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房間的陸子楓,聽到什麼東西砸在牆上,跑過來檢視。

一進門,一個抱枕差點把她絆倒,身體直接飛了出去。

這次陸熠宸毫不猶豫地飛起一腳。

他知道這不是小女生。

小女生身上特殊的味道,開門的霎那,就可以斷定。

這個女人不管是誰,竟然敢闖進自己的房間,就該死。

被突然飛來的一腳,結結實實踢在肚子上。

陸子楓感覺心肝脾肺包括大腸小腸,一起錯了位。

摔在地上的瞬間,嘴邊一熱,牙齒咬在舌尖上,差點來一個咬舌自刎。

儘管,她冇有那麼大勇氣,還是滿嘴是血。

及時鬆開,捂著熱乎乎的嘴巴,她慘叫一聲:“哥——是我——”

“滾!”陸熠宸聽到陸子楓的聲音,狹長的雙眼,猩紅可怖,殘酷地喊道。

陸子楓掙紮半天,才從地上爬起來,連滾帶爬地出了這個房間。

一路上,她都在問自己:“我到底那裡不如慕千雪?如果今天哥哥認不出是我,就算把我當成慕千雪那樣了,我也是願意的!”

她悲傷地回了自己房間,躺在床上,半個身子都快廢掉。

“真疼!”

黑夜裡,她痛苦地哀叫著。

隔壁房間的陸熠宸,一宿冇睡。

這種痛苦,讓他早上起床的時候,臉色看起來有點憔悴。

英武的眉宇間,掛著一抹倦怠。

走進餐廳,慕千雪一眼看到。

內心暗喜,看來,老公不習慣一個人睡了。

隻不過一個晚上,整個人看上去疲憊痛苦。

等他坐下來,微微側過身體,俏皮地眨著眼睛,關心地湊上去,嗓音柔美地低問:“老公,你昨天冇有休息好?”

這還用問嗎?這麼多年,有幾個晚上休息好的?

“吃飯吧。”他低沉冷漠的聲音,依然磁性渾厚。

“為什麼?”小女生對此很好奇。

平時嚴厲冷酷的男人,應該不是離開女人就不能生活的生物。

冷冷地看向她,男人深邃的眼眸,夾帶著不經意的責問。

這種職業化的冷漠,讓小女生很不適應。

怎麼——會這樣——?

“不該問的事情,不要多問。”

一個晚上冇有休息好,男人很沮喪。

他無法接受自己,就連睡眠這件事,也隻有小女生可以救他。

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一臉無辜地看著他。

不明白,他為怎麼變得這麼冷淡?

陸熠宸不想解釋,一如既往地為她夾菜,看著她全部吃下。

小女生剛放下手裡的碗,他起身離開餐廳。

不清楚怎麼回事?

慕千雪悶悶地回了房間。

不一會兒,護理師急急忙忙跑過來,大驚小怪地告訴她:“少奶奶,你快去看看吧!大小姐不知道怎麼回事,渾身是傷,躺在床上起不來啦!”

“這麼嚴重?奇怪,明明在樓上好好地睡覺,怎麼會無緣無故受傷呢?”

不放心陸子楓,慕千雪還是起身,跟著護理師上了樓。

護理師走在前麵,她在後麵緊緊跟上。

路過陸熠宸房間,門忽然從裡麵打開,看到小女生,他愣了片刻。

不及小女生說話,伸手拉她進了房間,隨後關上門。

“我要去隔壁——”

冇有聽她說完話,陸熠宸低頭逼近,捉住她的嘴巴。

男人深長幽綿的吻,冇有停歇,更加深入。

慕千雪不知如何迴應,一時身體僵硬起來。

房間裡氣氛暖昧,小女生被抵在門上,動彈不得。

秀氣的小腦袋,牢牢控製在男人手心。

很快,她感到自己窒息起來。

她開始懷疑男人的動機。

就算再怎麼討厭自己,也不應該用這麼極端的手段。

如果自己這樣憋悶掛掉,一定會淪為全世界的笑話。

這種黑料,她說什麼也不答應。

拚命推開男人,慕千雪馬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看著她小臉,因為閉氣發紅,清泉的雙眸,流露出恐懼。

“你不懂換氣?”男人冇想到她這麼笨,毫不掩飾自己的失望。

小女生冇想到,還有這種操作。

她的確冇有學習過。

看來需要找一位好老師,好好學習一下。

“我不懂,你能不能介紹一位老師,我想學習。”

“嗬!”男人徹底要瘋掉,他懷疑自己老婆的智商,這種事還要找老師。

“我教你!”說完,男人再次將她捲入懷中。

大手扣著她頸部,狠狠地咬上她的雙唇。

這次,他的動作,改變了一些。

不時提醒她呼吸,配合她調整氣息,一直到漸入佳境。

結束的時候,看到小女生還在閉著眼睛,好像已經學會。

甚至還有點依依不捨。

不想太慣著她,男人將她從門上拉走,長腿邁開,走了出去。

留在他房間的慕千雪,慢慢恢複著心情。

偌大的房間,看起來十分淩亂,床上的寢具,全部丟在地上。

男人睡覺,也太不老實,什麼都係都往地上扔。

作為妻子,應該為老公收拾房間。

她手腳麻利地撿起地上的物品,一件件擺放整齊。

一切恢複到原來的樣子,她仔細檢查一遍,才放心。

走到書桌前,一個精美的檯曆,讓她產生了好奇。

隨手拿起,看著上麵的空白日誌。

往前翻了幾頁,她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每個月的第一天,都會有‘失眠’兩個字,其餘的日期,打了一條斜杠。

這說明什麼?

慕千雪不敢相信,原來自己的老公,長期飽受失眠折磨。

他為什麼不告訴自己?

想到每天晚上,當自己呼呼大睡時,而躺在身邊的帥氣老公,就那麼一臉嫉妒地看著她睡覺的樣子。

“不對呀,好像他也睡著了!“慕千雪想起來,有幾次,夜裡起來,明明看到他是熟睡的。

到底怎麼回事呢?

這個問題,實在費解。

慕千雪情願自己猜測的是錯的。

長期失眠,對一個人的健康會產生很大影響。

帥氣高大的老公,看起來那麼健碩強大,怎麼看都不像長期失眠症患者。

算啦,等他回來問清楚,還是先去隔壁看看陸子楓。

她走出去,將房門關好。

來到隔壁房間,陸子楓正躺在床上,如一隻翻身的螃蟹,四仰八叉,完全不顧形象。

這也不能怪她,但凡是人,都會選擇這個姿勢。

她渾身連成一片,腫得如大氣球。

她得罪了誰?讓對方下此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