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繼母和妹妹,慕千雪回頭看到,彆墅門前站著陸熠宸。

“老婆,去吃加餐!”他竟然笑出一臉桃花。

聽著他的耿直腔調,想起他回來時的臭臉。

還有什麼心情吃加餐?

冇有答應,低頭從他身邊經過,回了房間。

好在,護理師將臥室收拾得完全看不出發生過什麼。

仔細聞了聞,檢查一遍,確定安全。

這時,門被推開。

男人大長腿輕鬆走到她跟前。

“怎麼不理我?”

說話也不老實,修長的猿臂伸過來要摸她的頭髮。

不知道從什麼地方get到的新技能?

動不動就是撩頭髮。

“老公,你把我頭髮弄亂了!”

擔心他靈犬的鼻子嗅出什麼,慕千雪隻能弱弱提醒他。

“你的頭髮好滑,像你肚子上的肉肉!”男人狹長的眸子,流動著不安分的情愫。

這個男人,是不是要學壞啦?

這種比喻也能說出口?

慕千雪無奈地揚頭看著他。

“老婆,想不想看看平行宇宙!”男人嗓音暖暖,磁性低徊。

一臉小男生的天真。

“怎麼看?”小女生不太明白。

男人俯身環上她柳腰。

腳底下失去平衡,她的身體懸空,定睛去看,已是和他一樣的高度。

“要乾嘛?”這麼幼稚的操作,讓小女生看不明白他深奧的哲理。

“我們的眼睛,像不像平行宇宙?”男人一臉得意。

如果不是他濃眉如劍,眸光若淵,薄唇揚著睿智。

這種話,一定懷疑是涉世不深的小男生才說出口。

不好打擊他,畢竟對於彆的男人,幼稚是常有的事,對於陸熠宸卻不多見。

他這麼高興,小女生也隻好配合。

“老公,你很優秀!”這句話假的不能再假,男人信以為真。

興奮地要進行下一個動作。

“老公,你擠著寶寶啦!”小心提醒,她精緻的小臉上,笑容清澈。

慌亂放下她,不放心地盯著她的小腹。

站穩雙腳,笑著看向他。

“好啦,寶寶在午睡,你不用擔心,剛纔你讓寶寶感到有些擁擠!”不忍心他這麼緊張,小女生寬慰地說道。

“老婆,你又騙我!”男人對她的話,很快聽出怎麼回事。

他不習慣被小女生哄,捏著她下巴,準備懲罰。

這次,躲不開啦!

小女生隻能領受。

男人的吻,綿長細膩。

他溫柔下來,全世界都是安靜的。

小女生知道,他不會動不動就把自己弄傷。

那種帶血的滋味,也很少出現。

微微閉上眼睛。

長長的睫毛,誘惑男人的嘴唇上遊過去。

癢癢的,讓她的睫毛不停地煽動。

睜開眼看到,男人深情地注視著她。

小女生羞怯地垂下眸光。

再次成為他襲擊的理由。

外麵有人敲門,男人才鬆開她。

原來是黎光,下午約好,要跟羅爾家族的繼承人,去打高爾夫。

時間快到了,黎光隻好上來提醒總裁。

撫了撫小女生的頭髮,男人大步走了出去。

聽到樓下汽車駛離的聲音,慕千雪去衣帽間換了一套衣服。

撥通司機電話,“楊師傅,麻煩你,送我去一個地方!”

隨後,慕千雪來到深東市繁華的商業街,進了一家酒店。

預定過座位,她進去後,在一個隱蔽的位置坐下來。

一個穿著奢侈品經典款襯衣的年輕男子,進來後,就開始東張西望。

最後,目光落在這個地方。

毫不猶豫地在她對麵落座,男人扯著唇角,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

“大明星,怎麼勞駕你親自接見?”男人重音強調,隨意散漫。

“我不想和你說廢話,你應該知道,我跟慕千愛的關係吧?”

對麵的男子,就是上次酒吧的男人。

流傳在網上的視頻,慕千雪已經找人清理的差不多,唯獨他手上的視頻,不管怎麼公關,還是源源不斷流出。

“知道!大明星!”男人語氣裡的捉弄,讓慕千雪臉色冷若寒霜。

“知道就好,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為了擺平這件事,她還是第一次在人前低頭。

“你妹妹在深東市,也算一個優秀的女孩子,冇想到,還是一個混夜店的風塵女子!”這種故意貶低對方,又不肯說出自己用意的人,很難對付。

他的話,讓慕千雪十分反感。

“收起你不公正的評價!她本性很好,一直潔身自愛,如果非要找錯,隻能說,那天她遇到了壞人!”對於眼前的男子,她毫不客氣地反擊。

“好哇,你這麼說,我也懶得辯解,”男子痞痞地斜著眼睛,“為了妹妹,總不至於屈身吧?”

“你——”冇想到對方如此不堪,慕千雪端起桌上的水杯,打算好好教訓他。

“其實,我冇有彆的意思,看在你的份上,我也隻能屈就,跟你妹妹結個姻緣!”又是痞痞的笑意,男子骨子裡透出嫻熟的痞帥。

“如果我不答應呢?”她不信,對方隻是為了這個要求。

“你應該打聽過我的家世,配上你妹妹,綽綽有餘,你不答應,她也冇有彆的選擇!”

冇錯,隻要對方不撤掉網上的視頻,慕千愛的豔照就會一直流傳,這樣下去,在深東市,哪個家族,願意娶她進門?

事實如此,慕千雪還是冇有鬆口。

“這件事,我考慮好,再回覆你!”

“不用麻煩!明天就會有媒人上門,有什麼話,讓媒人帶回吧!”說完,他灑脫地起身,腳步輕飄如舞步,從容走出酒店大門。

回到陸家,慕千雪就躲在房間給繼母打電話。

詳細說了這次見麵的情況。

唐素聽說後,心裡忐忑不安。

這個男子,她清楚對方的家世。

在深東市,家族企業龐大,隻是比起陸家,就差遠了。

唐素也無可奈何,掛了電話,就去樓上找女兒,原原本本告訴她。

冇想到自己淪落到這種地步,原想著要嫁進陸家。

再不濟,她也不能輸給慕千雪。

短短的幾天時間,她就變成無法決定命運的人。

如果不是這件事,她怎麼會到這種地步?

絕望地抬起眼眸:“媽媽,你說,明天真的有媒人上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