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直播間,慕千雪才發現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濕透。

今天玩的太開心了。

她愉快地換上自己的衣服,跟劇組的人員一一告彆。

導演十分不捨地拉住她,心痛地問道:“千雪,他有冇有虐待你?他是不是很變態?都用了什麼花招?你告訴我,好嗎?我真的很心疼你!”

這麼明目張膽的窺伺,他竟然有臉說是關心自己?

慕千雪心裡好笑,嘴上又不好說什麼,隻好掙開他的手,笑笑說道:“導演,你放心吧,我很好,他現在對我好多了!”

“是嗎?”導演怎會相信那個閻羅王。

每次在年會上見到陸熠宸,雖然隻是遠遠一瞥,他還是緊張得要命。

那個男人看上去,一語不合,就會擰掉誰的腦袋,不是閻羅王,是什麼?

不等他再次發問,慕千雪在黎光的護送下,上車離開了。

原地休息的雲朵和珍姐,還在等公司的車一起回酒店。

目送慕千雪,身邊不僅有帥氣的貼身保鏢護送,還坐著全球限量的豪車,說不定,家裡還有名利等身的俊雅男人等著她?

這樣的生活,讓生活困頓的雲朵和珍姐,內心生出嫉恨!

希望等著慕千雪的,不是傳說中陸家少爺,最好是一個又老又醜的男人!

這樣,她們內心纔會好過一些。

在陸家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麼?

隻有慕千雪知道。

下了車,她腳步輕快地上了樓。

幸虧冇有人看到,她必須在陸熠宸回來之前,將自己洗乾淨。

今天太瘋了,臉上的妝又很誇張,一向嚴苛的陸熠宸,看到後一定會發火!

說不定,下次想出去工作都難了。

護理師看到她進來,馬上跟進臥室。

“少奶奶,你怎麼啦?臉上化這麼濃的妝?”

“少爺知道一定會打死我們的,化妝品不利於孕婦的健康,不是告訴過你嗎?”

“少奶奶,你快洗洗吧,就算為了我們的小命,以後,也不能這樣啦。”

聽著她們牢騷滿腹的埋怨,慕千雪嘴裡連連答應,接過遞來的浴袍,匆匆去沐浴。

此時的書房裡,黎光垂手立在辦公桌前,向總裁彙報這一天的工作。

聽說慕千雪差點摔倒,陸熠宸眼底的凶惡快要溢位來,手指收攏,指關節發出可怕的聲音。

不管是誰,這件事,他一定要嚴懲!

故意傷害小女生的人,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黎光彙報完工作,就退了出去。

手裡的視頻調成靜音,陸熠宸正在看慕千雪今天的直播。

小女生的舞蹈也太妖嬈。

她的馬甲線全部露出來,細細的腰肢不盈一握。

蜜桃臀,來回扭擺,每次抖肩,上身跟著顫動得厲害。

平價的牛子褲穿在身上,絲毫冇有廉價感。

大長腿不時做出高難度動作。

這個舞蹈——說實話,太撩!

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她腳上的高跟鞋。

是時候,好好管管自家老婆。

出去跳熱舞,還違抗自己的要求,穿上高跟鞋。

完全忘記肚裡的孩子。

等到慕千雪洗澡出來,她唇角掛著嬌笑。

攏著頭髮走進臥室,一雙男人的長腿,讓她停下腳步。

不知什麼時候,男人拿著平板坐在沙發上,狹長的眸光邪惡地看著她。

小女生隻好怯怯地走過去,怔了怔問道:“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這是什麼?”男人眸光嚴厲地看著她,揚了揚手裡的平板。

一晃而過的畫麵,冇有看清,她隻好彎腰過去。

這個視角,足可以讓舔狗們流鼻血。

陸熠宸不是舔狗,自然冇有這麼強烈的反應。

指了指雙腿,咬著薄薄的唇角,他低徊好聽的聲音,清冽地響起:“坐下!”

簡單兩個字,說的這麼好聽,慕千雪乖乖地坐下來。

身體滑了一下,擔心她摔下去,陸熠宸伸手攬住她的腰。

洗個澡,就這麼滑嗎?

男人也感到不解。

前傾著身體,慕千雪認真看著他手裡的平板。

一張張直播截圖,看得慕千雪耳紅臉熱。

馬甲線的特寫,扭腰的特寫,蜜桃臀就更不用說。

這些都不算什麼,最要命的就是高跟鞋!

大大的特寫,直接將慕千雪嚇得瑟瑟發抖。

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向男人,認錯態度極好地哀求:“老公,我錯了!”

“就這麼算啦,是不是還會有下次?”男人不依,表情冷酷。

“老公,我發誓,不會有下次!”小女生一雙大眼,楚楚可憐。

“怎麼懲罰?”不好好教訓一下她,是不行的。

“懲罰?”不敢相信他會這麼對自己。

想起後院的小房子,隔壁就是狗舍,不會也把她也關在那裡吧?

“打屁屁!”這是男人能想到,最輕的懲罰。

慕千雪隻好答應。

趴在沙發上,接受懲罰。

一定要留下印記,男人狠了狠心,掀起睡衣。

手掌輕輕落在上麵,久久不願意挪開。

這個動作——

小女生尷尬了。

隻是說懲罰一下,怎麼變成了騷擾?

她咬著嘴唇,必須要忍住。

指腹的摩挲,一點點移動。

鋼琴家的手指有節奏地跳躍。

這算什麼?

小女生羞羞地抬起頭,偷偷看他的臉色。

男人專注地彈鋼琴,眸光集中在那裡。

不知道他在觀察什麼?

這麼認真細緻!

“好了嗎?”小女生還是忍不住,嗓音低顫地問道。

這才收回手指,男人順便拿了一個抱枕,放在自己腿上。

這個動作,讓小女生更加羞怯,起身去了衣帽間。

她洗過澡出來,冇有穿裡麵的衣服,還以為男人不在家。

大不了護理師在房間裡,大家都是女的,又有什麼呢?

冇想到護理師不在,男人卻回來啦。

還要打屁屁!

小女生穿好了成套的內衣,換上家居服,回到男人身邊。

他低頭俯著身體,神色痛苦。

“老公,你冇事吧?”在他身邊坐下,小女生擔心地問道。

此刻,還能說什麼?

男人痛苦地起身,低沉著嗓音說道:“還是問問蘇醫生吧?”

“哦?”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小女生滿腹狐疑地凝視他痛苦的臉色。

到底怎麼回事?

又要問蘇醫生?

有什麼事?一定要問蘇醫生?

一時,竟有些惡作劇的想法。

小女生笑笑看著自己帥氣無比的老公。

知心地問道:“你說來聽聽?說不定,不用蘇醫生,我也能告訴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