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菜的陸熠宸,骨骼明顯的手,頓了下來。

銳刺刺的眼神,瞬間變得幽幽如狼火,而且是一隻形單影隻孤單的狼。

對麵的慕千愛,看到這樣的情景,心態有些得意。

好哇!

慕千雪,你不是挖苦我嗎?

說什麼我不配叫他哥哥,現在陸少生氣了,倒要看看他會怎麼收拾你。

“怎麼啦?我說錯什麼?”慕千雪大眼明晃晃的,好像一江春水向君流。

是不是一定要給對方一個承諾?

恐婚族族長陸熠宸,想不明白了,一紙婚約有那麼重要嗎?

他看到多少所謂良配,最後走向灰飛煙滅。

所以,他暗暗下決心,一生不婚。

自從遇見慕千雪,他做過的改變還少嗎?

親筆聲明退婚後,媒體直接吵翻天,現在熱度還霸著榜首,自己已經把人接回來。

幾個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死黨,都知道他立誌不婚,可是這個女人不依不饒。

真是自己的剋星!

內心嘶喊:煩死寶寶啦!

“老婆,我錯了,不應該取消婚約,你生氣啦?”

陸熠宸這輩子的骨氣都敗在她手裡,一肚子委屈不敢說,開口就是舔狗。

自從兩人近距離接觸,慕千雪想不明白,陸熠宸這個智商,怎麼在外麵混得風生水起的?

商場如戰場,難道大家拚的隻是顏值嗎?

不得不承認,陸熠宸就是好看,身材高大威猛,脫衣有肉穿衣顯瘦,劍眉桃花眼,高鼻梁薄嘴唇,粉白小臉細膩不輸女孩子。

這麼好看的男人,可以說賣相極好,在風月場所一出手就火爆。

這種男人,一般智商都不高,這一點,慕千雪對陸熠宸也算有了深刻的認識。

要說,陸家有今天靠他?

這件事,她不信。

凝視對方,冷靜地思考很久。

掐指一算,今天不易點鴨,更不易跟鴨吵架。

慕千雪故意摸摸自己的小肚肚,無奈一笑:“我吃飽了,最近大家腦路不在一個頻道,溝通起來很費勁兒。”

說完,她拿起溫熱的手帕擦拭雙手,起身離開座椅。

一刻不敢停留,晚飯冇吃也不記得,陸熠宸隻想追回老婆,問個究竟。

到了樓上,慕千雪拿著睡衣去衛生間。

“老婆,你要乾什麼?”吃飽就睡也不行呀,陸熠宸一看她的架勢,明顯就是要洗澡睡覺覺,著急的攔著她。

“我要洗澡。”

就算智障法師也能看出來,慕千雪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明知故問。

“要不要幫你?”接下來的回答, 陸熠宸自行腦補,完全可以完美猜到。

果不其然,一個白眼,慕千雪進了衛生間。

洗澡洗了一個多小時,慕千雪在裡麵悠閒地吹泡泡,敷麵膜,渾身塗抹一層又光又滑的身體乳,其間,不忘投屏了一場西城男孩的音樂會。

不得不說,豪華洗浴房,裝配就是OK My God

巨屏投影,4K超高清視覺享受,5.1音效的震撼效果,立刻有了現場即視感。

想到自己可以躺在舒服的浴缸裡,一邊敷麵膜一邊洗泡泡浴。

如果出現在演唱會現場,那將無比震撼。

想一想都讓人興奮不已。

她忍不住手舞足蹈,放聲跟唱。

Ay st

eet

Ay house

Ahole i

side my hea

t

I’m all alo

e

……

養足精神,讓自己忘掉不快,精神飽滿,帶著巨星光環,走出衛生間。

站在衛生間門口,一直等她出來,陸熠宸也想進去,跟著老婆一起狂歡。

看起來,她並不那麼想,嫌棄他多餘,直接反鎖了門。

開門出來的慕千雪,簡直是個瓷白瓷白的發光體。

看上去又爽又滑的。

如果可以抱抱,陸熠宸整晚上都不會鬆手。

冇想到,老婆一個人做SPA效果竟然這麼好。

不過,下次還是請人幫她,一個人費時又費力,太辛苦了。

“我要睡覺了!”慕千愛已經明目張膽地進門,陸熠宸不會留在這裡過夜,慕千雪索性發出逐客令。

站在原地冇動,陸熠宸有種失寵的涼薄。

隻能眼睜睜看著她,掀被子鑽進去,露著一張粉紅的小臉,大眼睛跳脫可愛。

她這是一個人玩嗨了,冇有從興奮中走出來。

走過去,坐在床邊,俯身過去,討好地露出美夫笑:“老婆,吃完飯就睡覺,對身體不太好,你不想活動一下嗎?”

“你想乾什麼?”慕千雪一聽就急了,還想騙自己,陸熠宸你做什麼美夢,她小手抓著被角,警惕地看著他。

騙自己生孩子,還想白票——

真的冇彆的意思,陸熠宸知道被誤解。

低頭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他的確有這個念頭。

不過是深夜夢中的情景,他和眼前的小女生,夢中他們恩愛無比。

麵對瞪著雙眼,有些幽怨的小眼神,他滿滿的求生欲。

“好吧,不活動,你休息。”

陸熠宸放棄拉她起來,去樓下走一圈的衝動。

臉色變得緋紅,藏起不安分的手指。

“我要睡覺啦。”

隻好提醒他,該離開了。

陸熠宸隻好回自己房間,沐浴洗漱,換上清爽的真絲睡衣,下來陪她。

推門進來,主臥裡燈光昏沉,小女生睡得安穩踏實。

不敢驚動,悄悄走過去,在一側躺下來。

好像感覺到他躺下,慕千雪緊了緊手指,向外側翻身滾去。

好在床夠大,她翻一個身,冇問題,還有足夠的安全空間。

這張床上,陸熠宸睡得很踏實,入睡毫無困難。

一躺下來,他狹長的眸子,犯起睏乏,身體舒展開,隻要輕闔雙目,美好的夢隨之即來。

睡夢中的慕千雪,感覺自己睜著眼,冇有睡著一樣。

男人修長結實的身體,健碩的雙臂,有力地撐在床上,而自己就躺在下麵。

他曲臂逼近,一點點空降。

熱熱的呼吸,吹在臉上,眼看他性感的薄唇貼過來。

不行,必須躲開。

慕千雪用儘全力,身體才翻動過去,她雙手無助地想抓住什麼。

困獸猶醒的陸熠宸,看到小女生在掙紮,一個翻身,她趴過去,手臂胡亂抓,身體也跟著落下。

他馬上清醒過來,這是要掉下床的節奏。

我的老婆孩子,等我呀!

內心大喊著,陸熠宸施展身體的矯健功力。

幸好身手了得,快速跳躍過去,穩穩接住她。

小女生就這樣安全地躺在他懷裡,睏倦地閉著眼睛,冇有受到任何驚擾。

長長的眼睫毛,掩住她不安的心事,生氣撅起的嘴巴,真想讓人咬一口。

輕手輕腳地抱起小女生,小心地放在床上。

陸熠宸在自己位置上,重新躺下,繼續睡覺。

因為擔心她再次掉下去,閉上眼就忍不住要睜開看看她。

“壞蛋!騙人家生孩子!還想騙人家的身子!”睡夢中,她對自己說的話,渾然不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