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玩命下,幾百人驚心動魄的回到了建築物內,躲避風雪,幾乎人人都虛脫了!

但好在,除周翦有一點小傷之外,並無人員傷亡。

刺啦!

秦懷柔找來了上好的金瘡藥,著急的幫他包紮。

“陛下你忍一忍,都是臣妾不好,若不是臣妾拖後腿,您也不會受傷。”她的玉臉充滿了自責。

周翦坐在椅子上,左手摸了摸她的青絲。

笑道:“朕冇事,就是擦破點皮而已,咱們夫妻之間,不需要這樣。”

秦懷柔感動至極,心想就是為周翦死了也願意了。

哽咽的點了點頭,迅速包紮傷口。

這時候,周翦深吸一口氣,看向了宮殿暗沉的天空,漫天肆虐的風雪,宛如一條條巨龍在咆哮,碩大的石獅子都被吹了起來!

他的眉宇緊蹙,內心擔心無比。

城內的百姓,還有京川三地的那些民眾怎麼樣了?

如此暴風雪,絲毫不比預期弱,除了京城等地,許多小地方的房屋能抗住嗎?

“唉!”

他深深歎了一口氣,大周真的是太多災多難了。

秦懷柔感覺到他的情緒,玉手握住了他的大手,安慰道:“陛下,臣妾相信,一切都會雨過天晴的!”

周翦聞言苦澀一笑,其實他很清楚暴風眼隻是開胃菜,最難的是風眼之後的漫長凜冬。

“好,借你吉言!”

“走!”

“暴風雪來到**了,咱們去後麵躲避,所有人一起走!”

周翦站了起來,往宮殿的深處走去。

“是!”

與此同時,風眼造成的恐怖風雪,已經徹底席捲了京城!

白皚皚的雪,讓視線最多隻有三米,暗沉的風眼,宛如末日降臨。

怒龍狂嘯,吹刮一切!

轟隆隆!

刺耳的凜風聲,響徹天地,一切景物為之顫抖,不少的房屋年久失修,在緩緩的解體,升上高空,或是直接垮塌,冇有撐住。

所有人都躲在建築物內,或是堅固的堡壘之中,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哭喊不斷,祈求著這魔鬼般的一夜能夠早點過去。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足足五個小時過去,天空已經進入了滾滾黑夜的時候,風雪終於小了一點。

但也隻是小了一點,風眼顯然還冇有完全消失。

冇有人知道外麵被摧殘成了什麼樣子,還在等!

就這樣,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

周翦一夜未睡,聽著外麵的風雪逐漸小了,他才帶著人緩緩走出宮殿。

推開門,迎麵而來是刺骨的寒風,讓人忍不住牙齒打顫,繼而入目,皇宮是白茫茫的一片!

甚至天際的儘頭,亦是如此。

群山峻嶺,全部被白雪覆蓋。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來到了北極。

越來越多的人走出了建築物,有老有少,望著這一切,不禁震撼,繼而淚流滿麵。

“我們撐過來了!”

“我們活下來了!”

“暴風雪過去了。”

“這不是夢境!!”

“我等叩謝陛下收留,我等叩謝陛下隆恩!”

“陛下仁義,朝廷仁義,若非陛下,我們這些草芥早就死在了昨晚,請受老朽一拜!”

“......”

激動的聲音,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