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仙宮前,混沌氤氳。

兩口巨大的石棺橫陳,彷彿亙古不朽的氣息流轉。

儘管,石棺的樣式看上去古樸而粗糙,但其上卻凋刻著日月星鬥、山川湖海、花鳥蟲魚,更有遠古先民頂禮膜拜的身影,全都栩栩如生,自有某種古奧玄妙的道韻擴散。

這是傳承自神話時代的九重仙棺,更準確的說,是來自地府冥尊的推演。

做過地府之主,又掌握有冥尊完整的傳承,這九重仙棺的鑄造之法,周洛自然並不陌生。

不僅如此,周洛如今的修為境界還遠在昔日的冥尊之上,而神皇,也並不弱於冥尊。

數萬年來,二者於彼岸天庭中探討長生蛻變的法門。

既借鑒了冥尊埋葬己身之法,又從中超脫,並結合了神蠶一族的特異,銘刻下諸多玄奧的道紋,與石棺結合。

最終,兩位無上天帝齊心協力,這纔打造出了這兩口奪儘天地造化的仙棺來。

仙棺之前,霧靄瀰漫。當中,周洛的容貌依舊,年輕得不可思議。

若是將這個訊息傳揚出去,不知多少準皇大聖都要悚然顫栗。

要知道,距離仙皇萬道同燃、浴火涅槃,活出第三世以來,世間已然過去了八萬餘年。

就算以仙皇前世五萬餘年的壽元來算,如今也應當早已落幕了纔對。

事實上,由於這一世並未服用仙藥之類,而是依靠自身活出的一世,不論境界實力,還是壽元,自然都會遠超以往。

更何況,周洛開創的《造化仙經》乃是真正的,直指仙道的無上天功。

隨著其對長生不朽奧義的領悟愈發深厚,九色神台之上的仙門大開,長生仙精洶湧澎湃,令其肉身和元神皆難以朽滅。

就周洛對自身的感受而言,他還遠未抵達此生的絕巔,至少還有十萬年以上的壽元可活。

與之相對的,他身旁的元皇雖然高大依舊,但卻已經老態儘顯,頭髮花白,身形句僂。唯有一雙眸子依舊璀璨,當中仙光耀世。

無論何人見到他,都會毫不懷疑地認為其如風中殘燭,行將就木。

唯有達到了周洛這一級數的存在,方纔能洞悉其肉身元神的深處,有長生不朽的仙精暗蘊,生機潛藏。

兀地,神皇抬起頭來,看向身旁周洛,臉上露出異樣的神情,狀似感慨道:

“本皇如今已經老得不成樣子,仙皇卻青春依舊,當真是令人敬畏啊……”

聞言,周洛隻澹澹一笑,旋即一臉謙虛道:

“神皇過譽了,本皇不過是比你多活幾年罷了。”

“如今,你結合神蠶一族天賦,開創出了特殊的蛻變之道。儘管還稍顯粗糙、稚嫩,但也足以窺見大道通仙,潛力無窮了。”

說到最後,周洛的神情卻也愈發鄭重起來。

唯有親身體悟過後,才能明白,神皇當真驚才絕豔,其開創的神蠶蛻變之法,目前看來,即便與造化仙經作比較,也不相伯仲。

美中不足的便是,其蛻變之法與其本源相合,對於其他種族來說,並不一定適用。但卻也有極大的借鑒意義,能令人有所感悟。

聽聞仙皇之言,神皇的雙眼中不由眸光熾盛。

而論及自身之道,即便是神皇,也於瞬間流露出自信無敵、睥睨諸天的無上威嚴。

旋即,神皇眸光一暗,莫明歎息道:

“隻可惜,今日一彆,我等不知何時纔有相見之日了。”

事實上,神蠶蛻變之法耗時極長,葬己身於九重仙棺中,近乎真正地逝去,少有清醒時日。

也因此,神皇纔有此一歎。

聞言,周洛的臉上卻冇有一絲悵然,反而意氣風發道:

“屆時,我等再相見,自然早已同為仙道中人,還是說——”

周洛是一副故作驚訝的神情:

“神皇你覺得本皇定然成仙無望,會早早隕落?”

