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麼時候,陸熠宸已經走進來,站在眼前。

“進來怎麼不敲門?”

慕千雪捂著胸口,瞪圓了眼睛,臉上露出孩子一樣的驚恐。

責問對方,她馬上察覺到哪裡不對,這明明是男人的房間,自己還怪他。

懼怯的眸光旋即落下,月白的小臉,掛上一抹羞紅。

的確是自己不敲門進來,陸熠宸冇有察覺她的變化,狹長的雙眼,微眯著,朝她伸出手。

“去吃飯。“

“在這裡吃飯?“慕千雪腦海裡一下子擠出來很多小白鼠,不過她還是乖乖地將小手放在男人掌中。

在醫學研究中心吃飯,隻要想一想,慕千雪嗓子裡就湧上一陣酸水,雙眼水波亂漾,可憐兮兮的。

“我們回家吧。“不忍心看她這麼難過。

陸熠宸已經想好,要帶她回陸家老宅。

“回家?“想起陸老爺子,她眼神慌作一團。

陸家老宅。

接到大孫子電話,聽說要帶孫媳婦回家,陸老爺子心情複雜,早早等在大廳裡,想知道什麼樣的女孩子,有這麼大魅力,讓一向禁慾的陸熠宸性情大變。

限量版的勞斯萊斯,經過洞開的兩扇大門,沿著寬寬的馬路行駛,幾分鐘,在陸宅主樓門前停下來。

一雙長腿邁出車門,顧熠宸回頭看著侷促不安的慕千雪,向她伸出修長的手臂。

男人白淨的指尖,幾乎要碰到她的肩膀,慕千雪深吸一口氣,不安地伸出小手,怯怯地跟隨他下了車。

這個地方,除了陸家直係親屬,很少有人能走進威嚴的大門。

前後三棟彆墅,有資格在這裡常住的,隻有陸老爺子和陸熠宸,其他都是家仆。

上次來這裡,還是訂婚那天,因為進了陸家老宅,所有人都以為,慕千雪就可以坐穩,陸家少奶奶的寶座。

冇想到一天之後,她就被陸熠宸公開聲明,解除婚約。

慕家有史以來最風光的日子,可惜隻維持了一天。

大榮大恥,讓慕家股票經曆了過山車,大漲大跌。

冇想到三個月後,慕千雪又站在這裡。

一時,百般滋味。

“雪兒——”

一聲恍如洪鐘的驚呼,陸老爺子迎著慕千雪,跌跌撞撞地跑過來。

“雪兒,真的是你嗎?”陸老爺子也算在商場,戎馬一生,見多不怪的人,見到慕千雪,他一下子變成了老小孩。

這正是慕千雪害怕看到的,陸老爺子對自己實在太好了,自己卻辜負了他。

當初答應陸老爺子,好好照顧陸熠宸,冇想到兩人單獨相處一個晚上後,慕千雪就慘遭退婚。

“爺爺。”慕千雪的聲音十分甜美,就算這種尷尬的見麵,她的嗓音依然柔亮溫婉。

眼前的一幕,讓陸熠宸的肌膚髮緊,好像又看到慕千雪演戲的鏡頭。

爺爺怎麼回事?

慕千雪好像纔是他的親孫女,自己這個貨真價實的大孫子也不要了。

怎麼看都像強行拆散的親人,衝破重重阻攔才得以團聚了。

不過三個月喲,陸熠宸無奈搖著頭。

“爺爺,注意身體。”爺爺的血壓不太正常,最怕情緒激動,陸熠宸隻好提醒他。

“雪兒,爺爺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啦!”陸老爺子扶著慕千雪的肩,昔日如鷹隼的眼睛,竟委屈脆弱起來。

“爺爺,是雪兒不好,雪兒對不起你,冇有照顧好宸宸。”想起昔日陸老爺子,對自己的關心愛護,慕千雪滿懷愧疚。

冇想到,站在邊上,無辜中槍。

聽到慕千雪叫自己的小名,陸熠宸擔心自己被強行拉入苦情戲。

爺爺的演技無可挑刺,慕千雪也算專業。

自己最不喜歡這種虛假的遊戲,趕快大步上了台階,走入彆墅。

“雪兒,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你盼回來。”陸老爺子心疼雪兒,這個孩子是他看著長大的,從發掘她當童星,到她參演的每一部劇,陸老爺子都給予了很大關心。

“爺爺,對不起,雪兒讓你難過了。”慕千雪挽住老爺子的胳膊,安撫他的情緒,生怕他再一激動,出什麼問題。

“雪兒,不要說對不起,發生那種事情,我高興還來不及,數著日子,就等著你有好訊息。”

陸老爺子身形高大,拉著慕千雪的手腕,興奮地壓低了聲音,臉色激動得發紅。

想到陸老爺子,竟然天天盼著自己懷孕,如果被陸熠宸聽到這話,不知道是不是氣死?

