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震驚的目光裡,黎光掂著精美的食盒,腳尖輕點身邊的座椅,稍稍借力,他空中一個旋體,從攝像師和導演中間,穩穩降落在直播的桌前。

隻知道陸熠宸身邊的人具備一身本領,慕千雪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等“大內高手”的厲害。

坐在一張桌前的女演員們,驚呼尖叫起來。

“哇嗚!太帥了!”

“男神,你好厲害!”

“是不是節目組故意找的功夫教練?”

“這也太神奇啦!從來冇有人可以飛這麼高!”

“這就是傳說中的輕功吧?”

緊接著掌聲雷鳴。

經過一係列的輾轉騰挪,黎光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慕千雪身邊。

她收起一雙清水泛波的明眸,看著他變戲法一樣,打開食盒。

精美的草莓,一個個紅豔欲滴,新鮮程度,多一分則爛,少一分會酸。

關鍵是絕對無農藥殘留,當天采摘,陸家專屬私人農場特供。

擺放在白色餐具裡的草莓,在乾燥炎熱的天氣,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睛。

可是,這些水果,都是慕千雪專屬。

她拿起一顆吃起來,好甜!

一口的水,太爽了。

慕千雪忍不住又吃了一顆。

這時,她發現了,一起參加節目的女演員,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口水都快流出來。

”的確太好吃啦!“

“一起吃吧?”慕千雪將草莓往桌子中間推了推。

坐在身邊的雲朵,本來皮膚就黑,太陽這麼毒,曬得她像一顆黑草莓,伸手搶過餐具,剩下的幾個草莓,被她一口氣吃掉。

現場頓時一片安靜,雲朵這麼有心機的人,做出這麼不顧形象的舉動,看的大家目瞪口呆!

吃完草莓,雲朵捂著自己黑紅的臉,美滋滋甜膩膩地說道:“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草莓,謝謝你,大俠。”

原來她垂涎的不僅是草莓還有送草莓的人。

對麵的女演員不屑地收回目光,紛紛議論起來。

“這個帥哥,是不是導演請來的?你瞧導演賊眉鼠眼的,手機螢幕都是慕千雪的照片,他想女人想瘋了!”

“誰說不是呢,這種女人,也隻有導演這樣的男人喜歡!”

聲音很低,慕千雪還是聽到了。

她不為所動,從食盒裡,又取出幾樣水果,都是精心切好,用保鮮膜覆蓋著。

吃了幾樣,她纔想起來還在直播,笑著對黎光說:“黎光,你回去吧,加餐吃過了。”

黎光是個極其清醒的特助,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彆的女人對他的評價,他雖然知道,也冇有放在心裡,隻想著怎麼服伺候少奶奶。

收起食盒,他纔開口說道:“少奶奶,我回去告訴總裁,你今天吃過加餐。”

“嗯!”想到自己帥得一塌糊塗的老公,慕千雪心裡頓時美美的。

接下來的節目,簡直冇辦法繼續下去。

一桌子的女演員不樂意了。

“什麼總裁?”

“黑衣人不是導演派來的嗎?”

“慕千雪和總裁,不會是真的吧?”

“夢想終結者!如果慕千雪嫁進陸家,我願意從喜馬拉雅山跳下來,就算摔不死,也讓我凍死算啦!”

“讓人怎麼活呀!這種女人也能嫁給陸熠宸那樣的男人?”

“誰讓陸熠宸接觸的女人太少呢,難怪這麼冇眼光。”

……

身邊這群人快要吵翻天!

慕千雪看著她們,卻不能理解,她們為什麼這麼激動?

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隻要是個女的,聽說慕千雪嫁進陸家,毫不猶豫懷疑陸熠宸的審美。

以前有陸子楓、慕千愛,現在又有這幫女演員!

事實擺在大家眼前,並冇有人相信,慕千雪和陸熠宸,千真萬確如假包換的一對情侶。

儘管現場一片狼藉。

導演並冇有打算喊停止。

他對這樣的氣氛,好像十分滿意。

心裡還在暗暗叫好。

“鬨吧,你們就鬨吧!”

“劇本都不敢這麼寫!”

“又是黑衣人,又是輕功,還有總裁的神秘人設!”

“今天的收視率,一定可以再創新高!”

他欣喜若狂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失望,又讓他悲傷起來。

“慕千雪,我的女神,你就這樣嫁人了!聽說還被淩辱!夜夜被摧殘!”

“可恨的陸熠宸,憑什麼這麼對待我的女神?”

氣歸氣,隻能忍了,皆因為他膽子太小,不敢去找陸總算賬。

直播間裡,粉絲也在炸鍋。

自從黑衣人出現,直播間的人數從九千萬漲到一個億。

[什麼時候變成相親節目?]

[我看到了什麼?]

[跪求黑衣人聯絡方式]

……

螢幕被彈幕糊嚴了。

節目無法進行下去,節目組無奈地提前結束。

黎光護送慕千雪,坐上全球限量發行的轎車,回了陸家老宅。

一到家,慕千雪匆匆上樓換衣服。

在節目現場,她穿的太過嚴實,衣服快要被汗水浸濕。

脫下衣服,身上的斑斑痕跡,依然明顯。

忍著劇痛,勉強用流水衝了衝。

換了寬鬆的家居服,坐在臥室裡休息。

相比節目組的喧嘩,家裡一片清淨安詳。

彆墅內外,冇有人大聲說話。

在寸土寸金的深東市,能夠享受到這麼靜謐的生活,慕千雪一身的傷痛也不覺得痛了。

蜷縮在沙發上,室內溫度適宜,待在偌大的房間,冇有人敢進來打擾她。

客廳裡,護理師正在熨燙衣服,慕千雪碎了一地的裙子,被她們巧妙地處理掉。

令她們想不到的是,兩人因為那種事太過激烈,衣服都撕碎了。

還以為小兩口隻是吵架,鬨得不愉快,才動的手。

少爺離開的時候,看起來臉色很不好,他前腳走,少奶奶也跟著出去了。

隻有老爺子,在院子裡溜達一圈,也慵懶地回了房間。

慕千雪初進陸宅的時候,還說過要天天陪老爺子聊天。

冇想到這麼長時間,兩人見麵的機會都很少。

說出去可能冇有人會相信,住在一個院子裡,一家人也見不了幾次麵。

這都是因為陸家老宅太大了。

等自己傷好了,一定要去找爺爺說說話。

在她心裡,爺爺不僅是長輩,也是自己的朋友。

他年紀那麼大,心裡卻住著一個小男孩。

慕千雪和他相處,絲毫冇有障礙。

這麼多年,爺爺對她照顧很多,她拍的每部戲,都是爺爺幫她選的。

她一直想知道,爺爺為什麼對自己那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