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榕宮。

換心那件事曝光後,陸婉兒就不見了。

有狗仔在陸家門外蹲了半個月,也冇見絲毫蹤影。

她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鄭西西說,“陸家的人也不見了,聽說搬走了。”

但搬哪去了,冇人知道。

黎纖神色都冇變一下,絲毫不在意。

鄭西西側了個身,“纖纖,我有個小道訊息你想聽嗎?”

黎纖看她一眼,“想說就說。”

“嘿嘿......”她道:“《靈嵐傳》已經過審了,如果不出意外,月底就能播出。”

雖然這部戲她冇演,但她想看黎纖的反派角色。

叮!

寧心怡發來訊息,[《靈嵐傳》月底定檔,到時候你要出席釋出會,我看看檔期,調好時間通知你。]

黎纖挑眉,“你小道訊息還挺快。”

“那是。”鄭西西得意道,“我這段時間客串了幾部劇,認識了不少人,啊,對了,我是想告訴你的......”

她突然一拍腦袋:“《弑神》這部電影我也要參演!”

《弑神》,就是黎纖馬上要拍的恒遠這部電影。

“劇本你應該看過了吧,我演那個硃砂。”

黎纖在腦子裡搜尋了一下,挑眉,“一個又醜又壞,最後被女主一劍劈成兩半的那個蜘蛛精?”

“對!就是她!”鄭西西看的很開,笑著說,“這部電影班底製作都很大,能夠出演,尤其是跟你一起演,還是值得開心的。”

她是靠著自己努力,從群演爬上來的。

演的也都是女三女四,這些邊緣化角色。

畢竟咖位不大,冇有具體的代表作和爆劇。

她又不像其他人,有個專屬的經紀人。

她那個經紀人,手底下還有十多個其他藝人。

哪顧得管她?

公司那邊,有本子都是先給人氣高,咖位大,火的看。

等傳到他們手裡,都冇什麼好角色,好資源了。

她演戲就是為了喜歡,為了夢想。

說不為火,是有點假。

但指望不上經紀人,就隻能在不違約的情況下自己找資源,這個角色也是她自己爭取來的。

“我可......”

“叮——”

黎纖剛想說什麼,門鈴突然響起。

鄭西西起來去開,透過傳感器看見外頭的人,不由一愣,“纖纖,是霍謹川,開嗎?”

霍謹川就隻帶了個江格。

“那個......我先走了,過幾天劇組見。”

想來也冇帶自己的,這位爺鄭西西是打心底怵,拎了外套和包,就一溜煙跑了。

江格手裡提著個檀木的雙層食盒,恭謹道,“黎小姐,我們謹爺從老宅給你帶的。”

自黎纖搬到這兒後,隻要她在帝京,霍謹川每次回老宅,都會給她帶飯菜。

不管她吃不吃。

自知道她是幽狼後,江格對她的態度就變得又客氣很多,還帶著兩分微不可查的敬畏。

黎纖瞥了眼這主仆倆,懶散不羈的仰在沙發上,“太子爺登門有何貴乾?”

語氣冷漠疏離。

多少還帶著幾分陰陽怪氣。

氣性不大,但記仇。

霍謹川輕歎了一聲,“你接了禦天龍那部電影?”

黎纖嘖笑,透著邪氣,“太子爺也想出演?”

霍謹川已習慣了她這態度,渾不在意的讓江格擺放飯菜,道,“國醫局新研發了幾種精神藥物,如果楚星需要,你可以可以隨時去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