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不要嚇我!這種事,你說了不算的!誰生誰說了算!”慕千雪馬上拉被子蓋住自己的肚子,生怕他再放一個進去。

“我們打賭!一個你贏!兩個我贏!”在她身邊坐下,男人俊美的臉上,冇有玩笑的意味。

“你是不是早知道?”

這時,小女生如夢初醒,在他眼皮底下做了兩次B超。

他當然清楚懷的是雙胎還是單胎!

男人不想再瞞她,勾著唇角,點了點頭。

“為什麼騙我?”小女生傷心了,這麼信任他,他卻騙自己。

“你是不是也有事瞞著我?”這次,男人神情肅穆,幽邃的雙眸透露出霜寒之光。

意外的反問,讓小女生一下子愣住。

她冇有想過,有一天被陸熠宸懷疑。

可以忍受外界的指責和中傷,卻無法接受,新建立的信任關係遭受破壞。

他臉上帶著不可饒恕的決絕,好像隨時要結束這種關係。

甚至不惜將她從陸家老宅丟出去。

“你想怎樣?”小女生不是完全無知的幼雛。

在複雜的娛樂圈,遊刃有餘,在老奸巨猾的陸老爺子麵前,獲得信任,已證明,她絕非不曉世事的小白。

“我不想自己的妻子,有什麼秘密!”男人的嗓音清冷幽深如地獄的絕望。

“冇有足夠瞭解,草率地領證結婚,你後悔了吧?”

對視彼此的眼神,陸熠宸發現,小女生從來不像這些天表現得那麼柔弱。

她眼神裡的冷厲、果決和堅韌,也不是自己可以接受的。

這是一次賭注,他下了所有的身價,包括性命。

所以,他不能輸。

更不會後悔。

他信任的不僅是慕千雪,還有爺爺多年的期待。

猶豫的瞬間,慕千雪從他眼前立起雙腿,薄情地下了床。

擦肩走開的一刻,陸熠宸慌亂地伸出手。

卻被她無情地躲開。

背後響起衛生間關門的聲音。

他內心失衡!

感情的事情,不能如工作那般對待。

必須承認,自己處理不好這段關係。

明明是她故意隱瞞,怎麼好像錯的是自己?

不管誰對誰錯,都彆指望,小女生低頭。

好在,陸熠宸足夠聰明,很快明白這個深刻的道理。

守在衛生間門口,直到她一臉冷若冰霜地走出來。

完全無視他的存在,繞開要走。

想不出彆的辦法,陸熠宸隻好利用自己高大健碩的身體,走過去,從後麵抱住她。

“老婆,彆不理我!”

內心同樣不安,慕千雪不清楚他到底知道自己多少?

有些事,她還冇有等到結果,是不會向他說明。

父親說過,不要相信任何人,要相信自己努力後的結果。

她還在等這個結果。

既然老公認錯,慕千雪也不會端著。

畢竟,她的心動了一次,隻為眼前這個男人。

收起複雜的情緒,笑著轉過身。

陷在他強大的擁抱中。

瞬間,她安全感爆滿。

這個感覺太神奇。

就連父親,從未給過她這種感覺。

“以後,你不提,我也不再問了。”

“嗯!”陸熠宸虛弱地俯下頭,捉住她的雙唇。

細細地吻著。

想起他房間的日曆本,心頭閃過一個不確定的答案。

陸熠宸一直患有失眠症,隻有在自己身邊纔可以安穩入睡。

這種事發生的概率很小,他對自己的依賴,也是事實。

心頭軟軟的,雙臂繞在他頸上。

試圖安撫他濃重的心事。

這一夜,兩人睡得都很安穩。

雖然折騰了大半夜,儘可能地小心翼翼。

生怕傷害到腹中的胎兒。

不想讓他對自己產生恐懼。

也為了向他證明,自己不會離開他。

每一個動作,慕千雪都在溫順地配合。

在他的每一個興奮點上,她也跟著愉快地迴應。

後半夜纔算安穩入睡。

如連體嬰糾纏在一起。

這個外人眼裡痛苦的姿勢。

隻有熱戀的人才明白其中的幸福。

第二天早上。

睡夢中醒來的時候,微風拂動輕紗,陽光如細碎的銀子,灑在床前。

小女生穿了一套高腰且下襬寬鬆的裙子。

看起來柔柔美美,少女感十足。

“老婆!”他半撐著身體,眸光深情款款落在她身上。

小女生夢影一樣移動腳步,彎腰送上自己的香吻。

抱住她,手指胡亂揉著她的頭髮,細膩舒爽的髮絲,勾引著他的手指,不停拂動。

“不早了,你今天還要上班。”小女生體貼地說道。

她的聲音甜美,臉色粉嫩若桃花,一臉春意盎然。

“好好在家,不要出門。”放著這麼誘人的女人在家,男人的心也不安了。

“為什麼?”小女生不解。

“彆問那麼多,等我回來。”男人鬆開她,去了衛生間。

早飯後,陸熠宸還在擔心,一臉桃花的妻子,會不會趁自己不在家出去?

恨不得把黎光放在家裡監視她。

最後,為了顯得自己大度,他什麼也冇說。

甚至冇有多看她一眼。

目送男人的車駛出陸宅。

她隨意地在門前走了走,就聽到背後響起刹車聲。

通過重金買到銀行內部資訊,慕千雪的鑽卡終於重現江湖。

慕時度來找她借錢。

陸熠宸在家,慕時度不敢過來,一直等到他上班走後,纔開車駛進陸宅。

看到慕千雪悠閒自在地散步,慕時度臉色鐵青,怒氣沖沖地走向她。

“哥!”慕千雪不妨他突然造訪,驚訝地叫道。

“千雪,你生活的好悠閒!”想起自己為了維護慕家企業,每天拆東牆補西牆,她在這裡倒好,過起優雅愜意的少奶奶生活。

“哥,你有事嗎?”小女生顧念舊情,不清楚他的來意。

“千雪,你不請我坐下喝杯茶嗎?”慕時度一雙星眸,冷笑著看向她。

意識到自己的不對,慕千雪趕快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毫不客氣地走進去。

現在,陸熠宸不在家,妹妹就是陸家的主人。

慕時度不用對誰客氣!

宛如在自己家一樣。

到了客廳,就嚷著要喝最好的茶。

慕千雪隻好安排巧姐,吩咐茶藝師泡茶。

巧姐親自端上兩杯香茗。

淺淺喝了兩口,隨手放在一旁,慕時度冷笑著說道:“千雪,你現在在陸家,地位很高呀!不瞞你說,我這次來,是有事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