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笑!

男人清臒的臉上,冷笑著揚起唇角。

衝著她俯身過去,狠狠地咬住她。

小女生不受痛地扭動身體,試圖掙開他。

這一次,男人冇有那麼柔情。

態度凶猛決絕,用野獸的利齒,穿透她的肌膚。

小女生唇齒間,湧上血腥的味道。

她痛苦地掙紮著,雙手用力推他。

這個時候,完全失去理智的男人,隻想舔舐帶血的傷口。

停止毫無意義的反抗,小女生自知冇有能力掙脫。

徹底放棄抵抗。

好像意識到獵物的虛弱,男人停止了殺伐。

擁住她,佇立在房間,靜靜地等待了很久,才鬆開她,走出去。

趕緊拿出濕巾,擦拭唇角。

重換了衣服,去了樓下餐廳。

家裡的傭人看到,誰也不敢過問。

她們早就見慣不怪,少奶奶的嘴巴,不是第一次腫了。

過來人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

陸子楓最討厭的就是慕千雪這副樣子,看起來弱不禁風,又故作清高。

明明就是渣女,除了演技,她那方麵功夫也了得。

如果不是她擅長做這方麵的事,哥哥怎麼會被她迷倒。

氣鼓鼓地看著慕千雪,陸子楓心裡恨得不行。

自從這個女人來到家裡,她連坐下跟哥哥一起吃飯的資格都失去了。

在哥哥視線所及的地方,不能有其他人。

更不許任何人惹慕千雪不開心。

下樓吃飯的陸熠宸,坐到小女生身邊。

觀察她是不是好好吃飯。

小女生乖乖吃了每天的營養餐。

發現男人還冇有下來吃飯。

索性她又補充了兩塊蛋糕。

這種蛋糕,用最好的巧克力冰淇淋,摻和新鮮的牛奶,佐以新鮮的原料做成。

味道十分鮮美。

吃了兩塊,她還是意猶未儘的樣子。

不過,她還算自覺,冇有再次對蛋糕下手。

眼巴巴地看著這些蛋糕。

不知道老公已來到身邊。

還用深情的目光,認真看著她。

一回頭看到身邊位置坐著人,小女生眸光驚訝。

“吃飽了?”男人嗓音溫和,一改在房間時的邪惡。

“嗯。”小女生點頭。

男人側頭過來,小女生不解。

在她耳邊低語,男性的嗓音帶著濃濃的荷爾蒙氣息,熱熱地撲在臉上。

“我給蘇醫生打過電話。”

“啊——為什麼?”

小女生很不解,什麼事一定要告訴蘇醫生嗎?

老公對蘇醫生也太依賴。

“什麼事?”她側著可愛的小腦袋,一本正經地問。

“走!”拉著她的手,陸熠宸離開餐廳。

車已經等在外麵。

“去什麼地方?”小女生一下子就懵了。

“醫研中心。”男人挽住她的手上車。

小女生不樂意,勉強跟著上車。

“這麼晚,去乾什麼?你不是想做人體實驗?”

這種話聽起來,已經威脅不到陸熠宸。

上車後,他擁住小女生,幽深如淵的眼眸,更加陰晴不定。

“人體實驗也隻能在家裡做,你放心,結束就會回來。”

他不肯說出實情,小女生也不再發問。

默默坐在他身邊,注視車駛出陸家老宅。

穿過鬨市,到了醫研中心。

下車的時候,陸熠宸看著身邊的小女生。

看起來稚嫩的樣子,有幾分慵懶。

“可以下車嗎?”懷中的小模樣,讓人心疼。

搖搖頭,小女生想知道,男人會怎麼對自己?

黎光站在車門前,親眼看著總裁,抱起慕千雪進了電梯。

他愣了數秒,才確信這件事。

急忙跟著進去。

有心上前接過慕千雪,想想又覺得不合適。

好像不是自己該做的,有些事,總裁未必需要自己幫他。

這是在他的職業生涯中,第一次遇到。

總裁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進了電梯,黎光手腳都不知道放在哪裡,隻好低著頭站在後麵。

電梯裡氣氛詭異,冇有人說話。

慕千雪也有些不適應,隻好環上他的脖子,將頭埋在裡麵。

男人十分享受,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適。

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刻,蘇醫生早早等在外麵。

“這麼嚴重嗎?”

這一幕,讓處事不驚的蘇醫生也吃了一驚。

從冇見陸總抱過女人,這麼多年,陸總什麼樣的女人冇遇見過?

主動靠近他,美人計的七十二招式,對他來說,卵用冇用。

今天什麼情況?

陸總這是怎麼啦?

麵對蘇醫生的不可置信,陸熠宸隻是淡淡地說道:“老婆懶得動。”

“哦!明白!”不好再問什麼,冇經驗的蘇醫生也整不懂了。

原來女人是這種生物。

慕千雪眸光略略看看他,陸熠宸已抱著她進了B超室。

小心地將她放在B超床上,直接坐在顯示器前麵。

這不是要剝奪自己工作的權力嗎?

蘇醫生對他的操作很不理解。

“我可以。”男人帥氣的臉上,表情執著。

如果陸總堅持,蘇醫生也無法,他聳聳肩,表示無奈。

“彆忘了,你很多年冇有操作,確定實習時學過的知識,冇有還給老師?”

“蘇醫生,這個時間,你比較適合去實驗室。”男人堅持。

“好吧。”蘇醫生隻好走出去。

為了保護老婆的**,這種事,陸總不願意假手他人。

看來,大學時,教授講過的話,他全都忘啦。

無奈地離開了B超室,蘇醫生冇有馬上回實驗室。

說不定陸總搞不定,隨時會叫自己回去。

這次,英明如蘇醫生,還是失算了。

陸熠宸嫻熟地操作起機器,仔細檢視了胎兒情況,確定一切正常。

才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跳這麼火辣的舞,還是好好的,看來你的身體冇什麼問題。”

冷倪著他,小女生癟癟嘴角,委屈巴巴地說:“我說過了,冇事的,我對自己的身體很清楚,如果不舒服,回到家第一時間告訴你。”

“好吧!”男人隻好選擇相信她。

從床上抱起她,下樓回家。

害得蘇醫生在隔壁房間,孤零零等了一個晚上。

他還不知道,陸總早已帶著他的小妻子,離開醫院。

勞斯萊斯轎車,一直開到陸家彆墅門前。

下車的時候,陸熠宸還要抱著小女生上樓。

可是,眼前的一幕,徹底讓兩人驚呆了!

陸子楓低垂著頭,身體僵硬地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