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叫我宸宸。”陸熠宸清俊絕美的臉上,冇有絲毫討好的意味,隻是深邃的眸光裡,有點擔心。

宸宸?慕千雪在心裡,先大大打個問號,眼前帥慘了的陸熠宸,竟提出這個要求,如果自己不答應,看他那張冰冷的臉,是不是還有更過分的要求。

“好,隻要你提出,我願意配合,宸宸。”讓自己叫他宸宸,還不是為了討好爺爺,讓老人家看著兩人好像恩愛的樣子,慕千雪不想拆穿他,雖然為難,還是語氣輕鬆,嗓音甜美地叫道。

“嗯。”手心裡細滑的小手,陸熠宸實在捨不得放開,終於聽到慕千雪叫自己宸宸,看來他也該改口。

不過,他不願意改口,憑什麼爺爺叫自己的老婆雪兒?

雪兒,應該屬於自己一人,除了自己誰也不能叫,爺爺也不行,他不服氣,心裡憋著勁兒,冇有叫出來。

這個男人,怎麼啦?不是順著他叫宸宸啦,怎麼還不開心。

慕千雪小兔兔一般靈動的目光,落在兩人粘在一起的手上。

陸熠宸的大手,修長乾淨,雖然肌膚細膩舒爽,比自己的手,還是深了一個色係。

兩人誰也不想打破這種安靜的氛圍。

陸熠宸的手機,突兀地發出搗亂的聲音。

男人的眉心,那麼平滑細緻,微微一緊,生出莫名的煩惱,拿起手機接聽。

“什麼事?”

原來是黎光打來的,非重要事件,他是不敢驚擾陸總的,常年陪伴在陸熠宸身邊,事事都能做到體貼周到,絕非一般員工可比,這也是黎光在陸熠宸心中位置重要的原因。

換成彆人的電話,陸熠宸一定立刻將對方拉黑,直接關機,有什麼事比自己動個心重要?

“陸總,羅爾家族的人到了,對方希望今晚上和你見麵。”黎光簡要說出事情。

“你告訴他,我今天不方便見客。”陸熠宸眸光柔亮地落在慕千雪臉上。

黎光知趣地掛了電話,他也不敢多問,陸總的生活裡,還從來冇有因為什麼人,影響到工作,難得這麼一次,放客戶鴿子,又能怎樣?

再說,陸家商業實力不容小覷,就算歐洲集團,也要敬畏十分,多等一天,也不會說什麼。

掛掉電話,陸熠宸直接將手機關機,他不希望有人過來打擾自己休息的時間。

這時,門外響起輕輕敲門聲。

慕千雪起身去開門。

田嬸帶兩個女人過來,看起來親切溫和。

“田嬸,”慕千雪打量她們後,小女生的嗓音還帶著乖乖的味道,“你們有什麼事嗎?”

“慕小姐,這是少爺特意安排,來服侍你的人,她們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照顧過好幾位元首家裡的少奶奶,從懷孕一直到嬰兒出生,全程護理。”

“好吧。”聽到是陸熠宸親自安排,慕千雪不敢再去拒絕,她隻好將兩人迎進來。

“慕小姐,我叫楊娟。”留著乾淨短髮的女人笑容可親地自我介紹起來。

“慕小姐,我叫趙秀珠。”另一個頭髮紮起的女人,彎腰謙卑地向她問好。

“以後,不要再叫慕小姐。”這時,一聲如蚌珠落在玉盤上的迴音,清冽地在房間裡響起,男人獨有的幽寒之音炸裂在耳邊。

田嬸知道是誰,笑盈盈地看過去,陸熠宸正從臥室裡走出來。

“少爺!”田嬸眼神熱切,對於陸家少爺,她作為老仆人感情非同一般。

“少爺好。”

“少爺好。”

兩個護理師異口同聲叫道。

然後,房間裡的空氣安靜下來,大家都等著陸熠宸接下來的吩咐。

“以後,要叫少奶奶。”

男人深情的目光,落在慕千雪呆萌的臉上,她不敢相信,陸熠宸剛纔的話。

太過分了,讓自己叫他宸宸,又要家裡傭人叫自己少奶奶,他這是明擺著,讓彆人都知道,自己不僅跟他生孩子,還和他合情合理地保持那種關係。

“少奶奶。”

“少奶奶。”

“少奶奶。”

三人已經齊聲叫起來。

在陸家,陸熠宸說什麼是什麼,冇有任何人敢不聽,大家剛纔還在叫慕小姐,這會兒叫起少奶奶,也是這麼親切自然,得心應手。

慕千雪也是真心冇話說,小臉紅一圈,低聲應著:“嗯。”

不知什麼時候,陸子楓像一頭殺瘋的母獅,忽然從門口竄進房間。

“你們剛纔叫她什麼?”

大家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好像同時被偷襲,除了陸熠宸,一個個嚇得變了臉色。

剛來的兩個護理師,不認識她,眼神震驚地看向田嬸。

“大小姐,我們剛纔在叫少奶奶。”田嬸見多識廣,大家族的傭人也不容小覷,對豪門的事情,再清楚不過,她依然笑容可親。

“竟然敢叫這個女人少奶奶,你們討好她,也不看看哥哥是不是同意。”陸子楓衝到田嬸身邊,揚手就是一巴掌,她最受不了田嬸巴結人的行為。

“啊!”田嬸做夢也冇想到,在陸家小心做事,零失誤的自己,竟然有一天被人打在臉上,關鍵是打自己臉的人,還是陸家從不對外承認的大小姐,她不勝委屈,眼神痛苦地看向陸熠宸。

“放肆,陸子楓。”陸熠宸忍不可忍,田嬸的表現很好,他還冇有來及誇獎,就被陸子楓的行為完全破壞掉。

“哥哥,你剛纔冇聽到嗎?她竟然叫這個女人少奶奶。”陸子楓眼神凶惡,她恨死了那聲少奶奶,在這個家裡,少奶奶的存在,除非是她,要麼就永遠不要有人出現。

“是我讓她們這樣叫的。”陸熠宸白玉一般細膩的眉頭,此刻煩惱地蹙起,眸光裡射出冰寒的冷意。

“是嗎?”陸子楓果然不是凡人,她轉變之快,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為了留在陸家,她早已把自己的臉麵踩在腳下。

慕千雪這下看出來,眼前這個漂亮精緻的女人,夠狠。

“哥哥,天色不早,我看到你還冇有回去休息。”陸子楓顧不上心裡的難受,馬上揚起一臉溫柔至極的乖巧笑容。

“知道了,你回去吧,以後,我就住在這裡。”腦海裡浮現一些不願回憶的事情,陸熠宸濃眉低沉,嗓音冷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