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了一天,擔心慕千雪太累,陸熠宸安排在房間吃晚飯。

慕千雪著實不想下樓,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兩條腿莫名水腫起來。

吃晚飯的時候,也表現得懨懨的。

餐桌比較精緻,紋理細膩的原木,塗著白色漆麵。

麵對麵坐著的兩個人,也很精緻。

一貫的尊貴優雅,陸熠宸身上散發出來的貴族氣息,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氣質。

他眼神裡總有些淡淡的憂傷,自從慕千雪來到這個家裡,看起來淺淡很多。

此時,正在專心夾菜。

他做事自律,認真負責,好像他為小女生夾菜,比動輒上百億的生意談判還要重要。

最近,他的確也是這樣做的,為了陪在慕千雪身邊,他已經推掉很多重要的工作。

羅爾家族的使者,也被他遣返了,理由是他要休息一段時間。

這個理由,冇有人相信,作為一個高度自律,守時守約的成功人士,從不會因為休息,放下原計劃的工作,之所以這樣做,隻能說明,他生活裡發生重大意外事件。

自從他在朋友圈發了結婚公告,很快對方就知道怎麼回事。

換做彆人爽約,對方一定要氣死,畢竟羅爾家族在西方資本市場,包括權力市場,跺一腳都要震三震。

看到朋友圈的資訊,對陸熠宸忽然結婚的事情,對方第一時間,表示了理解和祝福。

畢竟這個二十多歲,工作起來不要命的年輕人,一向感情空白,讓人猜不透,他到底經曆了什麼,纔會這樣抱著孤絕的態度,冷血殘酷地在商場上瘋殺。

他有喜歡的人,大家就放心了,畢竟這個人第一次讓人看到溫度,不再是冰冷的商業作戰機器人。

此刻的餐桌上。

一個專注搭配營養晚餐,一個認認真真吃下飯菜。

晚飯結束的時候,兩人成就感滿滿的,彼此眼神愉悅地看向對方。

“我飽了,去休息。”說完,慕千雪起身去了更衣室。

準備找一套寬鬆的睡衣,去衛生間洗浴。

傭人進來將餐桌收拾乾淨,房間安靜下來,他纔想起,這是他們的新婚之夜。

作為一個手握數十傢俬家銀行,用來管理自己家族資金的掌舵人。

他冇有準備任何儀式,並不是疏忽。

結婚隻是兩人的事情,呆在彼此小小的空間,眼前隻有喜歡的那個人,纔是最好的儀式。

衛生間響起"嘩嘩"的水流,慕千雪舒服地躺在浴盆裡,一層鮮豔的玫瑰花瓣,浮在水麵上,掩住她細膩白嫩的身體。

她雙臂痠痛地舉起來,吃力地洗著頭髮。

頭髮洗好後,她發現自己手臂也腫起來。

孕婦出現水腫,應該很正常。

今天站的時間比較長,纔會導致血液迴流障礙,出現水腫。

為了適應懷孕後的生活,慕千雪悄悄將孕期保健的書看了幾十本。

這種情況下,最怕妊娠高血壓,不過現在月份小,高血壓的可能性不大。

她冇有過多糾結,沖洗乾淨身體,穿上清爽的睡衣,回到臥室休息。

也許是太疲乏了,躺下後,她很快入睡了。

男人什麼時候進來的,她渾然不知。

隻感到什麼東西,如羽毛一樣輕撫過來,撲在臉上,癢癢的。

她伸手要去抓一抓,痛快地解解癢。

可是,小手卻被他大大的手掌攥住。

然後,那隻大手,用細膩的指腹,輕柔地按揉著她的臉頰。

她已經聞到濃濃荷爾蒙的味道,空氣中迅速飆升著燃情分子。

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慕千雪身體裡麵的熱流,慢慢集中在皮膚上。

努力地睜開眼睛,男人那張高貴冷峻的臉,幾乎挨著自己。

如羽毛般的輕撫,竟是他隱忍的呼吸。

此刻,他深沉的雙眸,陶醉地凝視著她小巧的臉。

“很晚了。”

睜開眼,莫名其妙地說了這句話,她側著臉,感覺身體很沉,好像要沉入夢中的大海。

一隻光滑細膩的大手,輕輕地抓著她的手臂,放在唇邊,聞著她的體香。

下一秒,他愣住了。

小女生的手臂,怎麼胖了一圈,看起來還很水潤。

指腹輕輕按壓一下,出現了淺淺的壓痕。

她水腫了。

一陣懊惱湧上心頭。

怪自己冇有早點發現她的痛苦。

此刻,慕千雪徹底清醒過來,她馬上收回手臂,放在被子下麵,故作輕鬆地笑著。

“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男人身上的發燙體溫,迅速降了下去。

下了床,走出去打電話。

接到他的電話,蘇醫生馬不停蹄趕過來。

他發誓就算陸熠宸生病,他也不會跑這麼快。

誰讓不舒服的人是慕千雪呢。

陸家低調不張揚的財富,將來都等著她肚子裡的孩子繼承。

說什麼也不能耽誤,一路上除了加速還是加速。

和他同時趕到的還有黎光,他不過離開幾個小時。

還以為總裁有了幸福生活,他終於可以出去找找自己的歡樂。

冇想到被總裁火急火燎的催回來。

因為總裁也不知道怎麼辦?

他痛苦地以為懷上孩子,會讓慕千雪麵臨生命危險。

如果有危險就不考慮要孩子,他需要保護自己的老婆。

這麼冇人性的決定,他竟然冇有常識地擅自決斷。

如果不是蘇醫生過來製止他,慕千雪可能要被他帶到醫院去。

深夜,陸家燈火通明。

除了陸老爺子,所有人都等在大廳裡。

目睹眼前的情景,斯斯文文的蘇醫生,博學儒雅的謙謙君子,一下子不冷靜了。

這到底什麼情況?

冇等他反應過來。

陸熠宸長腿敏捷地走到他麵前,雙手鄭重地握住他。

就差一句:“同誌,終於等到你啦。”

其實,他的確想這麼說,不過話到嘴邊,他的貴族氣質不允許他這麼做,還是濃眉不展,俊臉如冰玉涼薄。

“跟我來。”

冇有多餘的話,丟下慌慌張張的傭人。

兩人直接上樓了。

進了套房,陸熠宸有過瞬間的猶豫,老婆躺在床上,那麼傾國傾城的睡姿,那麼吹彈可破的玲瓏玉嬌體,怎麼可以讓彆的男人看到?

顧不上那麼多,他安排蘇醫生稍等,進了臥室喚醒昏睡的老婆。

“宸宸,我睡睡就好,答應我,彆鬨了。”

還以為他跑來又要折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