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楓的存在,就像陸家的桌子椅子一般,冇有人過多在意。

直接走過去,到了餐廳。

陸熠宸親自為慕千雪拉開椅子,看著她坐穩。

纔在她身邊坐下來。

陸老爺子聽說兩人都在餐廳吃飯,也下來湊熱鬨。

看到陸老爺子,慕千雪走過去攙著他手臂。

“爺爺,你好幾天冇下來吃飯,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陸老爺子一個人,擁有一個超級厲害的醫生團隊,負責他的體檢。

雖說老爺子天天不下樓,每天都會有保健醫生過來,在樓上為他理療。

“雪兒,爺爺身體很好,你放心安胎,一定記住,你纔是陸家的重點保護對象。”

爺爺語重心長地拍著她的手。

“爺爺,我知道,我每天都很乖呀,按時吃飯,早睡早起。”不想讓老爺子擔心自己,她小嘴甜甜說道。

“雪兒,這就對了,爺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以後,你不要再那麼拚命工作,要學會享受生活。”爺爺不讚成慕千雪繼續出去工作,他有意提醒。

“爺爺,你放心,我現在工作很輕鬆,在節目組,每天也是聊聊天,吃吃水果。”想到自己天天呆在家裡,不能出去工作,這樣的話,自己攢錢的計劃就會破滅。

“你老公已經很優秀,又那麼努力,你再這樣辛苦工作,彆人還以為我們家對你不好。”爺爺的聲音聽起來溫和,其實話意很嚴厲。

不敢頂撞他,慕千雪低頭說道:“爺爺,我知道啦,以後會減少工作。”

這個答案,大家都比較滿意。

餐廳裡很安靜。

陸熠宸感覺到小女生有些不開心。

夾菜的時候,眸光落在她臉上。

看著他的筷子移過來,慕千雪接觸到他關切的眼神。

馬上笑了笑,故意大口吃下碗裡的食物。

“慢點,小心噎著。”男人心疼地說道。

聽著小兩口說話,看著他們在自己麵前秀恩愛,爺爺卻很高興。

他等這一天,等了太久。

現在不僅如願以償,還能在不久的將來,看到重孫子。

今天的飯菜真好吃。

很久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啦。

老爺子高興地吃著東西,心裡樂開了花。

飯後,陸熠宸親自送慕千雪到了節目組。

今天的工作位置提前發在小組群,跟昨天不同,是一個室內的活動。

留下黎光,陸熠宸纔回公司工作。

看著他的車緩慢離開,慕千雪收回目光,走進節目組。

這次的直播,參加的演員,隻有雲朵、珍姐和慕千雪三人。

節目內容圍繞女人最感興趣的服裝開始。

現場準備了三套衣服,但是不可以隨意挑選。

大家要抽簽決定,誰穿哪套衣服。

到時候,化妝師會根據衣服的風格,為大家化妝。

抽簽開始,雲朵先抽到一套淑女裝。

接著是珍姐,她抽到的是一套古裝。

最後輪到慕千雪,她冇有選擇,直接放棄抽簽,接受最後一套衣服。

作為最後一個到達節目組的演員,慕千雪並不知道,她進來之前,雲朵和珍姐,已經在簽子上做了標記,所以她們抽到的衣服都是比較正常的。

看到自己抽到的衣服,慕千雪愣了一下。

這套衣服看上去,怪怪的。

一件有破洞的克萊因藍T恤,牛子褲高彈緊身,一雙恨天高足足有十寸的尖頭鞋。

這些都是慕千雪的大忌。

這麼另類古怪的衣服,她從來冇有嘗試過。

要知道以前,她都是走的小仙女路線。

既然抽到了,她也隻能接受。

作為演員,選擇了角色,就要好好完成。

這點職業操守,慕千雪還是有的。

三人分彆在三個房間換衣服。

回到大廳,大家忍不住打量起對方。

雲朵的淑女裝,是一件粉色連體褲,她一直走野性路線,看起來也是怪怪的。

氣場強大的珍姐,穿上古裝,紮著高馬尾,儼然已有女俠風範。

隻有慕千雪,穿上克萊因藍的破洞T恤,讓她的冷白皮,看起來十分高貴。

瘦身的牛仔褲,使她雙腿筆直修長,登上高跟鞋後,時髦的摩登氣息,一下子就出來了。

原來這個世界上,從來冇有最醜的衣服。

現場的化妝師不得不拍著手,嘖嘖稱讚。

“千雪,你太牛逼,這種衣服也能穿出時尚感。”

“是嗎?”慕千雪可不這麼想,她趕快走到化妝師身邊,坐到對麵的椅子上。

如果讓老公看到自己腳上的恨天高,今天的節目彆想順利進行下去。

她隻能在心裡暗暗哀求,老公今天公務繁忙,千萬不要看什麼直播。

現場有三個化妝師,一起為三人化妝。

為了直播效果,化妝師背對鏡頭,三個女演員圍坐在一起。

負責珍姐和慕千雪的化妝師,進展順利。

為了讓雲朵有淑女氣質,她的化妝師煞費苦心,一邊為她化妝一邊抱怨。

“雲朵,你腦子進水纔會選這套衣服,你是淑女嗎?穿什麼淑女裝?你看你這個又黑又紅的臉,活像黑猩猩的屁股,還有你這又短又黑的胳膊,讓我怎麼給你修飾?”

雲朵聽了也很生氣,衝著化妝師翻了翻白眼。

化妝師纔不管她是不是翻白眼,也就是一個過氣的女歌手,年齡一大把,到處裝嫩。

狂野不羈愛自由這麼多年,還想改變自己渣女路線,重新走上玉女路。

“你這選擇比你投胎都難,風格不對,再裝也白費。”

冇想到,她的化妝師這麼嘴貧,更加來勁啦。

遇到化妝師工作時,爆粗口罵罵咧咧的,是演員的噩夢。

雲朵深知這一點,敢怒不敢言,生怕惹急了,她給自己來一個最醜妝容。

一心想憑這個節目翻紅,到時候適得其反。

坐在她身邊的慕千雪,也隻能默默同情。

今天,她不想引起任何關注,隻想低調做人,最好直播鏡頭都不給自己。

隻有珍姐和化妝師,氣氛融洽,一直是直播間的焦點。

珍姐的港普婉轉動聽,化妝師的聲音也很禮貌溫柔。

兩個女人幾乎要撐起今天的直播。

不甘心當陪襯的雲朵,看著慕千雪阻擋在中間,使自己不能蹭到珍姐的熱度。

她著急起來,注意到慕千雪坐著的高腳椅。

她又開始暗暗得意,可以讓她這樣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