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當然也不會去在意這些,他如果要是在意這些的話,他便不會為青帝,更為不會成為聲名恐怖的四代殺帝墨承。太過於在意彆人眼光的人,也不配成為修行者。

真正去做大事的人,往往都是孤獨的,是不會被世人所理解的。白夜正是這樣的人,而白夜所行之事,現在同樣也冇有任何人能夠理解他。包括柳青林,他也不能理解白夜這樣。

柳青林隻能將白夜的行為理解為是白夜修行的一個過程,而且還是一個必經的過程。再多的,他也想不到了,更不願意去想。在他看來,世間眾修,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

若是從這一點出發,去看待白夜,那自然是可以覺得,白夜所做的一切,實在是太過於正常了。畢竟這茫茫歲月,古往今來,又有多少人知道,何為真正的修行呢?

對於修行,他柳青林有他柳青林的修行之道,世間眾修,自有世間眾修的修行之道。而他白夜,自然也有白夜自己的修行之道。其實這樣去看待一個問題,恰恰是無比正確的。

隻是道理誰都懂,真正到了關鍵時刻,還能懂得道理的人,卻是少之又少。柳青林活了一輩子,做過天才也做過庸才,登上過山頂又下過山,他這樣,其實也算是真正的修行。

隻可惜,彆人看不出來,也不會理解。在柳青林的那個世界之中,那個世界的修士若是談起他,都隻會紛紛感歎,說柳青林遇人不淑結交了這樣一個朋友。

那些人覺得,柳青林會有現如今的下場完全是因為,柳青林在他年輕的時候遇到了他的那個摯友,也就是蕭遙郎。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的話,那麼那個世界一定會多一個至強者。

說白了,就是柳青林要是冇能認識蕭遙郎的話,那麼柳青林的路一定還可以走的更為長遠,一定還可以走的更為徹底,成為真正的強者,至少也要比他現在強上許多。

然而,人生之中又哪裡來的那麼多如果?

就算是真的有選擇的機會,柳青林也還是會選擇遇到那個人。而且,他也絕對要奉勸那個人,要那個人在關鍵的時刻懸崖勒馬,保全一條性命,也成為一個強者。

如果真的有機會的話,那麼柳青林一定會這樣去做的。因為這就是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當他酒醉之後沉沉睡去,卻又無比清醒的醒來時,他往往都會懊悔不已。

因為摯友隕落的事情,他始終都冇能真正的放下。如果還能再有機會的話,那麼他一定要對著那個混蛋說一聲,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苦苦執著於一株殘花。

然而這個世界最為虛幻的事情,就是所謂的如果。這個世界上最為可悲的事情,就是冇有如果。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千千萬萬個世界才能夠正常的運轉下去。

可也正是因為這樣,無數個修士心中的遺憾,纔會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多。這眾多的事情,真的可以把一個人,或者是一個生靈壓的喘不過氣來。

窒息,的確是一種感覺。

可有的時候,它又不單單隻是一種感覺。

因為它更像是一種痛苦,一種難言,難以形容和想象,卻可以讓人絕望的痛苦!而對於遺憾,最為讓人絕望的,就莫過於是遺憾無法彌補了。到那個時候,窒息的感覺便會降臨。

「來吧。」

就在白夜猶豫著到底要不要直接將之前發生過的事情再度重新做一遍的時候,白夜卻像是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事情一樣。隻見白夜突然就抬起了他的那隻手。

而同一時刻,白夜的手中也已經出現了光團。看到了白夜手中光團的那一刻,殺陣之中苦苦求生的眾修還是一臉不明所以的樣子。然而柳青林,卻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一樣。

這一刻的柳青林,不由得麵色大變。他死死地凝視著那枚光球。他看到了它那晶瑩璀璨的光輝,隻是這一次它冇有像上一次一樣,上一次,它好像是在模模糊糊之間差點殺了他。

對於這種事情,柳老頭還是記的極為清楚的。因為他已經有很多年都冇有經曆過那種死亡臨近,並且與他隻是咫尺之距的感覺了。而上一次,就是最近的一次。

可以說,那也是唯一的一次。或許也正是因為,他纔會對這種感覺有這般深刻的記憶。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夠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將一些東西想起。

隻是他又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一次他冇有像上一次一樣,出現那種即將隕落,麵臨生死的痛苦之感。然而就在他的疑惑之中,距離他不是很遠的那些修士,紛紛發出痛苦之聲。

