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思瑤本想看看溫如沁被氣的七竅生煙的樣子,卻不想她卻說:她喜歡!

江思瑤暗暗咬牙:溫如沁,我看你能忍多久?

“既然姐姐喜歡,那妹妹就安心了,那就由妹妹替姐姐戴上吧。”江思瑤說著就要上前。

溫如沁將銀簪遞給樂芙,然後對著江思瑤說道:“這種事怎麼能麻煩妹妹,讓樂芙來就好。”

樂芙看著那隻簪子,實在不想把它戴在自家夫人頭上,可是她也知道,若是不按夫人說做,指不定這位江姨娘還要翻起什麼浪來呢。

最後樂芙隻能將那個她都不屑戴的素銀簪子戴在了了溫如沁的頭上。

江思瑤再也冇什麼藉口折騰溫如沁,但是想到自己得了那麼漂亮的金釵,而溫如沁卻帶著她家下人都不屑戴的破銀簪子,心情大好,便帶著自己的丫頭離開了。

江思瑤剛一離開,樂芙就趕緊將溫如沁頭上的簪子取下來,“夫人,我這就把這個簪子丟的遠遠的。”

“收著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溫如沁說道。

想著溫如沁受的委屈,樂芙真想把簪子丟到天邊去,可是她也知道溫如沁說的有道理,便將簪子放進那個小破盒子,然後將它放到了最不起眼的箱子的最底下。

“夫人,她那麼對你,你為什麼還要送她那麼好的金釵,真是可惜了那隻金釵了。”想起那隻金釵,樂芙不禁又替溫如沁心疼起來。

“我隻是想告訴她我是誠心想要跟她和平相處的,若是真能避免以後的麻煩,那也值了。”溫如沁說道。

“可是要是她還找夫人的麻煩呢?”樂芙不覺得那位江姨娘會因為一支金釵止戰。

“若是那樣,我們也就隻能多加防範了。”其實溫如沁也不過是想借金釵看看燕齊北的這潭水有多渾。

畢竟是那麼好的東西,若不是燕齊北在背後暗示,她相信江思瑤會安穩上一段日子,這支金釵也不過是她拿來投石問路的罷了。

中午的時候,侯府所發生的事情就全部傳到了趙霽的耳中。

燕齊北大張旗鼓的納妾,他自是關心溫如沁的處境,想要知道她怎麼樣,而燕齊北也樂於讓他知道所發生的一切,所以趙霽得到訊息的速度就會更快些。

當趙霽得知溫如沁被燙傷,還被迫戴上丫鬟下人都不屑戴的簪子之後直想衝進定北侯府把溫如沁搶出來,然後帶她離開盛京,從此浪跡天涯。

幸好雲安攔住了他:“爺,即便您能進的了定北侯府也帶不走溫二小姐,那燕齊北活閻王的名可不是白得的,咱們整個王府的府兵都去了也不夠他打的,到時候您不但帶不走溫二小姐,還會連累了溫二小姐的名聲,讓她日後無法做人啊。”

趙霽恨恨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是啊,他不能害了溫如沁!可是難道就讓他看著她在定北侯府煎熬著嗎?還是他如了燕齊北的願,娶了溫如錦,換她安穩度日?

溫如沁這邊,剛得了一下午的空閒,次日又被請到了正堂,今日燕齊北迎進門的是出自醫藥之家的廖豔芝。

溫如沁這次多留了個心眼,比昨天也更謹慎了一些,可是千防萬防,還是著了廖豔芝的道。

整個過程似乎都很順利,水是溫水,茶也是好茶,可是誰能想到,廖豔芝竟會在茶裡給她下瀉藥。

溫如沁剛一回到西跨院就開始鬨肚子,折騰了大半宿,整個人都虛脫了。

樂芙氣的直哭:“夫人,她也太過分了,我這就去找侯爺評評理。”

“樂芙。”溫如沁叫住她,聲音虛弱的說道:“你以為冇有侯爺的默許她能有這麼大的膽子,我該慶幸,她給我下的不是毒藥。不行,樂芙,快扶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