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電話,小女生在沙發上想心事。

忽然接到男人電話,讓她去會所吃飯。

小女生隻好安排楊師傅,開車過去。

建在森林邊的會所,看起來神秘典雅。

周邊有大片的草坪,溪水流過景觀區,引自森林深處自然水源。

一起流出來的,還有各種細小的魚蝦。

進了大廳,一眼看到等在那裡的黎光。

“少奶奶,總裁在裡麵等你!”

黎光接到她,前麵帶路,去了裡麵的包廂。

進了包廂,小女生才發現,這裡配套設施齊全,餐桌更是大得驚人。

加上慕千雪,隻有三人吃飯。

坐在這麼豪華的餐桌前,不知道要吃什麼大餐?

坐下後,陸熠宸向對麵的羅爾先生介紹了慕千雪。

兩人交談用的是英語。

對方笑著用英語跟她打招呼。

小女生毫不怯場,用自己流利的英語,無障礙交談起來。

她的英語學的很純正,絕對的倫敦腔。

冇有任何郊區方言。

為了不影響演戲,她的英語課,請的都是最好的外教,一對一上課。

羅爾先生是個電影迷。

小女生也很喜歡歐美電影。

從《火車進站》到《一個美國消防隊員的生活》一直談到《海上鋼琴師》

年過半百的羅爾先生,聽得津津有味。

頓時成了慕千雪的小迷弟。

從來冇有人,用這麼通俗易懂,又生動有趣的比喻講過歐美電影史。

“老婆,燕窩好了,趁熱吃!”端起精緻的餐碗,男人心疼地看著妻子。

叫她過來吃飯,不是為了幫他維護客戶。

看她眉飛色舞地講述自己的電影觀點。

男人也想起來,原來自己老婆,還是一個這麼優秀的評論家。

誰敢說她是花瓶,男人第一個站出來乾掉他。

嗓子有些發癢,小女生接過碗,喝了幾口。

羅爾先生,看向陸熠宸,讚許地豎著大拇指。

直誇,“陸總,你太太很優秀,風趣幽默,見解獨到。”

微微頷首,陸熠宸同意他的觀點。

兩人舉起酒杯,喝了起來。

吃了燕窩,小女生不想再吃彆的東西。

桌上的菜,很多都是男人進補的食物。

看到她冇有胃口,陸熠宸讓黎光送她回房間休息。

禮貌打過招呼,小女生款款走了出去。

會所的房間,有陸熠宸專屬的休息室。

進去後,服務人員正在為她放熱水。

等到她進去,所有人退出。

浴缸裡,飄著一層玫瑰花瓣。

洗護用品齊全,都是奢侈品牌。

脫去身上的衣物,小女生泡在浴缸裡。

慢慢放鬆下來,享受著熱水浴。

熱氣蒸騰在身邊,彷彿置身仙境。

徹底鬆弛下來,小女生心情大好。

忍不住哼起歌。

隱約聽到身後有輕輕的合唱。

男人聲音渾厚圓潤,低沉磁性。

明明鎖了門,小女生不解,他是怎麼進來的?

驚慌地回頭去看,男人穿過水蒸氣,已來到身邊。

俯身在浴缸邊,修長的手臂,探進水裡。

小女生不受癢,趕快縮起雙腳。

男人微醺的鳳眸,深情入骨。

動手為她撩水。

女人躲開。

必須承認,男人越來越壞啦!

他手中的水不偏不倚地落在隱秘位置。

小女生匆忙沖掉身上的泡沫,撿起浴巾披上。

回了臥室,換上睡衣。

男人已走過來。

擁著她倒在床上。

“老公,你喝多了?”

男人咬著她耳朵,悄語:“冇有呀!隻是比平時多喝了兩杯!”

說完,頭倒在她懷裡,閉上了眼睛。

此刻的男人,就像一個小男孩,正在尋求庇佑。

小女生抱著他,卻想起心事,“明天,誰會去慕家提親?”

第二天上午,唐素拉著慕千愛的手,如坐鍼氈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昔日,經她的手,裝修得奢華富麗的彆墅,此刻,空蕩蕩的。

隻聽到傭人高聲說道:“太太,小姐,有客人來啦!”

一聽這種聲音,唐素就知道了怎麼回事。

慕家的傭人,經過唐素這麼多年培訓,早就養成察言觀色的習慣。

捧高踩底的做派,如出一轍。

聽到呼聲,唐素彈離客廳,穿過甬長的玄關,迎了上去。

這一看不要緊,她差點尷尬瘋掉。

陸熠宸的媽媽邵燕妮,親自上門。

百感交集,想到自己夢想著將千愛嫁進陸家,現在已是萬萬不可能了。

“親家,不知道你大駕光臨,請原諒我們慢待啦!”唐素擠出一臉討好的笑容。

走過去,拉著她的手,一起走到客廳。

“唐姐,不要客氣,雪兒是我兒媳婦,要說,我早該來看看你!”這種彆墅,在邵燕妮眼裡,實在算不上什麼。

如果不是看在慕千雪的麵子上,她這輩子也冇想過,要來慕家。

一個星期前,從朋友嘴裡聽說,唐素放出訊息,說什麼慕千愛進了陸家。

這件事,讓她吃驚不小。

畢竟她動過讓慕千愛做兒媳婦的念頭。

雖說冇有來及付諸行動,雪兒捷足先登。

在一幫閒得長毛的貴婦那裡,還是留下記憶。

時不時有人打聽,還有人搶著要去說媒。

萬一讓脾氣不好的兒子知道,自己這個當媽的,說不定就被送到國外的某個孤島上,閉關思過。

她可不想過那種與世隔絕的日子。

一聽說慕家出事,她第一時間,就在貴婦圈撇清關係。

自己的兒媳婦不是慕千愛,而是慕家貨真價實的大小姐慕千雪。

聽說纏上慕千愛的男子想要托媒人求婚,她索性趕鴨子上架,第一次當起了媒人。

在沙發上落座,邵燕妮仔細打量著眼前的慕千愛。

這個女孩子,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真是聞名不如見麵。

以前,唐素將她的女兒描繪得如何如何優秀,長相如何端莊漂亮。

今天看了才知道,手機上的照片,應該被精修師修過。

仔細看眼前的女孩,隻見她雙眼大而無神,精緻的小臉,明顯動過刀,隻有身材,還算苗條。

為了推銷自己的女兒,唐素也算費了苦心。

“你瞧瞧這孩子,長得真漂亮,氣質還這麼好!”

邵燕妮不知道,原來她也可以隨口說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