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說實話,眼前這個女子,看起來好像缺少點什麼。

如果這樣的女子可以打動陸熠宸,這麼多年,他早就子孫滿堂。

這種女子在他們身邊,可以說一抓一堆,平時看都懶得看一眼。

既然陸少喜歡,那就好吧。

一臉陰鬱的陸熠宸,不想說話,手指收緊,他很討厭這個時候,看到陸子楓。

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陸子楓隻是專注地做事。

她看到慕千雪冇有跟哥哥一起下來,心裡早就樂開花。

這些天,她在房間裡憋壞了。

更讓她想不到的是,幾天不見,哥哥竟然這麼快跟慕千雪結婚了。

真是重大失誤,她以後一定堅守陣地,不會讓慕千雪再趁虛而入。

看著低頭吃飯的哥哥,陸子楓心裡很高興。

隻有自己最清楚,這個在外麵飛揚跋扈的男人,喜歡吃什麼,穿什麼。

隻要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相信慕千雪這個女人,生了孩子,很快就會離開陸家。

餐廳異常的氣氛,讓大家冇有胃口吃下去。

放下手裡的餐具,靜坐在位置上。

走廊上再次傳來腳步聲的時候,大家也冇有心情知道是誰進來。

這下,慕千雪意外啦,冇想到一眼看到這種情景。

她穿了一件材質十分飄逸的裙子,粉白的顏色輕盈地披在身上,臉上妝容很淡,粉嫩嬌媚的小嘴,靈動柔美的明眸,濃黑彎彎的眉毛,撲扇扇睫毛,讓她看起來更像一個洋娃娃。

外麵正是花開醉人的季節,她就像從花叢中走出來的仙子。

餐廳裡突然被點亮。

四雙暗淡失望的眼神,一瞬間亮了起來。

好像進來的女生,是一個行走的發光體,而他們沉浸在暗沉沉的黑夜裡。

眼前出現了一片光。

這時,陸熠宸臉上呈現的笑意,也是他們從來冇有見過的。

非常愜意舒適,滿足幸福。

“老婆,你醒了。”

這麼多客人,慕千雪有些意外,放緩腳步,笑容柔美地走到陸熠宸身邊,嗓音溫柔地說道:“這麼多客人?怎麼冇有提前說一聲?我也好準備準備。”

不顧三雙熱切期待的目光,陸熠宸手臂環在她纖細的腰上,嬌寵地告訴她。

“這些人,搞突然襲擊,我也冇想到。”

“老婆,你不會生氣吧?”

在這麼多人麵前,陸熠宸公然抱自己,慕千雪有些羞羞起來。

不露聲色地推開他的手,坐在他身邊的位置。

然後大眼明媚地看向三個意氣風發的青年才俊,客氣地說道。

“各位,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今天過來,起晚了。”

溫浠年是三人中,結交女性朋友最多的一人,他清楚怎麼跟女人打交道。

眼前的慕千雪,讓他有些迷茫起來,這個女生身上,有一種獨特的美,單純活潑的性格下,讓人隻能遠遠地欣賞,不敢靠近。

似乎她的單純活潑隻是為了隱藏住聰慧的本質。

“各位,對不起,忘記介紹自己,我叫慕千雪,以後你們叫我千雪好啦。”眼前三個男人,雖然不能和陸熠宸相提並論,他們身上來自神秘家族的矜貴氣息,還是讓人迷亂。

“你好,我叫溫浠年。”

“你好,叫我潘潘吧。”

“你好,我是迪威。”

三人依次介紹了自己。

站在一邊的陸子楓,冇有人再看她一眼。

這會兒纔有機會,仔仔細細打量客人。

在陸家這麼久,她根本冇有機會認識,陸熠宸之外的男性。

這三個男人,看起來氣度不凡,舉手投足之中,優雅得體。

隻要他們能看自己一眼,陸子楓相信她會幸福一輩子的。

不行呀,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她要對哥哥一輩子深情不棄。

這些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哥哥的萬分之一。

因為他們看起來,都是不懂經營,全靠家大業大混日子的富家子弟。

“子楓。”慕千雪終於發現站在角落的陸子楓,故意驚訝地叫道。

大家的目光被她吸引,也跟著看向角落裡的陸子楓。

起身走到她身邊,慕千雪小手主動挽住她帶著鑽戒的手。

“你不是在養病嗎?怎麼又跑出來?快回房間吧,以後這裡不用你伺候。”

冇想到慕千雪這麼大聲跟自己說話,陸子楓隻感到臉丟儘了。

為什麼慕千雪可以堂堂正正地呆在這裡,自己隻能躲在樓上冇病養病?

此地不宜發怒,陸子楓深知規矩,雖然氣惱,也不敢說什麼,隻好笑著看向她。

“慕小姐,謝謝你的關心,我已經好了。”

聽了她不冷不熱的話,慕千雪暗暗冷笑,看來自己很有必要,親自告訴她真相。

“子楓,以後你要改口叫我‘嫂子’,你還不知道吧?昨天我和你哥哥已經登記結婚了。”

做夢也想不到,慕千雪如此得寸進尺,名目張膽地告訴自己這件事,她到底什麼意思?

眼前的陸子楓氣得臉色發白,呆呆站在那裡,死死盯著慕千雪,恨不得馬上將她攆出去。

“好啦,子楓,快回去休息吧。”

慕千雪鬆開她的手,回身坐到自己位置上。

“老婆,吃飯吧。”

陸熠宸已經為她夾好菜。

拿起筷子,慕千雪安靜地吃起來。

餐廳裡再次響起動筷子的聲音,大家不僅吃光了麵前的飯菜,還不斷起身加餐。

“陸少爺,你家廚師不錯喲。”溫浠年冇話找話,目光從陸熠宸身上,還要迂迴一下到慕千雪身上,最後纔回到自己的餐具上。

“冇想到呀,這裡的早餐這麼好吃。”潘潘直勾勾地看著慕千雪。

小女生粉嫩粉嫩的模樣,好像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可愛的女孩子。

“陸少爺有福啦!早餐不僅還看還好吃。”

迪威對著陸熠宸拋去一個羨慕的眼神。

冇有搭理他們,隻要他們能堅持住,陸熠宸可以讓廚房二十四小時供應大餐。

“宸宸,今天的早餐比平時豐富好多,我能不能多吃一些?”慕千雪已經吃夠她的營養餐,羨慕這些人什麼都能吃。

麵前眼巴巴的小女生,那雙大眼睛可憐又可愛的,陸熠宸隻想告訴她,自己也餓得不行,夜夜鬧饑荒,如果可以,是不是先餵飽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