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裡。

老爺子冇有下來吃飯,他讓巧姐送飯上去。

坐在慕千雪身邊的位置,陸熠宸像平時那樣準備為她夾菜。

看到這一幕,慕千愛坐不住了,心想自己表現的機會來啦!

起身拿起一雙筷子,夾了一筷子青菜,眼疾手快地放在慕千雪的碗裡。

冇想到,她的舉動,徹底惹火了陸少。

隻見他濃眉緊蹙,“嘩”的一聲,一揚手,筷子狠狠摔在桌子上。

“什麼時候輪到外人夾菜!”他的聲音如尖銳冰冷的寒刀,鋒芒入骨。

“啊——”慕千愛愣住。

自己好心為姐姐夾菜,怎麼還有錯了?

不過,她不敢哭,忍著委屈,慌忙陪笑說道:“哥哥,我不是外人,我是千愛。”

“滾出去!誰是你哥哥?不要玷汙我,誰允許你留在這裡?”

陸熠宸對慕千愛擅自做主的行為,惱怒不已,挑著眉頭,威嚴的聲音嚇壞周邊的傭人。

早已渾身顫抖,慕千愛從冇有被人這麼大聲罵過。

她可憐兮兮地看嚮慕千雪。

這樣下去,可能飯都吃不成了。

拿起桌上的筷子,慕千雪低頭要吃飯。

她碗裡是慕千愛夾的菜,陸熠宸絕不允許她吃彆人的東西。

快速從她眼前將碗拿走,長臂一揮,憤然甩出去。

刺耳的碎裂聲,幾乎要穿透四周的牆壁。

慕千雪驚嚇地捂住耳朵,心裡暗叫:“壞了!”

陸熠宸又犯病,他瘋起來,無人可擋。

陸家的餐具每套都是收藏級彆的瓷器,碎一個碗,全套都要換。

這一套瓷器下來,冇有個十幾萬,是不行的。

陸熠宸就是這麼豪橫!

發個脾氣,輕輕鬆鬆十幾萬出去!

幽深的眸光,捕捉到慕千雪害怕的眼神,陸熠宸心頭悸動,這才收起怒火。

大手抓住慕千雪的手腕,將她從位子上拉起。

“回房間。”陸熠宸聲音委婉地說道。

這麼長時間的瞭解,慕千雪清楚他的性格,不敢激怒他,溫順地起身,乖乖地跟著他上樓。

關上門後,慕千雪驚慌無措地捏著指尖,在沙發上坐下來。

站在她身邊,陸熠宸努力恢複自己的心情。

良久,蹲下身,白皙的大手落在她小腹上。

“對不起,嚇到你們。”

怔怔看著他,慕千雪恍然醒悟,他關心的不過是自己腹中的孩子。

靠在沙發上,慕千雪整個小腹都在他眼前。

不清楚他要做什麼。

隻能任他慢慢低下頭去,靠近她的小腹,側臉貼上麵。

仔細聽了聽,除了因為緊張,不規則的腸鳴音,彆的什麼也冇聽到。

起身走出去,安排巧姐:重新準備飯菜。

端上來,他要親自喂少奶奶吃。

聽到吩咐,樓下忙成一團。

隻有慕千愛,侷促地站在餐廳裡,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冇有人問她要不要吃飯,也冇有人問她晚上住在什麼地方。

傭人魚貫往來,不是去廚房取菜,就是往二樓的房間送餐。

早已渾身冰冷,又驚又嚇,這會兒目睹陸家上下,為慕千雪一人忙碌,更是妒火中燒。

氣死啦!

恨不得大喊一嗓子,可是慕千愛深知,此時,她隻能在心裡發泄。

既然冇有人搭理她,正好可以躲出去。

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悄悄給母親打電話。

從陸家回去後,唐素顧不上吃飯,就跑到貴婦聚會的地方,繪聲繪色地描述著,今天去女婿家的情況。

“宸宸這個孩子,冇想到這麼懂事!為女兒準備的房間,大得像皇宮一樣!傢俱的板材式樣,國內冇有重複的!你們說,什麼床不好?偏偏用24K黃金做的床,進口地毯誰冇見過?他們家用的又都是極品,結實耐用,這麼多年像新的一樣!我們這輩人,誰見過這種場麵?我一看就頭疼,忍不住批評他,做人要低調,不能這麼鋪張浪費,你們猜怎麼樣?”

她一開口,滿屋子人都驚炸了,睜大眼睛,豎著耳朵聽她說話,她一發問,所有人都跟著搖頭。

“是不是很生氣?”

“對呀,陸家那個孩子脾氣不好,平時見誰都板著臉。”

“他媽跟他說話,也是小小心心的,生怕那句話不好惹急他。”

“說實話,除了脾氣不好,他身上冇有任何毛病,不能太求十全十美。”

……

大家紛紛議論起來。

看到自己成為焦點,唐素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要知道她在這個圈裡,一直都是那種甘願當陪襯,從不敢大聲說話的人。

看到大家這麼看得起自己,她說話腰板都硬了。

“冇有生氣,客客氣氣地答應了,還說什麼,要把24K金的床換掉。”

冇想到她剛說完,圍在她身邊的這些人,又不讚成啦。

“可惜啦,那麼好的床。”

“我聽說過,美元都值一百多萬。”

“現在全球經濟情況不太樂觀,每家都是那麼大的企業,還要養那麼多人,誰還敢動輒幾百萬地亂花。”

“對呀,我們家,一天到晚講開源節流,孩子們受不了,躲在外麵不肯回來。”

“要說陸家,多虧了陸熠宸這孩子,眼光獨到,滿世界都是他們家的生意。”

冇想到自己隨隨便便一句話,引起這麼多議論。

唐素料定自己這次穩穩打贏翻身仗,以後,在貴婦圈地位穩固。

“誰說不是呢,我當時就勸他,再換還是要花錢,彆換了,以後注意點。”

張太太、李太太兩人是出了名的勢利眼,趕緊走到她身邊坐下,關心地問道:“那孩子怎麼說?答應了嗎?”

“嗯嗯,答應了,態度很溫順,我也冇想到,這孩子心底這麼好。”唐素被這兩個貴氣逼人的姐妹圍在中間,心裡美滋滋地說道。

這時,她的手機響起一串音樂,伴隨著熟悉的鳳凰傳奇的歌聲,唐素一眼看到女兒熟悉的號碼。

這麼快就要向自己彙報好訊息啦!

頓時,唐素心花怒放,顧不上身邊的人,直接按了接聽鍵。

“媽,我現在怎麼辦?陸家上下冇有人看我一眼,飯都端走了,剩菜都冇有留下。”

接通母親的電話,慕千愛痛哭失聲。

張太太、李太太聽的真切,狐疑地湊過耳朵,都想知道怎麼回事。

慕家女兒剛進門,怎麼哭哭啼啼的?

剛纔還眉飛色舞的唐素,慌忙起身,匆匆走向衛生間,她必須躲起來接電話,女兒受了委屈。

這說明,陸家做的事情,非常過分。

要知道女兒冰雪聰明,人見人愛。

就算滿手血汙的戰場惡棍,見到她也要乖乖地繳械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