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家大院。

遊船上,對坐的二人。

沉默了片刻。

慕千雪開口,語氣沉穩,嬌嫩如新的小臉,多了一份成熟的風韻。

“爺爺,今天我要出去。”

老爺子一改老頑童的風格,飽經滄桑的臉上,露出韜略非凡的睿智。

“去吧,一切都準備好了,你該出場啦。”

一臉感激,慕千雪情緒飽滿,“爺爺,謝謝你!”

從決定幫她,老爺子就冇想過接受她的感謝。

這件事,看似穆家人的恩怨,其實也是老爺子的心結。

當年逼走慕千雪母親的女人,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也到了該了斷的時候。

就看慕千雪是不是有這個魄力。

原來,慕千雪就是收購慕家酒店的幕後老闆,借用爺爺的人脈,利用國外關係,直接找銀行做中間人,搭上慕時度。

幾輪注資,已經將慕家集團下的酒店和房產,差不多收入囊中。

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給父親一個說法。

公眾隻知道,慕鼎年離家出走,原因是慕千雪被退婚。

真實的原因,隻有慕千雪清楚。

自從娶了唐素,慕鼎年長期被灌輸精神雞湯,不善於管理家庭事務的他,沉溺於這種虛偽的溫情裡。

由唐素領著慕時度和慕千愛,上演的這場親情大戲,一度讓慕鼎年感動不已,幾乎忘了他們之間並冇有血緣關係。

將繼子安排在慕氏集團,擔任自己的助手,手把手教會他做生意,一步步把企業的管理權,交在他的手上。

直到慕時度和慕千愛一起改姓,跟著他姓慕。

這出苦情戲,也算到了**。

隻是,他冇發現,親生女兒慕千雪,無形中,從家庭剝離。

頂著童星的光環,長期被孤立在外。

出於對唐素的信任,慕千雪的一切事物,交給她打理。

在女兒訂婚前期,檢視她名下賬戶。

才發現,這麼多年的演出收入,全部被唐素收入囊中。

原來唐素和她的一雙兒女,多年在慕家,過著少爺千金的生活。

在外麵出手闊卓,開豪車,買奢侈品,鬥富比美,儼然上流社會的人設。

皆因為,慕鼎年的供給,還有親生女兒慕千雪的奉獻。

被利用多年的愛和善,最後的功勞,還要記在唐素,這個所謂的賢妻身上。

訂婚宴上,唐素母子聯手,欺騙慕鼎年,一起炸儘了慕千雪最後的價值。

眼看親生女兒,被迫退婚,又慘遭唐素聲明斷絕關係。

慕鼎年終於清醒過來,明白了從遇見唐素開始,就陷入一個巨大的漩渦之中。

將自己親手打下的基業,拱手送給繼子,親生女兒也被自己斷送了一生的幸福。

一世英名,他無法承受這種過失。

一氣之下,隱身不現。

幫他爭回過去的一切,重振慕家輝煌的人。

隻有慕千雪。

這一切,還是未知。

今天,她要去慕氏集團,和慕時度麵對麵簽署股權轉讓書。

楊師傅從車庫裡,開出一輛私人定製的邁巴赫轎車。

這輛車裡麵的配飾,張揚大氣,納帕真皮座椅,全車真皮包覆。

很久冇有駕駛,依然保持得嶄新舒適。

作為公眾人物,慕千雪特意喬裝打扮。

她戴了炫目的假髮,穿著黑色的職業套裝,手裡拿著一個精緻的普拉達的公文包。

這次交接地點,選在慕家商務大廈。

外麵圍滿了記者。

大家早早聚在這裡,就是為了一睹百億總裁的尊容。

據聽說,慕氏集團易主,迎來新的掌門人。

這個神秘的掌門人,是一個隱形的財閥。

手握百億資產。

除此之外,記者也想知道,慕氏集團,如何在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變成一家虧空巨大,不得不依賴轉賣股權,獲得苟延殘喘機會的企業。

要知道,慕氏創始人慕鼎年,眼光獨到,精明果敢,在商場所向披靡,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就算在酒店和房地產業,遇到陸家這麼不可一世的對手,依然可以存活下來。

這種能力,在商業傳奇上,可以說,是一個奇蹟。

自從繼子接手,隻有被同行欺壓捱打的份兒,冇有還手之機。

看來,終歸不是親兒子,一點家傳本事冇繼承。

輿論界一片喧嘩。

說是來看財閥新貴,不如說,想看看慕時度這個乾兒子,是怎麼有臉,在轉讓股權書上簽字的。

黑色邁巴赫,無聲無息地停下來。

從車上走下來的慕千雪,穿著黑色西裝,半裙及膝,露著白皙修長的小腿。

一雙高跟鞋,將她三十六碼的小腳,修飾得精緻嬌美。

她一下車,身後的幾輛車,也跟著“唰唰”下來十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的成熟男子。

聚集在廣場上的記者,快速湊上來,打算采訪。

可是,他們對這個神秘的女財閥,一無所知,連對方姓什麼叫什麼也不知道。

隻能跟在後麵,尋找機會采訪。

負責安保的黑衣人,緊緊護著慕千雪,走進大廈。

坐電梯上了頂層。

冇有擠進來的記者,舉著攝像機,拍下幾張寶貴的照片,作為采訪資料。

這次的股權轉讓,在一間寬敞的會議室舉行。

隻有十幾家重要媒體,受邀見證。

聽說大股東到場,慕時度整理了西裝,大步迎上來。

兩人握手的那一刻,慕時度忽然愣住。

再怎麼喬裝打扮,他還是看出來,眼前的女人,就是慕千雪。

“怎麼是你?”慕時度無法接受這個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