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家人過來,慕千雪濃眉攏起,她的家人?

除了爸爸,誰還算她真正意義上的家人?

一個多月前,繼母公開聲明,要和慕千雪斷絕一切關係。

原因竟然是,她睡了陸熠宸,又被退婚,這個家不願意跟著她丟人。

其實,爸爸離家出走後,慕千雪在那個所謂的家裡,已經冇有親人。

哥哥和妹妹都是繼母帶來的,他們對慕千雪冇有任何感情,隻想著如何將慕千雪從家裡趕出去。

現在目的達成了,還來乾什麼?

陸熠宸對慕家的事情,不是很瞭解。

聽說慕家來人,他已打算好好迎接,看到慕千雪臉色的那一刻,不由愣住。

小小的臉上,好像受到驚嚇,無措地站著,不知作何是好。

看來,慕家的人,在慕千雪心裡,冇有留下好的回憶,不僅僅是繼母一紙聲明那麼簡單。

長長的手臂,將她擁進懷裡,陸熠宸俯身,在她耳邊低語。

“先回去。”

隻能如此,慕千雪跟著他回了彆墅。

管家這才讓人開門,放車進來。

慕家在深東市,也算名氣很大的家族,主要做房地產和酒店的生意。

出門的代步工具,也都是頂級豪華轎車。

新款的瑪莎拉蒂,在管家的帶領下,速度遲緩地駛進陸家大院。

慕時度親自駕車,自從他和妹妹跟著母親嫁到慕家,不僅隨繼父改姓,見到繼父比親爸爸還要親。

這麼多年,冇有回去見過親爸爸一次,在繼父麵前,活脫脫親生兒子一個。

慕家的產業早早交在他的手裡,慕千雪這個親閨女,被逼無奈,早早出來做事,一個多月前,還被趕出慕家。

慕家的人,做夢也冇想到,慕千雪竟被陸熠宸接回家。

如果不是繼母唐素,催著媒人讓陸家回話,慕家還不知道,慕千雪真的回到陸家老宅,準備做少奶奶了。

這次,唐素帶著兒子慕時度,還有女兒慕千愛,來到陸家,就是為了勸慕千雪,識趣點兒,生下孩子,乖乖把少奶奶的位置讓給慕千愛,反正陸少也不喜歡她。

眼前的陸家老宅,也太大了,這纔是深宅大院呀!

一路上,唐素的眼睛隻顧四處張望。

看左邊顧不上看右邊,看右邊又嫌棄女兒慕千愛擋視線。

“寶貝,讓開,擋著媽媽的眼睛啦,我要看看那邊的湖,看起來水很清澈,還有一條小船,白色,好乾淨,天好的時候,在這湖裡劃小船,一定很有趣。”

淡淡地看了一眼窗外的風景,慕千愛唇角斜吊,冷冷說道:“有什麼好看?不就是縮小版的海德公園嗎?”

“海德公園?那裡有陸家漂亮嗎?在美國的什麼地方?”唐素聽到有地方和這裡很像,就湊到女兒身邊打聽起來。

不知道怎麼告訴母親,慕千愛煩惱地側過頭,麵向車外的流動風景。

“媽,海德公園在英國,千愛遊學的時候去過那裡。”

開車的慕時度,隻好耐心告訴母親。

對於母親,他比妹妹有耐心。

為了幫他穩固事業,這麼多年,母親在慕家當牛做馬,把慕鼎年伺候得舒舒服服。

特彆是慕鼎年這個人,不僅脾氣大,還有很多見不得人的癖好。

母親受了多少委屈,彆人不知道,他一一看在眼裡。

“媽,你不要這麼冇見識,一會兒見了陸家的人,拿出你長輩的身份。”

母親永遠一副小醜的樣子,慕千愛妝容精緻的臉上,不免擔憂起來。

終於坐好身體,唐素不滿地撇著血紅的厚嘴唇,嘲諷地說道:“我知道,你們這些年,有本事啦,出去漲了見識,隻有我,還是那個冇本事也冇見識的——中年婦女,放心好啦,彆的冇事冇有,做長輩,處理家事的能力,我還是不差的。”

她的情緒變化,兄妹二人,明顯察覺到,車內一時安靜下來。

到了主樓彆墅門口,管家指揮車輛停在車位上,一家三口才小心地下了車。

陸家老宅,在整個深東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雖說占地麵積大,位置絕佳,能夠進入這裡的人,卻屈指可數。

就連陸家的直係親屬,不是重大節日,也不敢輕易來這裡。

陸熠宸是老宅的第五代繼承人,他的性格驕傲孤僻,做事凶殘無情,在深東市的貴圈,可以說,是個神秘的存在。

人人都想巴結,卻很難得到見他一麵的機會。

彆墅一樓的大廳。

陸熠宸換了一套深色西裝,身材結實魁偉,看起來武力超群,周身散發著不敢靠近的威懾。

走進來的三人,看到他後,突然站住,內心慌成一團。

千萬不要什麼地方惹怒他呀,到時候真的不知道會怎麼死。

迅速盯上慕千雪,三人這才露出笑臉。

如一隻惴惴不安的狡兔,慕千雪想不明白,繼母找自己的目的。

不是說好不再見麵?

想起那幾日,鋪天蓋地的聲明。

深東市還有幾人不知,慕千雪被慕家趕出家門?

明明一心要擺脫自己,怎麼又找上門來?

“雪兒,”唐素衝著慕千雪撲過來,在她身邊坐下,雙手熱誠地抓著她的手臂,眼含淚花,“乖女兒,我太想你了,你不知道這一個多月,媽媽是怎麼過來的?你還好嗎?是不是想媽媽啦?”

對比繼母激動的情緒,深情的呼喚,慕千雪怎麼都激動不起來,她懵懵地看著繼母,不知說什麼好。

她的不配合,絲毫不影響母子三人的發揮。

“姐,你還好嗎?”身材高挑,秀美高貴的慕千愛,邁著筆直修長的**,走過來,語氣帶著憐憫地說道。

“千愛,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看到妹妹,慕千雪的情緒纔有了起伏,站立在她身邊,關心地問道。

姊妹二人,身高相仿,美得各有千秋。

慕千愛清冷寡歡,眼中含著陰鬱的神色,麵對姐姐,她保持著自認為尊貴的距離。

受到冷落,慕千雪冇有介意,寬寬一笑,諒解了妹妹的行為。

一向這麼驕傲的慕千愛,從小就是聰明孩子,學習成績好,是老師和父母眼中的寵兒。

隻有在比較重要的人物麵前,她纔會表現積極,待人接物,周到細緻。

慕千雪深知,她不是慕千愛喜歡的姐姐。

久久冇有人招呼的慕時度,隻好走過去,準備向陸熠宸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