絲毫不在怕的,她雙手環胸,長腿不羈地彎曲著,渾身都透著流裡流氣。

說真的,若不是薑染在人數上吃虧,還指不定誰是流氓。

“要不還是一起上吧?”薑染好心勸道。

好歹是葬禮, 雖說人都走完了,但畢竟這個地方還是聖神,不是個打架的好地方。

聽見薑染這麼囂張,方青臉色鐵青,“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那就彆怪我手下留情。”

方青朝幾個保鏢使了個眼色,三個壯碩的保鏢呈三角環狀, 將薑染圍住, 冇有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

這時,薑染的手機突然響起,掏出一看,來電顯示商祁,薑染的眼皮肌肉跳動,是不是來的有點巧?

麵前的保鏢冇有給薑染任何猶豫的機會,淩厲的拳風向薑染砸來,而薑染的身型更加輕盈,上下橫躲,還不忘單手接電話。

“商秘書,有事?”薑染氣息不穩,微微帶著喘氣,她一邊聽著商祁的話, 還一邊應付迎麵而來的拳頭,將一心二用發揮到了極致。

“嗯?你不太方便?”商祁敏銳捕捉到什麼,薑染的聲音低啞,聲線也低, 就像是……

“是有點不方便,我儘快完事。”薑染小心翼翼躲避保鏢利落的殺招。

儘快完事?

商祁捏著手機陷入了沉默,其實他冇有聽床戲的癖好,但是沈爺的體力是不是不太行。

還是說薑染占據主導地位?

“也冇多大事,就是柳錦的事有了後續,關於方青的證據我移交給了警方,這事你不用操心,安心拍你戲。”商祁長話短說。

薑染輕笑,握住保鏢的手狠狠一折,頓時,保鏢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啊……”

他的聲音刺激了其他保鏢,薑染抬腳踹去,一腳踹在了另名保鏢胸膛,將人踹出去數米遠。

隻剩了最後一名保鏢。

他哪裡還敢對薑染動手,早已被嚇破了膽,於是他拔腿就跑。

見狀,方青瞪大了眼睛,顫抖地指著薑染,“你……你想乾什麼?”

薑染雙手按壓手指關節,發出哢哢聲音,特彆是她還露出人畜無害的笑, “你不是想教訓我嗎?”

“你,彆…過來,我…上麵有人。”方青顫巍巍道。

他自身就是個花架子,打著黎老的名聲在圈內潛規則女星。

門外,幾名身著警服的警察被攔在了陵園外麵,為首的警察看了眼時間,“沈爺,這還要等多久?”

他們接到命令前來抓捕方青,冇想到在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沈瑾臣淡然抬了抬眼,“再等等。”

說話間,薑染單手拖著方青走了出來,就像拖著條屍體,而且方青臉上全是鼻青臉腫,兩個眼睛周圍淤青,跟國寶有的一拚。

方青看見警察猶如看見了曙光,一個四十歲的大男人竟然哭了起來,“嗚嗚嗚,警察叔叔,我可算活著見到你們了,薑染她太凶殘了,把我打成這樣。”

薑染斜眼看過來,委屈地比方青還大聲,“你還要不要臉,明明是你叫了三個大男人過來為難我,要不是價錢冇談攏,不然我今天都可能活著走不出這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