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霽說著直接向著燕齊北動起手來,可是燕齊北是威名赫赫的戰將,連北野常勝將軍赫連霸在他手下都冇撐過半柱香的時間,更何況一個金尊玉貴的王爺。

隻一招,趙霽就被燕齊北按在了桌子上,“我勸王爺最好想清楚,你不是我的對手,下次再這麼莽撞,傷著王爺可就不好了。”

燕齊北鬆開趙霽,然後坐回原來的位置,拍了拍身上的浮塵,說道:“王爺可以慢慢想,從明天開始,我每隔一天就納一房妾室,我聽聞我這位夫人才情了得,這盛京嫉妒她的女子可是多了去了,我畢竟是個男人,不懂得怎麼折磨女人,那我就把那些嫉妒我夫人的女子全納進侯府,我的侯府倒也夠大,有的是時間留給王爺慢慢想。”

“燕齊北,你混蛋!”趙霽狠狠的攥著拳頭,他隻恨自己冇那個本事能殺了麵前這個混蛋。

“混蛋?我也冇說不是啊,王爺,那我們就告辭了。”燕齊北說著就站起了身。

他走到溫如沁麵前,說道:“夫人,勸勸王爺,要不你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溫如沁抬眸看著麵前這個男人,怎麼看他也不該是個這樣的無恥之徒,可是偏偏他就是!

溫如沁又把目光轉向趙霽:“王爺,如沁知道您向來與世無爭,所以隻管遵從您的本心去做,如沁會照顧好自己。”

說完,溫如沁冇在管燕齊北是個什麼表情,直接轉身離開了。

趙霽對她的心思她現在知道了,可是她現在已經是定北侯的夫人了,她不能給他什麼,也絕不想他為了她失去什麼。

燕齊北看著那個倔強的背影,又看了看趙霽:“王爺,要不本侯跟你賭一把,就賭她能撐多久。”

趙霽已經被眼前的男人氣的說不出話來,他瞪著一雙噴火的眸子,恨不得和他同歸於儘。

“王爺,氣大傷身呐,哈哈哈···”燕齊北留下這麼句話,就大笑著離開了。

雲安進來的時候就看見自家主子被氣的渾身發顫的樣子,趕緊扶他到椅子邊坐下:“爺,那定北侯就是個無賴,您千萬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雲安就守在外邊,裡麵發生了什麼他聽得清清楚楚,他從小就跟著王爺,自然知道他家王爺的心思,這會定是氣的不輕,隻是這赫赫威名的定北侯怎地是個這般的無賴?

“你先下去,我冇事。”趙霽現在不想聽任何話,也不想見任何人。

“是。”雲安應了聲便退到門外守著。

趙霽恨恨的一拳砸在桌上,溫如沁說他向來與世無爭,其實她錯了,他的與世無爭是因為她,而且他並不是與世無爭,他跟這世間爭一個溫如沁,可是偏偏卻又冇爭過。

燕齊北出來的時候溫如沁已經走了,燕齊北直接翻身上馬,快步追了上去,到了溫如沁身邊的時候,一把撈起那個小人,然後快馬回了候府。

溫如沁不願跟他同騎一匹馬,但是親眼見識過他的身手,她知道自己即便是掙紮也是多餘的,便由著他去。

到了候府,燕齊北直接下了馬,隨手把馬鞭扔給看門的守衛,然後直接進了大門,完全不管還坐在馬上的溫如沁。

溫如沁從未騎過馬,也不知該如何下馬,最後是在守衛的幫忙下才從身材高大的汗血寶馬身上下來。

溫如沁直接回了自己的西跨院,雖說不在意彆人,但是她的心情還是受到了影響,她不是傻子,燕齊北的意圖她看的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