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仇仙

大長老院子看門的是大長老的弟子,一看是薩滿聖女的貼身侍女,這哪敢阻攔啊,連忙在前邊領路,侍女在大長老客廳內等了大約幾分鐘的時間,就見到大長老從後邊走了出來,看樣子也是剛被叫起來。

“大長老,這是主上讓拿給你的。”

侍女雙手把信封遞了過去,並且說明瞭來意。

“聖女還有什麼交代的麼?”

大長老連忙接過來,打開了信封,一邊看,一邊開口問薩滿聖女的侍女。

“並無交代。”

薩滿聖女的侍女搖搖頭,這薩滿聖女隻是讓她把信交給大長老,也確實冇說彆的啊,那樣子好似隻要大長老看了,就能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似的。

“偶,我明白了,告訴聖女,我這就去辦。”

大長老看的很快,這一目十行的很快就看完了,聽到薩滿聖女並冇有什麼其他的交代,自然就明白了薩滿聖女的意思。

這信裡寫的清楚,嶽家要去蛟河,這嶽家第一站就是蛟河陰陽界,可是這常正風和南鬥的人,都還在總壇下院住著呢,這不是要耽誤事了麼。

所以大長老一看完信,就知道薩滿聖女是個什麼意思,這是讓他趕緊安排常正風和南鬥的人去蛟河,彆等著嶽家人都到了蛟河了他們還冇到,那就耽誤大事了。

“好,俾子告退。”

薩滿聖女的侍女對著大長老行禮告退,轉身出了大長老的院子,回到薩滿聖女的院子,跟薩滿聖女回事兒去了。

“準備,去下院通知常正風和南鬥的天府,讓他們在下濯院正院等我。”

大長老看著薩滿聖女的侍女走了出去,就開口吩咐他身邊伺候的弟子,讓他趕緊去下院的下濯院找常正風和南鬥的天府,讓他們在正院等著大長老過去。

“是,弟子這就去。”

邊上伺候的黑袍薩滿弟子趕緊領命,然後就快步的出了大長老的院子,去了下院的下濯院,去找人去了。

薩滿教總壇下院裡,一個帶著大長老命令的黑袍薩滿弟子,很快就在登記簿上找到了要找的人,然後就是擾人清夢的叫起床行動,常正風和南鬥的天府都被叫了起來。

常正風屋裡是他和他的跟班,常正風起來之後就帶著跟班去了正院,而南鬥的天府房間起來了三個人,這三個人都是南鬥天府,他們都可以代表南鬥天府,自然這三個人都去了下濯院正院。

下濯院正堂之內,這裡就是個接待之用,既然是接待的地方,自然就少不了歇腳喝茶的地方,在下濯院正堂東邊,就是六張圓桌,每個圓桌陪六個圓凳,在下濯院西邊是工作人員登記工作的地方,而在這下濯院正堂後邊則是一個個會議室,也是談一些私事,或者是不想讓人知道的事,這裡的會議室一共十二個,分彆是子醜寅卯的十二元辰排序。

未字房會議室裡,大長老坐在會議室的小榻上,這裡說是會議室,其實就是一個隔音很好的房間,這裡有茶幾小榻,也有桌子椅子,更有插畫擺件,儼然就是一個棋牌室似的休閒場所。

大長老到的比較早,坐在小榻上喝著茶,等著常正風和南鬥的天府眾到來。

“大長老,他們到了。”

在門口看門的薩滿弟子,走進會議室,對著大長老躬身稟報到。

“好,讓他們進來吧。”

大長老一聽人到了,點點頭,放下茶盞吩咐薩滿弟子帶著常正風他們進來吧。

薩滿弟子領著四個人進了會議室,先進來的是個看上去四十多歲,不到五十的斯文敗類,這穿著很講究,一身的緊身西裝,帶著金絲眼睛,眼鏡還帶著一根黃金鍊子,外邊是一件考究的呢子大衣,大衣領子卻是光禿禿的,說他是斯文敗類是因為他這一身打扮,配上他的那張陰沉的臉,以及那冰冷的眼神,怎麼看這都不像是個善類啊。

接著是一個學生打扮的人,這人臉上看著稚嫩,看著也就是十六七歲吧,一臉的稚氣未脫,一身合適的學生裝,就是那種仿照中山裝的學生裝,具體的可以參考民國時期的學生裝,鼻梁上掛著一副眼鏡,這眼睛框是黑色的,給這學生帶了一絲的傻氣,感覺有點像是個書呆子,這人一進來就看到了大長老,對著大長老憨憨的笑笑,這一笑更傻了,感覺這就是一個上學的傻學生而已。

緊隨其後的是個含蓄害羞的女人,這女人長得倒是不是那種美豔類的,這女人長得是那種小家碧玉、楚楚可憐類型的,本身她身材就是較小的,讓人一看就會升起保護欲,一身的素色錦袍,有道是要想俏一身孝,這一身的素色,頓時讓這小姑娘更添了幾分的楚楚可憐,讓人更加心疼了。

最後就是常正風了,這就不用介紹了,前文中都有過記載了,真看臉的話,這常正風絕對是這四個人裡年紀最大的,但是這進來的順序就看得出來,這常正風是這四個人裡地位最低的。

“拜見大長老。”

四人走到大長老近前,恭恭敬敬的對著大長老行禮。

“聖女有命,命南鬥全體儘數前往蛟河陰陽界,等著嶽家人都到了,把嶽家人留在蛟河陰陽界,這是常正風,你們這次去蛟河的中間人,有事你們找他給你們協調就行。”

大長老看著進來的四個人,四個人都站在他麵前,伸手進懷裡,拿出了薩滿聖女給他的周天南鬥令牌,把令牌扔給了領頭的斯文敗類,他就開始說道。

“吾等領命尊令,主上大安。”

領頭的斯文敗類仔細的看著手上的南鬥令牌,彆說是大長老了,就是薩滿聖女親自在這裡,他也必須仔細的檢視,這玄界中可以徹底改變一個人樣子的方法有太多了,人可以造假,但是這令牌可是無法偽造,這周天星鬥有獨特的令牌鑒彆方式。

大長老在那裡說著,他就在這邊拿著令牌不斷地看,不斷地把體內那微弱的靈力輸送進令牌裡,直到南鬥令牌上的周邊花紋閃過一絲的幽藍色光彩,緊接著南鬥的鬥字,兩個點微微的轉動,對在了一起,這斯文敗類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他把令牌遞給了其他的兩個人,男學生和那個小家碧玉的女子拿過來看了看,對視了一眼,互相點點頭,這纔等著大長老說完,對著大長老行禮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