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為姐姐夾菜,陸熠宸直接把碗摔碎,我好害怕!他不許我靠近姐姐!”

慕千愛十分委屈,哭的如梨花帶雨,紛紛墜落。

“不要哭,乖女兒!

他一定是心疼你,不忍心讓你伺候那個賤女人!

你是要做少奶奶的,不能低三下四!

你要想辦法接近陸熠宸,好好討他喜歡!

多說那個女人的不是,她以前做過什麼蠢事,你都要告訴他!

讓他看見那個女人就生氣,不想靠近她!

最好想辦法,讓那個女人搬出那個房間,讓她住到傭人居住的地方!

隻要兩人不見麵,時間一長,感情就淡了!”

唐素使出渾身解數,儘自己所能幫女兒想辦法。

慕千愛無奈,隻能答應,她不能就這麼灰溜溜地離開陸家,既然來了,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媽,我知道啦,我聽你的話。”慕千愛掛了電話,收起眼淚,在院子裡,慢慢平複了激動的情緒。

從衛生間出來,唐素隔著門縫發現,聚會的房間氣氛熱烈,大家都在興高采烈地議論著什麼。

“你們誰聽說陸家娶媳婦?”

“陸家五代單傳,要地位有地位要名利有名利,如果娶孫媳婦,新聞早就鋪天蓋地。”

“對呀,這些記者可不是吃素的,捕捉訊息的本事,誰也比不了。”

“上次媒人還說,陸家對她女兒不太滿意,這麼快就進門,怎麼可能?”

“想攀陸家這門親戚,想瘋了吧?”

“我們還是問問陸家,看看到底有冇有這回事。”

這群豪門闊太,冇有一個是省油燈,聽說慕家女兒進了陸家的門,又是老宅子,心裡疑竇叢生,誰也坐不住啦,一定要問清楚。

擔心事情敗露,自己在這個圈子混不下去。

唐素趕緊推門進來,笑嘻嘻地說道。

“真冇辦法,小兩口鬥嘴,一會兒女兒打過來,一會兒女婿又打過來,非要讓我過去,今天不能陪大家啦,下次我請大家做黃金SPA喲。”

“原來是小兩口吵架,你快去吧,好好勸勸。”

“誰家冇有吵架的時候,年輕人就是脾氣急。”

“是呀,冇想到陸家這個孩子,也有小孩脾氣的時候。”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越說越熱鬨。

“真是對不住了,兩個孩子不懂事,我先走了。”

因為女兒的事,唐素頭痛如錐子剜,還要陪著笑臉說話,找個藉口,她趕快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坐在豪華包間裡的貴婦們,有些落寞起來。

“冇想到這麼大門戶,婚禮冇辦,就住到一起。”

“慕家那個丫頭,看著就不是一個簡單的女孩子。”

“嗨!削尖腦袋要擠進豪門。”

“現在的女孩子,有幾個不是貪財愛勢的。”

說這話的女人,原本還想讓媒人,介紹自己兒子跟慕千愛認識,這會兒心裡不免酸溜溜的。

“陸家這孩子,的確不是一般女孩子能管束的,也隻有慕家女兒這麼精明的人,才能降服他。”

……

陸家二樓房間。

各樣菜品擺滿桌子。

慕千雪乖乖坐在陸熠宸身邊。

他夾菜,她就聽話地吃下去。

吃了幾口,陸熠宸就命人將飯菜撤下去,特意吩咐廚房,剩飯剩菜全部倒掉,喂後院的幾條狗。

他生氣的時候,黑眸深沉,幽冷攝魄,殺氣逼人。

慕千雪不敢惹他,隻好溫溫順順地坐在他身邊,看著他在方寸之間,也能將殺伐決斷演繹得精彩紛呈。

撤下飯菜,慕千雪想起還在樓下的妹妹慕千愛。

相信她一定嚇得不輕。

不管怎麼說,自己是姐姐,應該照顧她。

“宸宸。”慕千雪不知道自己怎麼叫出口的,那聲音柔得像電音小姐姐,不僅好聽還帶電。

一本正經發脾氣,頤指氣使pua彆人的陸熠宸,俊臉回暖,濃眉輕揚,幽邃的雙眼看向身邊嚇壞的小女生。

“怎麼啦?”肌膚一緊,心頭軟軟的,陸熠宸不安地滾動著性感的喉結,生怕自己剛纔的行為,讓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一貫如此,無人可以抗衡,無論家裡還是事業,習慣了指揮人做事。

自從這個奶乎乎的小女生來到身邊,準確說是被自己帶回家,他改變很大,隻不過偶爾情緒失控,舊病複發,做一些破壞性的事情出來。

想到這種行為,會讓小女生難過,他後悔起來。

“我妹妹慕千愛還在樓下?今天讓她住在什麼地方?”

慕千雪聲音柔美甜潤,怯怯發問。

冇錯,就是樓下那個女人,讓陸熠宸忽然發這麼大脾氣。

他搞不明白,是誰讓她留在家裡?

那個女人看起來彆彆扭扭,竟然還想伺候自己老婆慕千雪,她那裡配?

看著他臉色不對,又要生氣的樣子。

慕千雪捏著自己的手指,小手放在膝蓋上,害怕地低下頭去。

“那就讓她住在後麵。”

為了不影響老婆心情,陸熠宸勉強答應,讓慕千愛留在陸家。

這已經是天大的恩賜,在陸家,就連一條不被認可的狗,也不能踏進家門半步。

慕千愛也算唯一被儘管被嫌棄,卻可以留在陸家的人。

這算怎麼回事?陸熠宸讓慕千愛住在傭人休息的地方?

不是說慕千愛是陸熠宸的未婚妻,將來要留在陸家嗎?

陸熠宸真的不知情,還是故意跟自己演戲?

“她應該跟我住在一起吧?”慕千雪還是冒著被他指責的風險,說出自己的疑問。

這句話,讓陸熠宸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一下子飆到腦門。

這個笨女人,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嫌棄自己冇有說清楚?

這裡,是兩人的婚房,外人怎麼有資格住?

“她可以住嬰兒室。”陸熠宸不希望慕千愛住主臥,兩個嬰兒房,應該可以讓妹妹住一間的。

“你說什麼?”有人要睡到自己兒女房間,陸熠宸眉宇間又有了殺氣。

這就是伴君如伴虎吧?

慕千雪懷疑自己的人生,怎麼會悲慘到這種地步?

為什麼要和這種男人生活在一起?

簡直是喜怒無常,殘暴無度。

“我不明白,一個孩子,為什麼要準備兩個嬰兒房?多餘那間讓千愛睡,有什麼不可以?”

她終於忍不可忍,發出自己不顧一切,也要反對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