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的時候穿高跟鞋,的確不安全,為了配合拍攝,她才選擇了這雙中細跟的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慕千雪溫順地點下頭。

男人的大長腿,隻能半彎膝蓋,舉高她的腳,為她穿上鞋子。

“謝謝你,陸少。”願意給自己穿鞋子,眼前高冷的男人,還有什麼事是他不敢做的。

慕千雪無法隱去自己的擔憂。

“不用道謝。”陸熠宸微薄的雙唇,總是那麼惜字如金,聲如罄音不高不低,深沉頗似深情,隨之他的手已經伸到眼前。

遲鈍了一秒,慕千雪聽話地將自己白糰子的小手放在他掌心。

好像要獎勵她的溫順,陸熠宸難得地勾動唇角,笑意微微漾出,輕拉著她走出B超室。

迎麵遇到兩個小護士。

此刻,她們接到蘇醫生囑咐,過來為慕千雪抽血,一眼看到陸總,馬上用又柔又甜的嗓音叫道:“陸總好!“

陸熠宸略略頷首,嗓音清冷,語氣不容違抗:“來房間。”

“哦——”

小護士驚訝地瞪大眼睛,很快又反應過來,陸總一定有什麼話,要私下告訴她們,既然這樣隻好去他房間了。

兩個長相可人的小護士,走在後麵,眼神拚命地閃動交流。

[總裁辦公室耶,做夢都想去看看的地方,誰讓咱們總裁有潔癖,住所百米內,不許有生物出現]

[到底什麼事讓總裁大發慈悲?竟然破例]

[總裁到底還是憐愛我們,在這裡上班,不僅薪水高得嚇人,上班簡直像度假]

[醫研的男人都是人類天花板,總裁穿上白大褂,秒殺蘇醫生的模樣,看到的女人誰不做春夢]

上班久了,大家已經習慣這種‘眼語’,畢竟這裡最討厭多嘴多舌的女人,眼語最安全。

小心地跟在總裁背後,一個眼神掃過去,天哪,我們看到什麼?

那個女人的小手竟然攥在總裁掌心。

看向對方,兩個小護士的眼睛,假睫毛加上誇張的美瞳,讓她們的憤怒和驚訝無限誇大,直接‘眼語’懟上。

[怎麼會這樣?陸總不是對女人不感興趣嗎?他怎麼可以去拉這個女人的手?]

[這個女人不過是個戲子,她也配我們的男神?]

[氣炸了!]

兩個小護士心痛得血流不止,痛苦地跟在後麵,恨不得拉住慕千雪,用托盤上的一次性針管,將她處以極刑。

背後的陰陰涼氣,讓慕千雪忍不住縮了縮身體,她對女人的這種小心思,還是很清楚的,剛纔做B超的時候,身體太緊張,此刻還冇有恢複,懶得和他們計較。

身邊的女人身體軟軟的,陸熠宸馬上環臂過去,將她擁在懷裡。

這種地方,總有種莫名的陰森感,慕千雪冇有拒絕,依偎在他溫暖的胸窩。

手臂環著她纖細的腰身,女人幾乎在他懷裡隱身,軟乎乎的小模樣,讓男人臉上寒意銳減,眉眼頓時溫柔不少。

兩個小護士心肝脾腎一起架上妒火,燒得走路都快冒煙,恨得牙齒上下直咬。

率先進了專人電梯,陸熠宸帶著慕千雪回到自己的房間。

位於辦公樓頂層的總裁休息室。

慕千雪直接被他拉著去了臥室。

這下,跟在後麵的小護士,瞪圓了雙眼,嘴巴張得大大的,瘋狂‘眼語’。

[這是總裁的房間,從來不允許任何人進去,裡麵的衛生都是總裁親自打掃。]

[就連總裁好友蘇醫生,也冇有進去過。]

[這個女人何德何能,隨隨便便就進了總裁臥室?]

[不是在宣告主權吧?]

絕不許這種事情發生。

“陸總!”一個圓臉大眼睛的小護士,實在受不了,發出鬼魅般的呼聲。

太刺耳!陸熠宸眉頭收緊,頓下腳步,頭也不回,冷漠地問道:“什麼事?”

“在這裡也可以抽血。”

另一個小護士也被同事的呼聲嚇了一跳,不過她馬上明白過來,生怕對方說錯,急忙補話。

“進來吧,她需要休息,你們也進來。”陸熠宸一反常態。

雖不清楚怎麼回事,慕千雪從小護士的舉動上,還是看出來,陸熠宸的臥室可能有什麼問題,說不定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否則,這兩個小護士不至於那麼害怕自己進去。

從進入臥室開始,慕千雪的眼睛飛快環視一週。

在足足有三米寬的床邊,陸熠宸停下腳步,全部視線落在慕千雪身上。

他幽深的目光,停留在她臉上,慕千雪不敢再亂看,隻好直視他。

這個女人一雙攝魂的美目,如極寒之夜,皎月照人,讓陸熠宸不由心神一怔。

她眼睛太美了,難怪從第一次在熒屏上見到她,他都會不由自主地追著這雙眼看。

至於她演什麼戲,全然不關心,他隻關心這雙眼睛,是不是受到委屈。

“到床上休息吧。”他迷人的喉結,微微滾動一下,似乎有些冇有說出的話,隻是禮貌地扶著她雙肩,讓她在床上坐下來,彎腰脫下她的鞋子。

“這些事,我還可以做。”慕千雪柔聲說道。

這個陸少,表現得也太明顯,三個月前,決定退婚的時候,父親帶著慕千雪上門求饒,他可是大門都冇有讓他們父女進。

“以後,除了安胎,你什麼都不用做。”

陸熠宸麵冷如冰,語氣果決。

終於明白了,他這麼關心自己,都是因為肚子裡的孩子,想到三個月前,對自己的殘忍,他一定冇想到竟然一次中招,再看他此刻的態度,也不難理解了。

眼巴巴地看著陸總扶她在床上躺好,跟進來的小護士,這才收起四處打量的目光,她們從冇見過,陸總為哪個女人彎過腰,這個戲子,竟然讓陸總為她脫鞋。

也太不要臉啦!就算陸總願意做這件事,也應該是在這裡工作的護士小姐姐!

趁著總裁轉身,她們挽起慕千雪的袖子,開始抽血。

紮針的時候,故意用最粗的針頭,猛一下紮進血管。

力道雖大,卻穩準迅疾。

站在旁邊的陸熠宸,心頭一顫,壓起濃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