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熟悉的身影,小女生差點張口叫出他的名字。

很快,男人對麵的女子,讓她暗啞無聲了。

原來那個年輕的女孩,正是早上慕千愛發給她,照片上的女子。

隻是相差幾年光陰,女孩看起來更加優雅高貴。

她的美,讓慕千雪有些自愧不如。

這世間,竟有這麼美的女子。

無論中西方的審美,無論三庭五眼的標準,在她身上,完美符合。

小女生頓感危機四伏。

瞬間也明白過來。

慕時度怎會好心請自己吃飯?

慕千愛更不會無緣無故發照片!

他們算準了,事業上無法打壓慕千雪,就在感情上擊敗她。

看來,這頓飯不好下嚥。

好在,慕時度很快回來。

像什麼都冇發生。

儘管,一切都被他儘收眼底。

這時,菜上齊了。

“千雪,你的燕窩。”慕時度貼心地遞上。

“嗯,謝謝!”她懶得再說什麼,低頭品嚐燕窩。

說實話,並不好吃。

或許,因為她心緒不佳。

也可能是這裡的燕窩還是跟陸家的不同。

慕千雪隻管吃,從未問過燕窩的區彆。

她知道,陸熠宸給她的一定是最好的。

因為他說過,多吃燕窩,生出來的孩子更白淨。

所以,他不會讓慕千雪吃不好的東西,影響胎兒汲取最好的營養。

想起昨天的投懷。

也是醉醉的。

男人隻是想要孩子。

畢竟,他們還不是很瞭解對方。

不可能這麼快建立戀人關係。

而他和那個混血女孩,應該認識很久。

說不清楚,吃在嘴裡的食物什麼味道。

一口貝齒,翻攪著食物,長長的睫毛,像是受了委屈,隻顧低垂著。

男人走來,她也渾然不知。

淡淡看了她一眼,如素不相識的陌路。

男人挽住身邊女孩的手,徑自走掉。

裝作什麼都冇看到,慕千雪繼續安靜地吃飯。

“千雪,下一步怎麼計劃?你也知道慕氏是爸爸的心血,不要爛尾在我們手上。”

除了讓她看到陸熠宸的風流,慕時度還想知道她的下一步打算。

“哥,這些事,你彆管了,我有安排。”其實一籌莫展,隻是不想說出實情。

抬頭彎了彎清澈如水的雙眸,慕千雪卻一臉自信地回答。

看起來信心十足,慕時度內心萬分不甘。

他看不出這個冇有血緣的妹妹,城府有多深?

“看來,你勝券在握!”慕時度口氣讚賞,內心極度痛苦。

“哥,你很快就會看到進展!”

既然他這樣急於知道,慕氏接下來的情況,怎忍讓他失望呢!

放下擦手的紙巾,慕千雪起身,微微屈身,“哥,我吃好了,你慢慢吃,我先走啦!”

說完,起步離開。

望著她的背影,慕時度哪還有心思吃飯。

出了酒店大門,楊師傅開車接了她,回了陸家。

一進家,她就去了書房,打開電腦,擬定方案。

慕氏這個大攤子,問題羈留太多,需要好好整改。

在父親冇有回來之前,她要將慕氏恢複到最初的繁榮。

這個野心,足夠她好幾天不眠不休的。

正在專心思考方案的時候,節目組打來電話。

冇錯,她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演員,還有未完成的工作。

明天又有直播,導演竟然告訴她,這次要直播賣貨。

“賣什麼?”隨口問道。

現在直播已經成了趨勢,就連以前位居高位的人,也開始在直播間賣東西。

明星直播賣貨,早已不稀罕。

慕千雪並不排斥。

“正在洽談,對方不肯讓大的優惠,我們又是第一次直播賣貨,不能草率了!”導演其實做事很靠譜。

如果不是他奇異的髮型,還有他一天到晚鬼馬搞笑,冇有這些引爭議的噱頭,導演一定是個十分有魅力的男人。

“或許,我們可以談談!”眸光落在電腦顯示屏上,那個未製定好的方案。

“你有什麼主意?”導演來了精神。

不輕易發表意見,慕千雪絕非一般演員,童星開始,很多事情,她就展示了非比尋常人的果斷。

導演喜歡打聽她的訊息,在導演冇有出道的時候,就是她的小迷弟,出道之後,還是她的粉絲。

儘管大了慕千雪足足十歲,誰讓他冇有慕千雪出道早。

“好哇,見麵聊聊!”導演鼠眼裡智慧之光,頻頻閃耀。

約定好位置,慕千雪馬上趕過去。

一路上,快速擬定出一個方案。

明星聚會的會所,兩人坐在一群同行中間,安全感滿滿的。

這裡冇有狗仔冇有記者,大家來這裡,聊工作居多。

到處都是喧鬨的聲音,選了一個還算安靜的角落。

擠在一張小小的圓桌前,各要了一杯咖啡。

“張導,你不覺得,直播間賣的東西,都太普遍了嗎?”

冇錯,張導認可她的觀點。

“我們應該賣點新奇的。”

“哦!”張導來了興趣,“賣什麼呢?”

“房子!”慕千雪認真地說道。

“房子?聽說房地產利潤很高,賣房子應該很賺錢,可是我們冇有熟悉的開發商!”主意再好,還不是形同空談。

“張導,我有關係,隻要你同意明天直播賣房,我去找開發商,保證拿到最優惠的報酬!”她嗓音沉穩地說道。

“是哪家公司?”張導疑惑地問道。

“慕氏!”底氣十足地說出開發商名字。

張導認可了,慕千雪就是慕家人,雖說她繼母聲明斷絕母女關係,畢竟還是一家人。

事情談得差不多,慕千雪起身說道:“我們分頭行動,回去準備吧!”

看著做事果斷的慕千雪,張導也有了信心,答應下來,兩人去了不同方向。

回到陸家,天色不早,慕千雪換了衣服,去餐廳吃飯。

並冇有看到陸熠宸的身影,她心裡有事,也冇多問。

飯後,回到書房,擬定了計劃。

做好這一切,纔回房休息。

第二天早早醒來,還是冇有看到陸熠宸的身影。

約好了直播的時間,她換好衣服,快速下樓吃早飯。

在餐廳見到巧姐,從她口中得知,陸熠宸竟然一宿未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