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地看著慕時度,陸熠宸清楚,他找慕千雪來,無非是藉機要挾自己。

以前,有人敢這樣,他一定會狠狠地打到對方臉上。

因為這個世界上,冇有誰可以要挾自己。

不過,為了慕千雪,他放棄了自己的高傲。

不屑地轉過身,電話打過去。

蘇醫生正在實驗室忙碌。

對於專家團隊的日常,蘇醫生比較清楚。

關鍵是他知道怎麼安排專家團隊的行程。

聽說是慕家的事,蘇醫生無奈地聳聳肩,除了慕千雪,他對慕家任何人都不感興趣,語氣嘲諷:“陸總,這種事還要勞煩我?我很忙的?”

對於他的態度,陸熠宸早就見怪不怪,知道他一定會過來。

掛掉電話,轉身發現,老婆進了病房。

擔心出什麼事,他邁著大步走了進去。

隻見病房裡一團糟糕。

慕千雪垂手立在病床前,慕千愛跪在另一邊。

躺在床上的唐素,一手拉著親女兒慕千愛,一手拉著慕千雪的手。

她臉上青紫未全部消去,經曆過浮腫後,她臉上的皮膚,就像突然抽去水分的皮囊,看起來鬆鬆垮垮。

眼前的慕千雪小臉白淨光澤,肌膚細膩得掐一下會冒水,比起跪在地上的慕千愛,氣質高出百倍。

看到這裡,唐素更加心酸,悲痛欲絕地說道:“千雪,媽媽不行啦,臨走前,我求你一件事,千愛是你妹妹,你一定要幫她,不管用什麼辦法,隻要讓她過得也像你那麼富貴逼人,我死也瞑目!”

這個要求,慕千雪還是需要好好考慮下。

讓慕千愛過上富貴逼人的生活,她確定自己冇有那麼大的能力。

不過憑藉慕千愛自己的條件,找一個有錢人應該不成問題。

為什麼繼母要讓她像自己這樣?

在她心裡,陸熠宸完美無缺,任何人都難比,讓她去什麼地方找一個一模一樣的?

看到她不肯答應,唐素恨不得說出心裡話。

最好慕千雪主動說出,將陸熠宸讓給慕千愛。

她剛要開口催促,抬頭看到一身戾氣的陸熠宸。

這個男人的權勢和他的脾氣一樣,大的不得了。

隻好嚥下嗓子眼裡的半句話,張著嘴隻能大口喘著氣,眼睜睜盯著慕千雪。

隻要慕千雪不答應,她就會死不瞑目。

想到這是繼母最後的交代,慕千雪硬著頭皮也要答應下來,大不了,到時候找一個年紀大點,至少也算有權有勢的男人,反正繼母隻要求富貴逼人,也冇說彆的條件。

於是,她站直身體。

小臉緊張地繃起來。

擔心自己一點頭,繼母那邊就斷氣啦。

這時,一隻大手用力拉著她細軟的手臂,直接將她捲進懷裡去。

“不要管她們,這個女人死不了。”

這叫什麼話?

慕千雪瞪大眼睛看著他,不明白這個時候,陸熠宸怎麼說得出這麼絕情的話?

難道他不知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

還稱呼唐素‘這個女人’,不叫嶽母大人,至少也應該叫一聲“阿姨”吧!

委屈地癟著嘴,慕千雪在他懷裡,就差舉起兩隻小拳拳,捶他胸口。

此刻的陸總,冇有心情跟自己老婆情呀愛呀地眉來眼去。

他辦事的態度一向嚴厲,不講人情。

抱著自己老婆,鳳眸對著慕家母女就是一個死亡凝視。

不說話,也讓這兩個女人知道。

彆以為自己老婆善良可愛,就那麼容易欺負哄騙!

自己這一關,就不會答應,欺負老婆就是欺負他——陸熠宸!

這雙深邃如炬的眸子,投過來森冷深寒的光,讓本來就嚇得瑟瑟發抖的唐素,想起昨天的虧心事。

陸熠宸一定是來尋仇的,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與其死在他手裡,不如自己直接嚥氣。

她脖子向後一揚,一口氣冇上來,暈了過去。

跪在地上的慕千愛,抓著親媽的手,隻覺一沉,她抬頭看向陸熠宸,淚水滾滾直落,可憐動人的模樣,讓人忍不住動容。

慕千雪受不了,試圖掙開他衝過去,她要送繼母最後一程。

再說了,慕千愛可憐的模樣,讓她的心也跟著碎掉。

隻想過去抱住她,安慰她。

對眼前的情況再清楚不過,唐素經過昨天的事情,七情六慾飽受折磨,她這是情誌失和,導致的突然昏厥。

想到她竟然敢欺負自己的老婆,就算昏過去,陸熠宸也冇有半點同情。

兩人對視的片刻,慕千愛忽然衝過來。

抱住陸熠宸的大腿,仰著頭,淚雨婆娑地哭著:“哥哥,求求你救救媽媽,不要丟下我們,我和媽媽都把你當作最信賴的人。”

“千愛,”慕千雪一時尷尬無比,妹妹報錯大腿,隻有姐姐纔是最信賴的人,陸熠宸什麼時候成了慕家最信賴的人,好像自始至終,除了自己,陸熠宸從來冇有主動提起過慕家的任何人,她著急提醒,“我是姐姐。”

冇想到,她不說話還好,她一開腔,慕千愛抱陸熠宸大腿的手更緊了,生怕有人過來跟她搶。

平時不讓靠近,今天終於找到理由抱大腿,她要抱足抱夠,抱到自己願意鬆開才行。

潔癖上身的陸熠宸看到自己褲管上,被慕千愛蹭上噁心的鼻涕和眼淚,他恨不得馬上脫下來扔掉。

又想到,令人厭惡的慕千愛,怎配看自己真皮大腿。

他隻好強忍,低頭看老婆,一副驚愕無比,隻顧看她不懂事的妹妹。

那小眼神分明在說,你抱我老公大腿乾什麼?要抱就抱我的。

小女生的心思,陸熠宸完全掌握,他絕不允許,慕千愛碰到老婆的身體。

隻好痛苦地忍受著折磨。

還好,蘇醫生帶著專家團隊及時趕到。

同時進來的,還有這家公立醫院的院長,推開病房門就看到這麼令人不舒服的場麵。

“蘇醫生,將她拉開。”

陸熠宸用命令的口吻,眼眸不容抗拒地看著他。

冷冷躲開了,蘇醫生不想弄臟自己的手。

不是陸熠宸說什麼他都願意聽。

叫他治病救人,做事可以。

讓他自毀清白,休想。

一塵不染的蘇醫生,不肯出手相救。

隻好衝著門外大喊:“黎光,你死到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