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吃了幾口早飯,小女生不敢應付太過明顯。

畢竟家裡有男人的眼線,有冇有好好吃飯,一一會告訴他。

手裡的烏雞蛋剛放到嘴邊,一條資訊閃進來。

又是千愛,小女生邊吃雞蛋便點開資訊。

一張照片。

男人那時候青春四射,也許是前幾年,也許是最近幾年。

看不出什麼時候拍的。

因為男人年齡又不大,二十七八歲,打扮一下,妥妥陽光少年一枚。

照片上,就是隨意的穿著。

也是男人很少在生活裡裝扮的樣子。

畢竟,他的霸道總裁人設,不允許這麼幼稚的服裝。

乾淨的精製白T,淺藍泛白的牛仔褲。

360度無死角的盛世美顏,直接吊打歐美小鮮肉。

隻是眉宇間,似乎隱藏著一抹鬱鬱寡歡。

小女生不明白,無論學業和事業,穩穩掌握在手中,可以自由做喜歡的事情,生活裡,冇有人敢對他發號施令。

隻有他一手遮天,為所欲為的霸道。

有什麼事值得憂鬱呢?

太過沉於思考,她忽略了照片上的其他人物。

男人背後,坐著一個混血女孩。

說實話,這個女孩子長得太漂亮啦!

深邃的五官,像極了少女時期的詹妮弗。

粉嫩嬌媚的少女感,被她詮釋得完美極致。

女孩深情的眸光,凝聚在身邊的男人身上。

而男人隻顧專注看球賽,並不關心女伴。

這張照片,最上麵有一行字體標註。

2016年,勇士隊VS騎士隊的賽場。

白嫩的手指,無故地抖了一下。

不過,小女生很快釋懷。

老公這麼帥,有人喜歡很正常呀!

至少說明,自己纔是最有魅力的那個人。

想到這裡,她放下筷子,腳步輕快地走了出去。

外麵的邁巴赫等了很久。

楊師傅永遠不驕不躁,謙遜地為她打開車門。

“謝謝!”小女生款款一笑,身體敏捷地上了車。

“去慕氏!”車上,小女生輕聲說道。

這次,她讓楊師傅選擇了安全通道。

避開記者,直接上了頂層的大會議室。

慕氏的所有高層早已到齊。

公司易主後,第一次總裁會議,每個人心裡都有幾分緊張不安。

走進會議室,小女生的妝容看起來十分成熟優雅。

她穿了一套白色的裙裝。

小西裝配短裙,戴了bobo頭假髮。

穿著挺闊的黑色西裝,楊師傅走在前麵,臨時充當慕千雪的助理。

為她拉開總裁座椅。

慕千雪毫不客氣地坐下。

完全一副霸道女總裁,氣場全開的陣式。

“現在會議開始,在坐的各位,誰先說下公司的情況?”

坐在橢圓形的會議桌前,十幾個高管,猜不透會議主題,緊張地相互觀望著。

“誰負責酒店的業務?”慕千雪冇有耐心等他們。

“慕總,我負責酒店業務。”這個人看起來並不熟悉,看來慕時度當上總經理後,冇少用新鮮麵孔。

“你好,可以先自我介紹一下嗎?”

“你好慕總,我叫張舟,是酒店這邊的臨時負責人。”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公司易主,張舟也是一肚子苦水冇地方說。

“好,我知道啦,你說下酒店這邊,目前什麼情況?”

“慕總,酒店整體需要裝修,因為有十年的時間,配套設施冇有更換,有些地方顯得陳舊破損,餐飲需要重新調整,從衛生情況,到廚師的水準,都有待改進,還有就是營銷方案,不能再墨守陳規,需要變通。”

張舟是個敢於直言的人,他不清楚自己的命運,不過也顧不上多考慮。

掌握的所有情況,和盤托出。

“很好,這個問題,我記住了。”慕千雪已經將這個事情,記在筆記本上。

原來新任總裁,並不是那麼嚴厲。

看起來這麼年輕,大家索性敞開了心扉,將集團內部的問題一一說出。

目前,房產市場有飽和的風險,新開發的幾個樓盤,明顯滯銷。

掌握了集團內部的情況,慕千雪決定散會。

一時也想不出解決的辦法,隻能回去之後,好好整理思路,明天想到辦法之後,再告訴大家。

還冇有走出會議樓層,接到慕時度電話。

讓她到月禪心境吃飯。

聽到這個名字,慕千雪緊了緊濃眉。

這是一家非常高大上的酒店,吃住休閒一體。

接待的也是深東市有頭有臉的人物。

更多的是各地慕名而來的人。

慕千雪對這個地方,冇有多少好感。

首先是菜品太貴,環境的確悠閒舒適,能去的都不是急著吃飯。

更多人衝著這裡的名氣和環境。

要麼談事,要麼商務會議,還有一種食物鏈頂端的男女,目的就不用說了。

不清楚慕時度出於什麼目的,請自己到這種地方吃飯?

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慕千雪有意修複兩人的關係,隻好欣然前往。

到了月禪心境,下車後,就有服務員迎過來,一直將她送到指定位置。

相對於包廂,來月禪心境的人,更喜歡在大廳吃飯。

四周以玻璃為牆,外麵的景觀,分段設計,有椰林南風,有修竹風韻。

微風吹來,禪音靜落。

坐在這裡吃飯的人,也會內心篤定,氣定神閒。

一概煩惱,拋諸腦後。

慕時度背靠方形的廊柱,坐在一張中式的餐椅上。

這裡的靠墊和坐墊,都是厚厚的,十分舒服。

“千雪!”慕時度聲音很輕,夾帶著深深的感情,招手讓她坐下。

“哥!”四目相對,慕千雪又想起僅存的那點親情,心頭暖融融的。

在他對麵坐下來,慕千雪笑著問道:“怎麼冇有讓媽媽和千愛一起過來?”

“改天吧!”問到慕時度心裡去,來這裡吃飯,他跟母親商量過。

包括慕千愛,都清楚怎麼回事。

“千雪,這裡的燕窩堪稱一絕,我為你點過了,一會兒,你一定要品嚐一下,看看跟陸家特供的,是否一樣!”一臉精明的慕時度,興致勃勃地說道。

“哥,謝謝,聽你這麼說,我一定要嚐嚐。”對親情冇有任何抵抗力,冇有想過懷疑什麼。

“對了,你先等一會兒,我去下衛生間。”說完,慕時度邁著長腿,去了衛生間方向。

順著他空落的位置,不遠處就是一片竹林,竹林下,有幾個三四歲的孩子,在做遊戲。

想起自己肚裡的寶寶,以後會不會也這樣可愛呀。

幸福地想著心事。

一抬頭,卻看到前麵的位置上,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