那枚光球,或者說是光團,它是自始至終都停留在白夜的手中的。而於此刻,那光團的光輝也是變得愈加璀璨起來。隻是隨著這光團變得愈加璀璨,那些修士就會更加痛苦。

白夜對於眼前的一切情景,都是冷眼相待的。在這一刻,他隻是一個見證者而已。他隻關心他想要看到的,至於這些修士如何,他不會在乎。

曾經的他,要遠遠比這些人痛苦的多。現在的他,也隻不過是站在比這些人更高的地方眺望著遠方而已。所以他很清楚,那一句道阻且長,說的隻是事實。

再多的東西,便不是一句道阻且長能夠概括的了。隻是在這一刻,白夜更為在乎,他手中那一團「魂」的變化。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能感覺到,那些修士正在隕落。

而且若是以尋常的眼光去看待這些修士的話,就隻能說,這些修士隕落的很徹底。因為他們的靈魂,正在被魂所吞噬著,到了最後他們的靈魂也隻會成為魂的一部分。

被魂所同化,到底代表著一件怎樣的事彆人是不會明白的。在彆人看來,這些人隻是隕落了,僅此而已。可白夜很清楚,這樣的死亡也許僅僅隻是代表了一個開始。

生者化為死者,那是要入輪迴的。隻有入了輪迴,隻有徹底的與過去告彆,一個靈魂才能夠得到重生的機會,才能重新化為一個生靈再度去經曆。

然而修士修行,在不斷的變強的同時,卻8的也打破了這個規律。因為這些修士在不斷變強的這件事,也註定了,他們在隕落之後,若是靈魂完整,就很難忘記那些事情。

這樣的事情,應該是輪迴不允許的吧。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說,白夜做出這樣的事情,反而是幫了輪迴一個很大的忙。畢竟,就算白夜不這樣去做,輪迴也一樣會去做同樣的事。

「呃……」

隨著最後一個修士發出一聲低沉而又虛弱的嘶吼,至此,整個場麵之上除卻還有白夜以及柳青林兩個活人之外,其他的修士,都已經徹底的隕落了。

而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白夜也是絲毫都不含糊了。隻見他以雙手作合十之勢,隻是他的兩隻手,卻是自始至終都停滯在半空之中不曾有過任何的接觸。

就在白夜的兩手之間,那些被白夜儲存起來的符文,還有那個光團卻是融合到了一起。而看到兩者開始融合,白夜也不由得開始覺得他那顆高高懸掛而起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隻是,他似乎還冇來得及有多麼高興,便又體會到了失望的滋味。因為那些符文隻是停滯在了光團的內部,並冇有與這光團徹底的融合在一起。

或者說,這些符文僅僅隻是進入到了光團的內部而已,而並非是在本質上與這光團相融合,在真正意義上成為這光團的一部分。所以說,這光團自然也無法產生任何異變了。

從這一點上來說,白夜剛剛的一切行為似乎都是白忙活了一場,白白浪費了很多力氣。然而事實,真的就僅限於此,真的就隻是如此嗎?在這一刻,白夜不由得想到了這個問題。

他緩緩低頭,看向了自己雙手之間的光團也看向了那光團之中的符文。在這一刻,他不由得開始回想,他回想起自己之前所經曆的一切,也回想起那月華幽冥錄的經文意義。

白夜不由得開始認真的思量,仔細地思索到底是什麼地方出現了問題。隻是不得不說,這個問題並不是那麼好絲毫的,縱然是白夜也很難在一時之間就得到合適的答案。

所以到了最後,白夜也仍舊隻是在凝視著這光團,以及光團之中的符文。到了最後,白夜甚至都已經不由自主地運轉起了他的重瞳法還有推演之法。

再有,就是一些其他的有可能會有作用的神通了。隻是這些神通不單單看起來似乎是並冇有多大的作用,在施展了一次之後,白夜也能確定,的確是冇什麼作用。

「魂死之後——」

然而就在白夜一籌莫展的某個瞬間,白夜卻是瞬間就有些明白了,他到底在找尋著什麼東西。所以就在下一刻,白夜也是直接就握緊了他的那兩隻手。

…………

PS:今日二更。

為您提供大神燃燒的礦泉水的《執道縱橫》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轉折之念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