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熠宸眉心悸動,駐足站在車前。

似乎明白了什麼,慕千雪輕輕推著他,低語:“我去看看她。”

濃眉間鎖著煩惱,男人不想多問,眸光落在彆墅前的台階上,徑直走去。

目送他進了彆墅,慕千雪來到陸子楓身邊。

她跪在一棵蒼樹下麵,頭埋得很低。

聽到腳步聲,還以為是哥哥。

的確,她在等陸熠宸回來。

因為她遇到了這輩子最不想遇見的事。

“子楓,你怎麼啦?”慕千雪站在她身邊,輕聲問她。

不確定,陸子楓是不是在耍心機。

這個女孩子足夠聰明,也足夠狡猾。

她常常做出令人意想不到、也不願意看到的事。

這次又要乾什麼?

抬起頭,一臉淚痕的陸子楓,淒弱哀傷。

觸碰到慕千雪關切的眼神,立刻變得排斥反感。

怎麼會是這個女人?哥哥呢?

她不想讓其他人看到自己傷心的樣子!

特彆是慕千雪這個女人!

“子楓,出了什麼事?”這一次,慕千雪不再懷疑,她一臉悲慼的淚水,註定發生了什麼。

“不用你管!”生氣地低下頭,忙亂地擦著淚水,陸子楓強忍悲傷。

原來她在等陸熠宸。

就算這麼難過,她隻想將事情告訴哥哥。

冇想到她這麼固執。

儘管同情,慕千雪還是要告訴她真相:“子楓,以後,遇到什麼事情,你可以告訴我,說不定我會幫你!”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跪在地上的陸子楓,一向輕視她,怎甘心淪落到讓她幫忙的下場!

隻見陸子楓,忽然起身,冷冷地說道:“慕千雪,你做夢!我不會告訴你的!你不就是想看我的笑話嗎?”

“你以為在陸家,有什麼事可以瞞著我嗎?”陸子楓怎麼想的,她很清楚。

一句話直中要害,陸子楓徹底癱了下來。

冇錯,現在的陸家,慕千雪纔是女主人。

以前,除了爺爺和哥哥,這個家,她說話無人不聽。

想到這段時間的變化,陸子楓內心滋味複雜。

“好吧,我告訴你!”這次,陸子楓想要看看,慕千雪如何幫自己。

也好借這件事,試探一下她的心機。

如果處理不好,就去找爺爺和哥哥,將所有錯推在她身上。

到時候,就算神仙也救不了她。

隻要讓哥哥看清她的險惡用心,自會攆她出去。

“你是大嫂,我現在也隻能依靠你。”陸子楓低頭示弱,聲音溫柔許多。

接著,她講出困擾她的原因。

陸子楓的母親,多年前將她丟在陸氏集團大門口,帶著父親的賠償款,一個人跑了。

現在,聽說了陸子楓在陸家做大小姐,找上門來。

明確告訴陸子楓,要麼跟她走,要麼讓陸家給自己五千萬。

這個數目,陸子楓心裡掂量過,麼多年省吃儉用的積蓄,也隻夠填補母親的一次要挾。

貪婪的母親,一定還有下次?

下次怎麼辦?

這件事,她原本希望哥哥幫自己。

畢竟在陸家,隻有陸熠宸纔是她最信賴的人。

聽了陸子楓的話,慕千雪已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安慰她回房間休息,這件事自己會想辦法。

要的就是這個結果,隻要慕千雪答應出手,不管結局如何,自己就算贏了一半。

目送她離開後,慕千雪纔回到自己房間休息。

擔心她身體,陸熠宸處理完工作,馬上過來陪她。

對於陸子楓的事情,隻字未提。

冇有多說什麼,換下睡衣,小女生乖乖躺在他身邊,看著男人迷人的臉龐,幸福入睡。

男人心疼她一天下來,冇有空閒的時候,夜裡也不敢碰她。

第二天天未亮,護理師慌慌張張過來敲門。

小女生醒過來,男人有睡眠障礙,好不容易在夜裡安穩入睡,此刻還在深度睡眠。

她隻好光著腳過去開門。

“少奶奶,不好了,外麵來了一個女人,瘋瘋癲癲要找大小姐,還說什麼,大小姐是她親女兒,要帶大小姐回家。”

聽到這裡,已清楚怎麼回事,小女生將指頭放在嘴邊,示意她不要大聲說話,以免吵醒少爺。

護理師明白,住了口,等著她拿主意。

“楊姐,你帶她去後麵的房間。”小女生做了一個手勢。

護理師楊娟馬上明白,是上次關陸子楓的房間,答應一聲,轉身離開。

不急不慢地換了衣服,特意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

高定貴婦裙,一款還冇有到釋出會時間的內部鞋子,特意戴了鑽石耳釘,上次的求婚戒指,也戴在手上,手腕上一塊鑲鑽的百達翡麗女表。

一身搭配,讓她看起來貴不可言。

拎上一個小巧精緻的手袋,她腳步優雅地下了樓。

躺在床上的陸少,隻看到小女生背影優雅地走出房間。

慢慢起了床,去衛生間洗漱,換好衣服,下樓吃飯。

卻冇有看到她的身影。

偌大的餐廳,讓他很不習慣這種冷清。

小女生不在,幾乎冇了吃飯的心情。

“雪兒呢?”他鳳眸冷倪,厲聲問道。

巧姐趕緊走進來,笑著回答:“少奶奶說了,她簡單吃過了,在後麵處理事情,讓少爺不用等她吃飯,還說——”

這種話,巧姐竟不知如何開口。

聽說小女生去後麵的房間,陸熠宸想起什麼,不再追究,不過,對她留下的話,產生很大興趣。

“她說了什麼?”

巧姐這才低聲說道:“少奶奶說,少爺要好好吃飯,如果不好好吃飯,就冇有力氣工作,也冇有力氣晚上折騰她。”

“哦,知道了。”擺了擺手,示意巧姐下去。

陸熠宸明白小女生說的話,不是巧姐誤會的那樣。

他當然要好好吃飯,儲存體力,說不定很快開戒,到時候,才能在晚上隨便折騰。

餐桌上的飯菜,跟平時冇有什麼區彆,他吃起來十分美味。

飯後,直接去了公司。

後院一樓的房間,隻有十幾個平方,慕千雪坐在裡麵。

這一排房子,都是狗舍,唯有這一間是空的。

以前這裡住著一條英國可卡犬,是陸熠宸非常喜歡的狗,養了很多年,後來意外死掉。

為了紀念那條狗,這間房子,也冇有安排彆的狗狗住。

此時,慕千雪坐在沙發上,讓對方坐在以前狗睡覺的小床上。

她還是第一次進這個房間,雖然小,擺設也很齊全。

傢俱以及彆的物件,隻不過比彆的房間縮小了尺寸。

陸子楓的生母,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看起來麵容姣好,隻不過氣質很差。

有些上不了檯麵的猥瑣,雙眼裡冒出貪婪自私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