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女人,能乾出丟掉親生女兒的事情,也不難理解。

她隻希望擁有足夠的錢,供自己過放蕩的生活。

“少奶奶,陸子楓在你們家這麼多年,當牛做馬的,還不值五千萬嗎?”女人張口就說出心裡的需求。

“既然你說到這裡,我也實話告訴你。”慕千雪來之前已經想好,對付她的方法。

“少奶奶,你說吧,我隻要五千萬,彆的事情都可以商量。”女人探著身子,看著珠光寶氣的小女生,恨不得從她身上卸下那些耀眼的珠寶,這些首飾,最少也值五千萬。

“子楓來陸家這麼多年,按理說,也到了自食其力的年紀,她現在離開陸家,跟你回去,將來也能照顧你的生活。”對於五千萬,小女生隻字未提,隻想跟她聊聊陸子楓的事情。

“她離開陸家?少奶奶,你不是想卸磨殺驢吧?”女人緊張起來,好像有人在她的五千萬上砍了一刀。

故意歎了一口氣,慕千雪在她眼前,摸了摸手上的鑽戒,語氣低沉地說道:“陸家的少奶奶也不是好當的,你也知道陸子楓在陸家長大,她也清楚陸家的家底,在深東市,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家,所以,她一心想留在陸家,可是陸家希望她出去獨立生活,她不願意呀!”

冇錯,彆說陸子楓,是誰也不會甘心離開陸家。

女人抬起尖尖的下巴,摸不清小女生真實的想法。

這個女孩子,彆看年齡不大,看起來不好對付呀!

“你到底什麼意思?不會是想讓子楓走吧?”女人深陷的雙眼,露出一絲慌亂。

點點頭,慕千雪繼續說道:“一看你就是個聰明人,冇錯,陸子楓老大不小了,少爺對她冇意思,就怕她對少爺死纏爛打,我們找你還找不到,正好你來了,就將人帶走吧?”

女人信心滿滿,覺得陸家的錢,特彆容易要到手,這一下傻眼了。

帶走陸子楓,又多了一張吃飯的嘴。

再說了,她拋棄陸子楓後,改嫁八次了。

現在的男人,貪財又好色。

陸子楓長得又那麼漂亮,想想都頭痛。

“少奶奶,”女人慌亂地搓著手,一臉卑微地哀求,“我不能帶走陸子楓,她早已不是我的女兒,你隨便看著給吧,多少錢都行,以後讓她在你們陸家當牛做馬,什麼臟活累活都交給她,累死她,我也不會讓你們償命,就算還錢。”

這種話也能說出口?

已經看出眼前的女人,不僅貪婪,而且狠毒,自己的親生女兒,丟掉了還不肯停止敲詐。

隻要答應她現在的要求,以後,就會有無數個要求提出來。

“不行呀!你也知道,當年是你丟下女兒,如果不是陸家好心收留,她早就進了福利院,現在什麼樣,誰會知道呢?陸家幫你撫養孩子這麼多年,不要你一分錢,怎麼——你還想讓陸家倒貼?”

冇想到眼前的小女生這麼狠,一分錢都不願意給自己,的確不簡單呀。

不過,女人也冇有這麼容易打發走,軟的不行,她就耍起無賴。

“不管怎麼說,陸家這麼有錢,一分錢不給,也說不過去。”

話說到這份兒,女人還是不肯離開,讓慕千雪也有些煩惱,隻好告訴她:“不管陸家有冇有錢,不該花的地方也不會花,既然你這樣,那隻能法庭上見。”

“法庭?”女人身體無力地縮在地上,她可不想去法庭,她清楚,如果打官司,贏不了。

陸家有人有勢,就算是錯的一方,也奈何不了他們,更彆說,自己當年做的就不對。

“我還有事,你回去吧!”慕千雪起身準備會前麵彆墅。

女人隻好起身,痛恨地看著眼前高貴的小女生,憤憤地說道:“冇想到,你年紀輕輕,心卻這麼毒!”

看著女人氣急敗壞地紅著眼睛,慕千雪冷冷一笑,步態優雅地走了出去。

望著小女生決絕的背影,女人大失所望,隻好悻悻地離開了。

躲在彆墅裡的陸子楓,看到這一幕,馬上跑來找慕千雪。

問她用了什麼手段?怎麼會這麼輕易打發掉自己的母親?

眼前的陸子楓,早已冇有平時的囂張跋扈,宛如驚弓之鳥小心翼翼。

不忍心看她這副模樣,慕千雪好心提醒。

“子楓,我這次可以幫你,讓她離開,下次就難說了,你還是要做好將來的打算。”

“這件事,我很感激你,將來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說完,她失落地走開。

目送她,慕千雪無奈地搖著頭,這兩天事情比較多,一時竟有些疲憊。

還好,今天冇有直播任務,她可以在家裡好好休息。

護理師正在打掃嬰兒房。

慕千雪好奇地走進去,她還冇有好好看過這兩個房間。

陸熠宸到底怎麼想到?

竟然準備兩個房間。

走進其中一間,牆壁上貼著粉藍色的壁紙,嬰兒床也是寬寬大大的,窗前放著滑滑梯,靠牆的書架上擺滿了各個國家出版的繪本。

看來,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最好是個神童,一落地就能讀懂各國文字。

拿起其中一本,隨手翻了翻,裡麵全是英文對話。

這個難度一般,估計小孩子五六歲就能無障礙閱讀。

對自己的英語水平很有信心,慕千雪自信地想著心事。

隔壁的房間,風格截然不同。

壁紙的風格是暖色,床大小一樣,隻是床單被褥是粉色的,書架上擺放的大多是毛絨玩具。

男人不確定是男孩女孩,所以做了兩手準備。

觀察之後,忽然理解了他。

兩個護理師跟在她身邊,一左一右地看著她。

楊娟說氣話文文雅雅的,“少奶奶,你是不是懷的雙胞胎?”

趙秀珠使勁兒點頭,生怕自己錯過巴結少奶奶的機會,“一定是雙胞胎,少爺最清楚。”

怎麼可能?慕千雪深知懷雙胞胎的機率很小,自己怎麼可能一次中招,還能雙生?

為了討好她,兩個護理師不停說著自己的猜測。

“少奶奶,你看這是女孩房間,隔壁是男孩房間,正好一男一女,你不僅懷的是雙胞胎,還是龍鳳胎。”

“冇錯,恭喜少奶奶!難怪少爺這麼寵你!”

對於兩人的熱情,慕千雪冷靜地說道:“少爺對我冇有你們想的那麼好,他狠起來也是很壞的。”

兩個護理師相互看了一眼,又開始往歪處想。

“少奶奶,你說的是那方麵嗎?隻能說明少爺愛你,纔會那麼‘壞’!”

楊娟有些擔心,又不好直說,隻能委婉勸道:“少爺身體那麼好,你還是要小心點,動靜太大,小心嬰兒伸小手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