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陸子楓,身體完全看不出輪廓,皮膚上佈滿淤青,皮下組織腫脹得就像被吹起的氣球。

“子楓,發生了什麼事?”慕千雪驚恐地瞪大眼睛,彎腰看著她。

“我冇事。”要強的陸子楓,不願意讓她看到自己悲慘的樣子,強忍著痛苦,笑著輕語。

她聲音溫柔,勉強忍著內心的痛苦。

想到躺在床上,遍體鱗傷的樣子,陸子楓內心隻有無奈的掙紮。

“楊姐,快點叫司機,送她去醫院。”慕千雪著急地安排起來。

就算陸子楓不說原因,也能看出,她現在亟需就醫。

楊姐答應一聲出去。

拚命搖著頭,陸子楓嗓子嘶啞,求生欲滿滿地叫住護理師。

“求求你,不要去叫司機,我冇事,讓我在樓上休息休息,明天就能起來。”

“這怎麼行?子楓,你放心,我會安排你去最好的醫院。”慕千雪不知道她擔心什麼,懷疑她受傷,可能跟陸熠宸有關。

就算陸熠宸有意打死陸子楓,她也要將她送到醫院去。

陸家權力再大,憑著自己的名氣,還是可以聯絡一家重點醫院,為陸子楓診療。

“楊姐!”陸子楓徒勞哀叫一聲。

楊姐隻聽慕千雪吩咐,早已走出去叫司機。

在陸家,陸子楓悲哀地意識到,冇有自己的地位了。

以前,早上她不起床,樓下的總管就會親自來請求她,安排一天的餐飲以及具體工作。

現在,這個家裡,自從有了慕千雪,大家井然有序。

遇到事情,第一時間想到的人,就是少奶奶。

再冇有人願意聽陸子楓的安排。

甚至,私下,陸子楓聽到很多人在議論她。

有些話,可以說很難聽。

陸子楓卻不敢走過去指責這些人。

在以前,她過去就是一頓狂扇臉,要麼直接攆出去。

要知道,在深東市,就算家政市場,想擠進陸家的人,也是數不勝數。

可惜,現在她什麼也管不了。

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在陸家還能呆多久?

很快,體格健碩的司機,走進房間,看了一眼床上的陸子楓。

站到慕千雪身邊,等她吩咐。

“楊師傅,麻煩你送子楓到省直醫院,確保她安全,一切費用,我來支付。”

擔心陸子楓的傷情,慕千雪嚴肅的叮囑楊師傅。

這個司機,是陸老爺子多年禦用的司機。

可以說對陸家忠心耿耿,平時唯陸老爺子一人是命。

就連少爺要用他,他還要去問問陸老爺子。

現在,他聽慕千雪的話,就像聽陸老爺子安排一樣。

微微頷首,恭敬地答應一聲。

拎起床上的陸子楓,往肩上一抗,挺胸大步地走了出去。

慕千雪趕緊跟過去,回房間取了一張銀行卡,匆匆出去,交在楊師傅手裡。

告訴他,儘管花。

這張卡,慕千雪自己都很少用。

做藝人的時候,她的收入分開存入兩張銀行卡。

一張是她自己開銷,裡麵數額不大,賬上進進出出,冇有多少存餘。

還有一張,就是這張存有她大部分積蓄私人定製的銀行卡。

這張卡,冇有密碼,但是隻要消費,銀行的高管第一時間就會獲得資訊。

這是對客戶安全的保護。

慕千雪冇有想那麼多,這麼長時間冇有收入,常用的卡上冇什麼現金。

省直醫院收費項目很多,大大小小檢查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等到晚上看賬單,果然十幾萬出去了。

盯著手機上的消費資訊,慕千雪隻心疼陸子楓,傷這麼重,還要忍受一項項檢查,造孽呀!

令她想不到的是,這張卡的消費情況,同時有人在接收。

首先接收到資訊的是黎光。

他第一時間將情況彙報陸熠宸。

原來,一直冇有查到慕千雪名下資產的陸熠宸,擔心她有什麼事冇告訴自己,讓黎光密切監視她的身份資訊。

查到這條消費記錄,黎光迅速遞給他一份調查清單。

“省直醫院?!”陸熠宸疑慮地蹙著濃眉。

雖然想不明白,慕千雪為什麼讓楊師傅,送陸子楓去省直醫院,能夠獲得這條資訊,還是讓他很有收穫。

這條小狐狸,終於露出她的小尾巴!

唇角掛著不易覺察的冷笑。

資料顯示,慕千雪這張銀行卡,擁有多重保密係統。

看起來無障礙消費,無需密碼。

其實,消費記錄,詳細地傳送到銀行高層。

這種定製卡,非一般人可以擁有。

就算慕千雪本人,也不具備這種權力。

看來,有人在背後,默默保護她。

這個人,就是幫她辦卡的人。

這張銀行卡上的金額,也解開了慕千雪資金成謎的問題。

足足十五億!

對於陸熠宸來說,這個數額,算不了什麼。

但是對於生活節儉的慕千雪,就不得不值得懷疑。

擁有這麼多資產,從來不置業,名下無車無房。

冇有進陸家之前,她租住在一套位於貧民區的房子裡,麵積不足兩百個平方。

在娛樂圈打拚多年,據陸氏掌握的藝人收入流水,慕千雪這些年進賬,也有十個億。

這些錢,原來被她存在這張銀行卡上。

莫非要用來養老嗎?

想到這裡,陸熠宸忍不住笑出聲。

自己的老婆,竟然存私房錢養老!

慕千雪,你膽子夠大!

鳳眸看下腕錶,到了下班時間。

瀟灑地滑開大班椅,優雅起身,闊步走了出去。

陸家餐廳。

慕千雪一人坐在長長的餐桌前,麵對眼前豐盛的晚餐。

她毫不猶豫地拿起筷子,決定放開胃口大吃一頓。

反正老公也懶得管自己,爺爺早早上樓休息。

老爺子今天很反常,散步回來,就急著回樓上休息。

還安排慕千雪,宸宸回來,千萬不要告訴他,兩人出去散步。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出去散步,對身體好。

難道陸熠宸不想讓爺爺長壽?

正在她邊吃飯,邊胡思亂想的時候。

不妨背後,有人重重地彈了一下她的後腦勺。

“額——疼——”想不出誰在跟自己鬨著玩。

最近家裡的傭人,越來越不拿她當外人。

不僅時不時開玩笑,還玩起這麼大的惡作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