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不及防的意外,直接把陸子楓砸暈過去。

冇有等她醒過來,陸熠宸已經帶著慕千雪出去吃飯。

到了酒店,吃飯的時候,陸熠宸還在為昨天的事情上火。

他不露聲色地低著頭,專注地為慕千雪從幾百道菜中,選取安全營養的。

一眼看到甜點,慕千雪馬上抿住唇角,這個時候,她心裡還在想著吃,是不是不太好?

要知道甜點就是女生的最愛,她的確好久冇吃到這麼精美的甜點。

想到從昨天開始,發生那麼多事情,本來心情應該不舒服纔對。

可是,她很快就將那些不快拋在腦後。

她最近變化很大,就連自己都說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

好多事情她都不想計較,想到試圖傷害自己的人,最後反倒是他們更慘。

慕千雪徹底釋懷了,隻有坐在對麵的老公,看起來悶悶的。

他那麼帥氣好看的樣子,生氣的時候,也那麼迷人。

越來越喜歡他啦,慕千雪感覺自己無救,想到肚裡的寶寶,看著眼前的陸熠宸。

她一臉的非常幸福滿足。

嫩生生的小臉,好看得發光。

這下,成功吸引了低頭夾菜的陸熠宸。

一眼看到老婆甜甜的小臉,笑容淡淡的,可是含糖度很高。

他不知道自己能忍到幾時,想到以前,自己竟然勇敢到登報退婚。

這輩子,也就這件事讓他後悔到斷腸。

他現在隻恨慕千雪當時對自己不夠虐,情願被她折磨得下不了床。

好像記得下不了床的人是她呀。

想到這裡,陸熠宸後悔當時不夠溫柔,要是動作慢一點,時間更長一些,記憶可能也會更加美好。

還好,老婆那麼善良可愛,她從冇有計較過那天的事情。

什麼都肯聽自己的,想到這裡,陸熠宸心頭的烏雲全散了。

今天吃飯不能讓老婆動手。

這是陸家的雲頂酒店,總裁休息室裡,陸熠宸親自端著小碗,一口一口地喂她。

生活高度自理,這種事很少讓人操心,自從接受陸熠宸夾菜,她已有些受寵若驚,冇想到他會親自喂自己吃飯。

粉潤的小嘴微微開啟,含著勺子,吃下他喂的飯。

雙眸明晃晃地看著他,怎麼會有水霧呢?

她情緒不太穩定啦。

“怎麼啦?不好吃嗎?”陸熠宸怪自己粗心,隻想著是不是營養,冇有問老婆是不是喜歡吃。

忍住淚,用力地搖搖頭,慕千雪垂下頭,一頭烏髮滑在臉側,隻看到她長長的睫毛眨動。

慌忙放下手裡的小碗,陸熠宸骨節分明的大手,扶著她雙肩,鳳眸簇擁著濃濃的不安。

他的嗓音一貫清冽好聽,“老婆,怎麼啦?告訴我,好不好?”

儘管拚命忍住不願意說出來,慕千雪思忖片刻,還是抬起頭,一臉珠淚落在她嬌軟的麵頰,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控製住激動的情緒。

嗓子好像被風吹過的海音,向他說起,“三歲的時候,媽媽離開後,再也冇有人餵過我吃飯,那時,我就知道,自己必須懂事,不能依靠爸爸。我常常勸自己,爸爸不是不愛千雪,隻是妹妹比自己更需要爸爸,我記憶裡,從來不知道爸爸喂的飯什麼味道。”

“傻丫頭。”冇想到自己喂她吃飯,讓她想起那麼多以前的事情,心裡酸酸的,他對慕千雪的瞭解,要比彆人更多,這個原因,很少有人知道,包括慕千雪自己。

他心疼她,他也知道爺爺會更心疼她。

慕千雪從小到大拍的戲,都是陸家全資投拍的。

用最好的團隊最好的策劃為她鋪路。

可是,在片場還是會出現一些無法預料的意外,慕千雪每次受傷,知道訊息後,陸老爺子都會難過好一陣子,陪在陸老爺子身邊,默默難過的人隻有陸熠宸。

他知道早晚,這個丫頭會來到陸家,成為他和爺爺之外的另一個主人。

這一天,他們都想象的十分美好,如果不是訂婚宴上慕家父子臨時動了手腳。

也不會出現,退婚的事情。

擔心自己的情緒惹他不開心,慕千雪起身去了衛生間。

洗乾淨小臉再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陸熠宸坐在沙發上,前傾著身體,雙手交扣在一起,不知在想什麼。

小心走到他身邊。

眼前出現一雙白嫩的小腿,如嬰兒一樣的肌膚,讓她看起來像十幾歲的小女生。

忍不住疼惜地伸出堅實的雙臂,拉著她的手。

接下來怎麼辦?

慕千雪猶豫起來,他拉自己要去的方向,根本冇有位置坐。

如果坐下來,那麼隻能坐在他的腿上。

好像不太合適吧?

冇有彆的選擇,慕千雪隻好坐在他腿上。

這樣兩人麵對麵看著對方。

陸熠宸心疼地環著她纖細柔軟的小腰,攏著她貼在自己身上。

身高比例恰到好處地讓兩人眉目平行。

陸熠宸要用自己最好的安慰方法安慰她。

抱著她的頭,忽然咬住她。

慕千雪不敢掙紮,她現在已經很難受。

不知道該如何迴應陸熠宸的這種行為。

說實話,她一點也不反感他這麼對自己,身體裡熱熱的還想迴應。

不過,她擔心自己的迴應比他激烈。

陸熠宸好像不喜歡自己主動,否則也不會發生退婚那件事。

這真的讓人很難受。

她嫩乎乎的小手冇有地方抓,隻好放在他胸前的衣服上,不敢動了。

那個地方也太敏感。

男人想不明白,為什麼小女生每次這樣,準確無誤地抓在那裡,讓他身體裡一陣狂亂。

抱著她的頭更加用力了,捏著她的小巴,逼著她張開口。

慕千雪嘴巴小小的,雙唇很潤很細膩。

都知道,嘴巴上的皮膚最難保養,每天吃飯說話都很費嘴。

可是,她的雙唇真的好軟好滑,而且冇有一點的紋,足夠陸熠宸解饞的。

這時,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得到訊息的黎光推門進來。

廚房送菜過來的時候,忘記鎖門。

應該還有菜冇有送齊。

第一眼看到,黎光還以為自己走錯地方,驚訝地張大嘴巴,差點導致他下巴脫臼。

這種場麵,黎光想起少兒不宜。

其實,他倒無所謂,畢竟早不是少兒。

他跟著總裁很多年,一直享有隨時進入總裁房間的特權。

這種場麵,還是第一次見。

以後是不是可以昭示天下,總裁全方麵天下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