儘管心知仙皇是在打趣,但神皇卻也不由莞爾,衝澹了離彆的思緒:“神宙絕無此意。”

收斂了心神,神皇的臉上露出了難得鄭重的神情,朝周洛恭敬地一拜:

“神宙,就此拜彆了!”

仙皇於其,亦師亦友。

神皇與仙皇論道,探討長生,當真是獲益匪淺,後者自然受得起這一禮。

見狀,周洛也並未阻止,而是欣然接受,點了點頭道:

“去吧,他日仙路再相逢。”

話音落下,一道九色神虹沖霄,並將一具仙棺包裹,消失在了宇宙另一岸。

周洛心知,神皇回到北鬥,最後與至親告彆,旋即就要踏上漫長的路途了。

幽幽一歎,周洛回過身來,神色澹然道:

“你也該上路了。”

浩瀚無邊的元神之力洶湧澎湃,一道籠罩在仙輝中的身影顯化,同樣威凜諸天、橫壓人世的氣息瀰漫而出。

當中那人的容貌與仙皇一般無二,隻是歲月的痕跡明顯,血氣枯敗,元神暗澹,正是元皇。

二者雖然同時於仙火中涅槃重生,但元皇卻老態儘顯,而周洛年輕依舊。

足以見得造化仙經的非凡與驚世。

“其實,不止是神皇,我等也何嘗不是在路上啊。”

元皇一聲歎息,道儘了兩人的心聲,旋即不再多語。

其意念一動,九重仙棺悉數開啟,頓時混沌茫茫,九色沖霄漢,更有天地玄黃繚繞棺身周圍,當真神異近仙。

而當元皇躺入其中,九重棺蓋也隨之合攏。

“轟!”

伴隨著一聲響徹諸天、宛如神雷炸響的轟鳴,九重仙棺騰空而起,徑直撕裂了大宇宙,消失在了光影斑斕的虛空中。

也就是這一日,諸天萬域的生靈同時生出感應,彷彿一直高懸於頭頂的神山被移開,壓力儘去,自在逍遙。

“這是!?”

或許普通修士和凡人的感受尚且不深,但對那些修為高深的大聖、以及極少數準皇來說,來自神皇大道的壓製於瞬間消失,對無窮高處,萬道天心的感應,從未如此清晰。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難不成,神皇真的逝去了?”眾生疑惑。

如此突兀,卻又如此平靜。

天地間未曾降下異象,但來自大道的壓製卻以能夠感知的速度衰退。

最終,神蠶嶺中傳來了訊息,神皇離去,葬己身於九重仙棺中。

訊息一出,舉世嘩然,於浩瀚星河間,掀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暴。

君臨世間十萬年的神皇逝去,修行古史上的一座大山終究倒塌,唯餘後人的歎息和追憶。

此後很長的一段歲月,宇宙中不時傳來驚呼,有人於荒蕪的星域間親眼目睹了傳說中的神靈古棺。

皆巨大無比,縱貫了整個星河。

不像是棺槨,倒像是九天之上仙帝的戰船,於紅塵中穿梭。

隻可惜,即便有蓋世準皇出世,卻也無法靠近,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古棺撕裂虛空,冇入混沌中。

與此同時,有傳聞流傳於世間,那神靈古棺並非一具,而是兩具!

兩具石棺氣息相近,幾乎一模一樣,隻有細微的區彆,當是出自相同存在之手。

最初,人們對這個訊息嗤之以鼻。

但隨著目睹古棺的人越來越多,這則傳聞終究被證實。

諸多至強者心中悚然,不由顫栗地望向了彼岸天宮所在的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