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獨病房裡,慕千雪正在輸液保胎。

醫院會議室裡,十幾個專家還在激烈爭論。

“必須保胎!這個孕婦是陸家少奶奶,如果保不住,我們怎麼對得起陸老爺子?”

“為了我們醫院發展,為了培養我們這些醫生,陸老爺子這麼多年,付出太多啦!”

“陸家有自己的醫院,可是老爺子將少奶奶送到我們這裡,就能看出陸老爺子對我們有多信任!”

“少奶奶懷的是一個嬰兒嗎?不,那是陸家的未來!”

“陸家五代單傳,簡直像中了魔咒,五代人冇少努力呀,結果怎麼樣?還是單傳!”

“陸老爺子心裡苦著呢,家業再大有什麼用?獨子勞心勞力,太苦了!”

說著,就有人哭起來。

這些專家,平時看上去冷麪無情,處理疑難雜症的時候,果斷自信,講起陸家的事情,一個個感動得稀裡嘩啦。

很快,會議室裡,一片唏噓。

陸老爺子坐在走廊上,高高大大的身體,如一尊紳士雕塑,衣著講究,神情落寞。

一陣腳步聲,自遠而來,陸老爺子忍不住看過去。

這聲音有些熟悉,這條走廊被陸家來的人看管著,冇有人能往這個方向走動。

到底是誰呢?

由於情緒激動,陸老爺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血壓升高了,眼前也變得模糊起來。

用力擦了擦眼睛,纔看清來人。

原來是陸熠宸。

趁著慕千雪下午休息,他去了一趟公司,處理完工作,打電話回家詢問慕千雪是否起床,才知道家裡出事。

不過短短幾個小時,竟然發生這種事!

陸熠宸對這件事十分重視,他一定要查清楚怎麼回事。

黎光開車,直接送他來到醫院。

這是省醫,不是陸家的下屬醫院,爺爺之所以帶著慕千雪來這裡,目的很清楚。

母親上午來過,下午慕千雪就出事了,在陸家,是誰不想讓慕千雪生下這個孩子?

邵燕妮顯然難逃嫌疑!

作為陸熠宸的親生母親,她當然希望早點抱上孫子。

不過,這個孫子,她不希望由慕千雪生。

這麼多年,她在自己的人際關係中,一直物色門當戶對的兒媳婦。

最合適的人選,當然是深東市慕家二小姐,這個女孩子從小就是一個乖乖女,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美麗國第一名校,如今學成歸來。

深東市的豪門之家,都打算上門提親。

這個被大家爭相看好的女孩子,就是慕千雪的妹妹慕千愛。

得知慕千雪懷了陸家的長孫,邵燕妮的確有過失望的想法,可是她很快就接受了。

慕千愛雖然人很優秀,她母親如何上位,從‘三’的身份轉為正室,也讓人瞧不起。

就算冇有這層意思,依邵燕妮的為人,也不許自己做出這種事。

爺爺很無奈,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呀!

現在,就連去醫院,都不敢去醫療水平和理療團隊更加優質的陸家醫院。

生怕陸家人,在這件事上,動什麼手腳。

深知爺爺的心思,陸熠宸走過來,俯身拍著爺爺的肩膀,聲音慰藉。

“爺爺,你先回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

抬頭望著自己的大孫子,陸老爺子心裡又生出不安。

慕千雪懷孕,到底是意外?還是陸熠宸心甘情願的?

如果是意外,陸熠宸可能並不是真想要這個孩子。

隻要他不想要這個孩子,一定有辦法解決。

就算自己眼底下,表現得多恩愛,陸老爺子都忘不了,當初悔婚的時候,陸熠宸有多決絕。

陸老爺子真的老了,老得老眼昏花,認不清人的本性。

他隻想保護慕千雪,除了她腹中懷著陸家的血脈,還有一層關係,緣於慕千雪的親生母親。

那個一身靈秀,長得如畫中人的女子,深得老爺子歡心,原來是要嫁給陸熠宸的父親陸溫庭,後來陰錯陽差嫁到慕家。

這是遺憾,也是陸老爺子認她做乾女兒的原因。

“進去看看千雪,這孩子很堅強。”

一臉疲憊,陸老爺子勉強笑著說。

病房的門緊緊關著,聽不到裡麵的任何聲音,陸熠宸丟下爺爺,走了進去。

保胎藥起了效果,慕千雪感到小腹慢慢平靜下來,她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

“雪兒!”陸熠宸輕手輕腳走到床邊,俯身看著她白皙的臉上,痛苦的神色,低聲輕柔地喚道。

這聲稱呼,讓慕千雪深感意外,陸熠宸也這麼叫自己?

聽起來那麼溫柔體貼,這還是自己記憶中的陸熠宸嗎?

“我很好。”不管怎麼樣,慕千雪都不想讓他擔心自己,用力擠出一個可愛的笑容。

看到她那麼虛弱,還在迎合自己,陸熠宸濃眉緊皺,心疼地伸出修長的手指,指腹輕柔地撫著她小小的臉。

“好好休息,我一定查出真相。”在陸家,絕不允許出現,食物不安全,除非有人故意這麼做,孕婦不能吃活血的食物,就連打掃衛生的傭人,都很清楚。

為了多養育後代,陸家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懷孕的人,一定要按照食譜吃飯,負責食譜的廚師,必須清楚孕婦的禁忌。

怎麼可能犯這麼大的錯誤?

“都怪我貪嘴,吃了不該吃的。”慕千雪不想因為自己,惹得陸家上下煩惱。

“你好好休息。”俯身在她額頭,輕輕地吻了一下,疼惜地整理好她的頭髮,這才走出去。

隔壁的休息室。

黎光身子如軍人那麼偉岸,站在沙發一側,雙眼冷厲地盯著麵前的兩人。

楊娟和趙秀珠兩個護理師,早已嚇得瑟瑟發抖。

陸熠宸修長的雙腿微微彎曲,脊背挺直前傾著,那張俊雅的臉上,毫無人情,緊抿的唇角,使他看起來更加威嚴。

濃眉之下幽深的漆眸,一股殘冷的酷寒之意,不開口,就能嚇得人站立不住。

“少爺,我們錯了,是我們冇有照顧好少夫人,下次不敢了。”

“少爺,不會再有下次,以後我們加倍小心照顧少夫人。”

楊娟和趙秀珠不停地磕頭求饒,趴在地上不敢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