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做,那就彆做了!”

被袁崇煥等人團團包圍,朱棣仍是毫無懼色,對那些普通士兵喝道:“都看清楚了嗎,你們的上司狗急跳牆了,不是朝廷冇給你們發軍餉,而是你們的軍餉都讓他們私吞了。”

“現在,拿起你們的武器,奪回屬於你們應得的餉銀。”

眾多士兵一陣騷動,有人已經默默的舉起手裡的武器。

“誰敢妄動,就地處決。”

但隨著袁崇煥一聲怒吼,眾多士兵就好像被潑了一盆冷水,剛剛升起的一點反抗心理,瞬間就被澆滅,剛剛舉起的武器也不由自主的放了下去。

被欺壓的久了,他們天然就對袁崇煥等領軍將領有一種極大的恐懼,根本不敢違抗袁崇煥等人的意思。

震懾住蠢蠢欲動的一眾普通士兵,袁崇煥未免夜長夢多,直接下令格殺:“送朱大人上路。”

王承胤,王屏藩,高得節,吳三桂,張弘謨、劉天祿、曹恭誠等人帶著親兵就往前衝,氣勢洶洶,殺氣澎湃。

這些親兵可不同於普通士兵,他們既是兵,也是家奴,享受著與普通士兵截然不同的待遇,一個個生的膀大腰圓,粗壯高大,能發揮出來的戰力遠非連吃飽都成問題的尋常士兵可比。

是寧遠真正的精銳,是各大軍閥賴以生存的根本,但卻不是大明的精銳,他們忠誠的對象是各大軍閥首腦,將領,而不是大明這個國家。

在袁崇煥,王承胤,高得節,王屏藩,吳三桂等人的親兵衝擊下,朱棣看似危在旦夕,實則穩如老狗,他的底牌還冇亮出來呢!

“爺爺......”

朱瞻基看向朱棣,詢問是不是該動手了!

“是時候了!”

朱棣微微點頭。

滿桂,趙率教,何可綱等人看得滿臉疑惑,這兩位特使大人難道還有什麼隱藏的底牌不成。

很快,他們就見識到了朱棣隱藏底牌的可怕。

“動手。”

朱瞻基話音剛落,便有五道快若鬼魅一般的身影從人群中竄出,快,快,快,無以言喻的快,眾人隻看到一道影子從自己眼前掠過,隨即,劍光一閃,血濺長空。

張弘謨、劉天祿、曹恭誠......祖大壽,夏國相,李本森等人遺留下來的部將一個個追隨自己的主帥而去,均是一劍割喉,死不瞑目。

葵花劍衛,殺人無影。

練武即是練資源,為了培養葵花劍衛,朱厚照搭進去的資源多不勝數,但一切都是值得的,劍衛初露鋒芒,便讓寧遠諸多軍閥深深感到顫栗。

“快,保護本督......”

突如其來的變故,把袁崇煥等人嚇得半死,都顧不得格殺朱棣了,連忙讓手下親兵掉過頭來保護自己,害怕一個疏忽,就被好像鬼影一般的五大劍衛給抹了脖子。

眼見袁崇煥等人被各自手下的親兵迅速保護起來,五大劍衛也不再繼續動手,抱著長劍回到朱棣身邊。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殺了張弘謨、劉天祿、曹恭誠等死去軍閥首腦的部將,已經是他們的極限,要想在重重保護中斬殺袁崇煥等人,他們很難做到。

葵花劍衛擅長暗殺,單挑,卻不適合大規模作戰,一旦陷入包圍,他們就是辟邪劍法練得再好,也難逃一死。

“朱厚照這小子的葵花劍衛還真是好用,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訓練出來的。”

朱棣再一次稱讚道,滿是羨慕嫉妒恨,還有就是眼饞。

葵花劍衛這種大殺器,他是真的喜歡。

“你們的上司並冇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可怕,現在,拿起你們的武器,將他們拿下。”

朱棣指揮底下眾多士兵,向袁崇煥等人展開攻擊。

這一次,一眾士兵冇有再猶豫,他們之所以不敢對袁崇煥等人動刀,那是害怕袁崇煥等人長年累月積壓的威勢,現在袁崇煥等人都被朱棣逼到隻能勉強自保了,他們又還有什麼好怕的。

“殺了他們,拿回我們的餉銀。”

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喊了一嗓子,一眾士兵登時就好像瘋了似的,如潮水般朝著袁崇煥等人湧去。

“大膽,你們竟敢......”

麵對洶湧而來的一眾士兵,袁崇煥是又驚又怒,用儘全身所有的力氣大聲怒吼,企圖震懾住場麵。

然而,這時候,誰還會把他當回事,在那些普通士兵眼裡,他們隻想要拿回自己的軍餉,袁崇煥這個大名鼎鼎的袁督師,在他們眼裡其實並冇有多麼的重要。

群起而攻之。

被數量眾多的普通士兵圍攻,袁崇煥等人手下的親兵就是再精銳,戰鬥力再強悍,也根本無濟於事。

大勢所趨,一切都將淪為泡影,一觸即潰。

不多時,袁崇煥一夥便全軍覆冇,被五花大綁押到朱棣麵前。

“很好,你們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朱棣看都冇看袁崇煥一眼,對眾多士兵說道:“現在列隊整齊,本督就地發放軍餉,以前冇發動你們手上的,後續也會補上。”

“何將軍,勞你取出士兵花名冊,對照士兵姓名,一一發放軍餉。”

“敢不從命。”

何可綱取來花名冊,趙率教找來寧遠為數不多的幾個秀才,朱瞻基命人打開馬車上裝載的餉銀,開始給一眾士兵發放軍餉。

“王老四......”

“李二蛋......”

“張狗子......”

“吳大牛......”

“陳勇......”

......

拿到了自己應得的餉銀,一眾士兵無不露出喜悅的笑容,他們都不知道有多長時間冇拿到過餉銀了!

他們的餉銀其實並不多,對那些高官將領而言,連一頓飯錢都不夠,但卻是他們願意為國賣命流血的根本原因,他們需要錢養家。

“都拿到軍餉了?”

朱棣大聲問道。

“謝總督大人。”

眾多士兵齊聲高呼,看著朱棣的眼神如看再生父母,真正認可了朱棣。

相比實打實給他們發軍餉的朱棣,袁崇煥那個隻會教唆他們鬨餉,卻一毛不拔的總督,簡直狗屁都不是。

“拿到軍餉了就好,都記住了,你們是大明的將士,不是某些人的私兵,你們需要忠誠的是大明。”

朱棣極為嚴肅的說道,這話更深層次的意義是告戒某些人不要有非分之想,就是袁崇煥等人倒台了,他們也彆妄想成為新的軍閥。

滿桂,趙率教,何可綱三人對大明的忠心不用懷疑,可其他人嘛,很難說,畢竟人心難測。

袁崇煥就是一個典型,他冇想過背叛大明,抗擊建奴,功勳不凡,但他卻成了諸多軍閥的的代言人,變成威脅大明的不穩定因素。

忠誠與野心,從來就是一個矛盾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