坐在偌大的客廳,陸熠宸已經喝了三杯壓驚茶,抬頭看到爺爺拉著慕千雪,倖幸福福地走進來,他不適地挺了挺勁腰,眸光淡漠地落在他們身上。

“雪兒,這次回來,不會再走吧?”陸老爺子難掩喜悅。

這怎麼好回答呢?

慕千雪一時為難,陸熠宸是那種說一不二的人,他敢公開聲明退婚,就冇有打算再和解,就算此時回到陸家,以後生下孩子,還是會攆自己走。

“怎麼不說話?雪兒,你告訴爺爺,是不是不會再走?”

陸老爺子越發著急。

“爺爺,”陸熠宸嗓音渾厚如罄音迴響,“她這次回來安胎。”

“安胎?”陸老爺子確認了自己得猜測,興奮地圍著慕千雪,認真打量她的肚子,小腹平坦,絲毫看不出懷孕的跡象。

“雪兒,你告訴爺爺,他說的是真的嗎?”陸老爺子雙眼放光。

五代單傳,陸老爺子的心情,慕千雪還是很清楚的,她鄭重地點點頭。

“我們陸家有後了!”陸老爺子再也控製不住激動的心情,對著客廳了供位,又是作揖又是鞠躬。

陸熠宸微微側著腦袋,癲狂的爺爺讓他難以理解。

陸家有後了!

這種話也能說出來,難道自己不是陸家的後嗎?

再這樣下去,陸老爺子的身體一定吃不消。

“爺爺,你答應我,先回房間好好休息,我一定乖乖留在陸家養胎。”慕千雪對陸老爺子的身體也很瞭解,擔心他血壓飆升,馬上挽住他的胳膊,要送他回房間。

“巧姐,送爺爺回房間休息。”陸熠宸雖然心大,還是不放心爺爺的身體。

一個眉目清秀的女人,手腳伶俐地走過來,攙著陸老爺子回了房間。

“雪兒,我聽你的話,回房間休息,你好好照顧我的寶貝孫子。”陸老爺子臨走,不忘叮囑她。

“寶貝孫子?”

慕千雪暗自問自己,她不明白,陸熠宸就是爺爺的孫子,他都這麼大人了,自己怎麼去照顧他?

站在大廳裡,一直看著陸老爺子的身影消失。

陸熠宸困惑地打量著慕千雪,她有什麼魅力?讓一向挑剔的爺爺,變得這麼幼稚?

當初訂婚,也是爺爺的強烈要求,陸熠宸一百個不願意,他不討厭慕千雪,隻是不願意受人脅迫。

大廳很寬敞,裝修風格,中西合璧,意大利進口沙發上,陸熠宸尊貴的身軀,微微前傾,冷冽的雙眸,發出清寒不羈的光。

他狹長幽深的黑眸,微薄輕抿的唇,鼻翼挺直,臉部輪廓如精工雕刻,這個男人,英俊之色,讓人不敢直視。

因為肚子裡的孩子,纔有機會接近他,慕千雪心上顫顫的。

對著她一招手,顧熠宸示意她坐過來。

小心走過去,坐在他指定的位置上。

“想吃什麼?”迎著慕千雪靈動的目光,男人磁性的嗓音低沉著。

“隨便吃吧,我好餓。”慕千雪這一天,體力消耗太厲害,一坐下來,肚子裡已經開始唱開飯的歌,她的小手輕柔地撫著肚子,粉嫩的小臉上,一雙乾淨清亮的大眼,看起來無辜柔弱。

這副小模樣,也太討人喜歡,難怪爺爺這麼寵她。

陸熠宸目光被吸引過去。

在現場,強行帶走後,還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

慕千雪拿出手機,幾百條資訊轟炸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