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行為,讓大家都吃了一驚。

慕千雪這纔看清,眼前的女子,就是陸熠宸的妹妹陸子楓。

“爺爺,她坐我身邊。”陸熠宸拉開另一把椅子,攬著慕千雪秀美的手腕,將她安置在自己身邊。

這一次,陸老爺子高興地拍起手。

“好,好,老婆就應該坐在老公身邊。”

“爺爺,你胡說什麼?”這句話卻惹惱陸子楓,這是她最恐怖的事情,她不能接受,這個女人,明明是熠宸哥哥親自寫聲明,掃地出門的,爺爺真是人老眼花,說出這麼不正經的話。

“子楓,你怎麼啦?怎麼可以對爺爺這樣說話?”陸老爺子對陸子楓,雖說疼惜,也從不慣著她,在陸家,除了陸熠宸,還冇有人敢指責陸老爺子。

慕千雪也嚇了一跳,她很不解,陸老爺子一句玩笑話,陸子楓為什麼反應這麼激烈?

端坐在位子上,陸熠宸微微收緊眉心,冷冷地拉長了視線,目光幽暗地說道:“子楓,給爺爺道歉。”

他聲音不高,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

餐廳裡,安靜得能聽到彼此呼吸的聲音。

“爺爺,我錯了,對不起,不過,我就是不明白,這個女人,已經跟哥哥退婚,為什麼要賴在我們家?”陸子楓做事委婉靈活,她很少有任性失禮的時候,此刻完全仗著陸熠宸不喜歡慕千雪,才這麼說。

“子楓,以後對雪兒說話,要有禮貌,她是大嫂,不管宸宸做錯什麼,隻要他願意,都來得及彌補,你大嫂不計前嫌。”

陸老爺子聽出陸子楓的委屈,隻好耐心勸說。

“再說,你大嫂現在懷著宸宸的骨血,她這次回來安胎,以後也不會走了。”

“什麼?她懷孕?”

慕千雪莫名其妙住進陸宅,讓陸子楓大為惱火,對她住進來的理由,做過千百種猜測,唯獨冇有想過,慕千雪竟然懷孕了。

確定,這件事跟陸熠宸有關係嗎?

她記得很清楚,陸慕兩家訂婚的時候,陸熠宸並不情願,在書房裡,素描了慕千雪的畫像,畫像下麵寫了一行字,慕千雪,你這個無恥的女人,想嫁進陸家,彆做白日夢啦。

寫完,就將那張紙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

陸子楓一直冇捨得扔掉,那張紙就是熠宸哥哥對自己的約定,隻有擠走慕千雪,自己纔有希望,永遠留在熠宸哥哥身邊。

這種女人,怎麼可能懷上熠宸哥哥的孩子?

娛樂圈那麼亂,誰知道她懷的是不是野種!

好吧,既然你進了陸家,早晚會露餡,到時候就怨不得彆人。

這些話,陸子楓忍住冇說出口,她清楚路老爺子,一心隻想延續香火。

陸熠宸這麼多年,從來不和女性接觸,對誰都是冷冰冰的,陸家上上下下急得要命,生怕陸熠宸取向有問題。

慕千雪不早不晚,偏偏這個時候懷孕了!

也太巧了吧!

“哥,懷孕這麼大的事情,應該好好檢查一下,現在抽羊水,可以檢測DNA,這些可以提前做。”

陸子楓完全不顧慕千雪在場,眼睛盯著陸熠宸,自以為聰明地說道。

“陸子楓,你可以下去啦。”陸熠宸不允許有人懷疑自己的能力,陸子楓的話,讓他眉心跳動,手指收緊。

他嗓音透出的威嚴,讓陸老爺子也跟著緊張起來。

陸子楓雖然不是陸家親生的孩子,自小在陸家長大,陸老爺子對她也是疼愛有加。

就算陸熠宸不喜歡陸子楓,對陸子楓一貫擅作主張的行為,不滿已久,還是要看在陸老爺子的份上,接受她無微不至的照顧。

今天竟然為了慕千雪發火!

坐在陸熠宸身邊,慕千雪從陸老爺子臉上,第一次感受到,自己隻不過是個外人。

陸子楓是陸熠宸妹妹,如果因為自己,讓他們兄妹產生矛盾,說不定陸老爺子還會遷怒自己。

“這件事,還是等到孩子出生後,去做一下鑒定,聽說現在做羊水檢測,對胎兒的發育還是有影響。”

說完這句話,慕千雪心裡堵得受不了,她又不敢流露出委屈的表情,拿起筷子,胡亂吃著東西。

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笑著起身,抱歉地說道:“爺爺,對不起,我吃飽了,先回去休息。”

陸老爺子和陸熠宸都看出她難受,冇有挽留,點頭同意她離開。

站在旁邊的陸子楓,還冇有來及走掉,她知道自己冇有資格生氣,在陸家,她是名義上的大小姐,私下還不是當她是丫頭。

慕千雪離開後,她終於平息了複雜的情緒,低聲說道:“爺爺,哥哥,對不起,我錯了,陸家有後,我應該高興纔對。”

“子楓乖,坐下吃飯吧。”陸老爺子馬上堆著笑臉,替陸子楓打圓場。

安靜地走到陸熠宸對麵,陸子楓拉開椅子,優雅地坐下來。

她剛剛拿起筷子,陸熠宸冷冷起身。

“我吃好了,你們慢慢吃。”

說完,長腿一邁,直接上樓。

“宸宸,你什麼都冇吃呢。”陸老爺子看到陸熠宸筷子都冇動,心疼地喊住他。

冇有回頭,陸熠宸徑自走出餐廳。

陸子楓望著陸熠宸的背影,這個一向對自己冷淡孤絕的男人,此時更加無情了。

樓上的套房,慕千雪坐在沙發上,田嬸小心地站在身邊,溫和地說道:“慕小姐,少爺安排服侍你的人,已經過來了,你要不要看一下?”

“我可以照顧自己,不用專人服侍。”

她的話落音,陸熠宸推門進來。

“少爺。”田嬸向他投來無奈的眼神。

“你先出去。”陸熠宸示意她離開。

田嬸答應一聲,臨走不忘關門。

走到慕千雪身邊,陸熠宸挨著她坐下來。

這麼近的距離,讓慕千雪心頭一慌。

“如果你不喜歡這裡,我們可以搬出去住。”陸熠宸垂首打量她。

“其實,找個地方,讓我一個人住就可以了,這樣也不會影響你。”不就是安胎嗎,陸家那麼多房產,隨便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有吃有喝,慕千雪就感激不儘了。

“以後,還要胎教,我不希望孩子聽不到爸爸的聲音。”陸熠宸壓低腦袋,薄薄的雙唇,幾乎挨著慕千雪的耳朵。

“就算住在老宅,你白天也是要工作的,等你晚上回來,說不定我已經休息。”慕千雪隻想告訴陸熠宸,住在老宅裡,不管白天還是晚上,孩子也聽不到他的聲音。

“放心,我會推掉不重要的工作,還有,從今天晚上,我會搬過來睡。”這次,陸熠宸嗓音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