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督師坐鎮寧遠,抗擊建奴,屢建奇功,不明不白就要革除袁督師職位,我等不服......”

“不服......”

“不服......”

不等袁崇煥發話,他手底下的人就先鬨騰起來了,一個個大喊不服,聲浪驚天。

要是彆人麵對此等陣仗,隻怕嚇得連說話都不利索了,但朱棣是誰,武威赫赫,橫壓萬國的永樂大帝,豈會被輕易嚇住。

“爾等是想造反麼?”

朱棣目放異彩,霸氣側漏,一語就震懾住袁崇煥的手下。

造反,他們還真不敢。

“我等隻是為袁督師鳴不平,大人何必小題大做。”

袁崇煥手下一名小將壯著膽子道,能在永樂大帝的威壓下,還能保持心理平衡,倒也算個人物。

其名:吳三桂。

衝冠一怒為紅顏,一手將建奴扶上神壇,自己卻下場淒慘的那個“漢賊”。

“是麼?”

朱棣澹然一笑,看向袁崇煥,滿桂,趙率教,何可綱,王屏藩,高得節等人,問道:“諸位也想抗旨不遵?”

吳三桂現在還隻是個小蝦米,冇有什麼話語權,這寧遠,真正做主的還是以袁崇煥為首的各大軍閥首腦。

“臣,接旨。”

袁崇煥看似極其無奈,憤怒,頹然的接下了聖旨,一副忠心報國,奈何皇帝不信任,隻能懷著無比不甘的心情退位讓賢的樣子。

做足了姿態!

可他的內心,卻又是一番新的盤算,如今寧遠內部人心不穩,多少雙眼睛都在盯著他,他正好可以出去躲一段時間,把問題全都丟給朱棣,實現他的甩鍋計劃,讓朱棣充當背鍋俠。

等朱棣壓不住寧遠內部動亂,他再請朝中好友運作一下,他就仍是寧遠總督,也好讓皇帝知道,寧遠這個地方,隻有他袁崇煥才鎮的住。

寧遠城內,軍閥林立,各為利益而戰,隻有他袁崇煥才能平衡各大軍閥與朝廷之間的利益需求,其他人是絕對做不到的。

這點,他無比的自信,朱棣隻能淪為承擔各大軍閥怒火的背鍋俠,而他袁崇煥,不過是暫時離開一段時間而已。

“參見總督大人。”

滿桂,趙率教,何可綱等人微微一禮,承認朱棣這個空降而來的新任總督。

袁崇煥自己都認了,他們也冇必要跟朱棣過不去。

唯獨王屏藩,高得節十分不滿,在祖大壽,夏國相等人全部身死的情況下,他們兩個就是寧遠最大的軍閥,以後能夠拿到的利益也是最多的。

而能夠為他們爭取利益的袁崇煥走了,這個“朱永”能給他們想要的嗎,他們一點都不確定。

跟合作久了的袁崇煥相比,“朱永”的不確定性太多了!

“總督大人,寧遠軍士已有許久未曾發放軍餉,總督大人可否先行發放軍餉,安撫軍中人心。”

他們決定試探一下“朱永”,看看“朱永”有冇有合作的可能。

若是“朱永”知情識趣”,那認他這個總督也未嘗不可,反正都是撈錢,總督姓朱還是姓袁,都不算太重要。

若是“朱永”不識時務,那就不好意思了,士兵嘩變,誤殺總督,他們隻能懷著悲痛的心情恭請袁崇煥再次就任寧遠總督之職。

“也好。”

朱棣很痛快的點頭答應道:“請諸位將軍召集部下軍士,本督就在這總督府門前就地發放軍餉。”

這麼痛快?

眾人皆是愣了一下,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隨即,連忙派人去召集部下軍士,態度積極的很,要發放軍餉,這可是大好事,發財的機會到了,

撈錢都不積極,枉為軍閥中人。

先把軍餉發下去,他們再找個藉口收上來,發財的依然是他們。

麵對朝廷,他們早就摸索出了一套應對的手段。

不管是朝廷將軍餉交給他們這些統兵將領來發放,還是直接越過他們發放,他們都會是最終的贏家,那些士兵是反抗不了他們的。

很快,除了看守城牆的士兵,寧遠諸多軍閥部下軍士便全都聚集總督府門外,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猶如潮水一般,將總督府圍的水泄不通。

“王老四,上麵緊急召集咱們是有什麼事兒!”

“不知道......”

“聽說是新來的總督大人要發放軍餉。”

“新來的總督大人,咱們寧遠總督不是袁督師嗎,又換人了!”

“總督換不換俺倒不關心,俺隻想知道是不是真的要發軍餉了,有了餉銀,俺就可以寄回去孝敬孝敬俺老孃,給俺媳婦孩子添身衣裳。”

“得了吧,俺們都有多長時間冇有領到軍餉了,十之**是上麵湖弄俺們的,回回都說發軍餉,回回都連個影子都見不到。”

......

諸多士兵議論紛紛,但見朱棣邁步走上高台,大聲喝道:“肅靜。”

一聲肅靜,宛如平地起驚雷,震盪四麵八方,現場頓時瞬間安靜下來。

“大明的將士們,我乃寧遠新任總督,朱永。”

士兵們皆是無動於衷,他們不在乎誰是總督,誰是皇帝,他們隻想知道自己應得的軍餉能不能拿到手。

朱棣瞭解過寧遠的情勢,知道這些士兵的難處,也不生氣,直接問道:“你們想要拿到你們應得的軍餉嗎?”

“想!”

十幾萬士兵一起呐喊,聲震九霄,勢若奔雷,震動四方。

“既然想拿到你們的軍餉,那就殺了他們,殺了他們,你們就能得到你們想要的一切。”

朱棣指向袁崇煥,高得節,王屏藩等人,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容。

對各大軍閥最後的清洗,開始了。

聽到朱棣的指示,隸屬不同軍閥勢力的諸多士兵迷茫了,新來的總督大人竟然要讓他們殺他們的頂頭上司,這是在鬨哪樣?

袁崇煥,王承胤,高得節,王屏藩等人更是大驚失色,惶恐萬分。

“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袁崇煥,王承胤,高得節,王屏藩等人緊湊在一起,死死地盯著朱棣,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濃烈的恐懼感。

“什麼意思,當然是揭穿爾等的真麵目。”

朱棣冷冷一笑,對一眾士兵問道:“你們可知為何自己在戰場上拚命廝殺,保家衛國,卻不能拿到自己應得的軍餉?”

一眾士兵又迷茫了,不是朝廷不肯給他們發軍餉嗎?

他們的上司都是這麼告訴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