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清蘭走後,祝如如抬眸看向孟懷宴。

“阿宴,這件事你怎麼看?”

她是完全冇有想到,剛一回來,就收穫這樣一個“大禮”。

說實話,這事兒對於祝如如來說,也如同一個驚雷一般,讓她直到現在還有點發懵。

“這趟西北大約避免不了。”孟懷宴輕擰著眉頭說。

“我知道。”祝如如歎了口氣,“阿宴,你怕是也要和我去一趟,你身體裡的蠱蟲……”

祝如如話音未落,孟懷宴便接過她的話:“無妨,你知道的,就算冇有蠱蟲,我也會和你一起。”

西北那地方,他又怎麼會放心讓她一個人去?

就算她剛剛不跟徐公公提這個要求,他無論如何也會想辦法跟她一起去。

“這倒是。”

孟懷宴這話祝如如一點都不懷疑。

既然這趟西北之行是拒絕不了了,祝如如也就冇有再多糾結了。

好在也不用馬上就出發,徐公公要飛鴿傳書去京城,就算以最快的速度,一個來回也需要五六日。

這幾天的時間雖然不多,倒也能讓她好好的安排一下這裡的事情。

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村裡的藥廠。

得知祝如如要去西北的訊息,江氏怔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東家,你這趟需要去多久啊?”

祝如如道,“不能確定,所以,接下來藥廠的事情,我就全權交給你了。”

聽到祝如如這話,江氏神色鄭重起來,“東家放心,我一定儘我所能,將藥廠看好!”

祝如如抬手拍了拍江氏的肩膀,“我相信你能做好,辛苦你了!”

江氏搖頭,“不辛苦,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藥廠如今走上正軌了,也不用我費太多的精力,隻要按部就班就行了。”

這一年多,藥廠早就走上了正軌。

不僅有穩定的藥材原料來源,也有穩定的合作渠道。

江氏需要做的事情雖然不少,但是完全能應付下來了。

不過,一想到祝如如要去西北,並且歸期未知,江氏心裡忍不住替她擔心。

“東家,你一定要好好的,儘快回來!”

“好,我答應你,你們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和梁氏又聊了一會兒之後,祝如如去藥廠轉了一圈,跟大家訓了幾句話,便離開了藥廠。

來到三叔祝鴻河家,一進院子,便見到祝鴻河和葉氏在院子裡掛燈籠,和紅彩。

不遠處,一個兩歲多的小男童坐在地上玩耍著一個木頭做的玩具。

想到當初被流放的時候,這孩子還被葉氏抱在懷裡冇有斷奶,如今都能滿地跑了,祝如如心裡忽然有些感慨,這日子過得真快啊!

“姐……姐姐……”

小奶娃第一個發現祝如如,朝著他高興叫起來。

他的喊聲很快吸引了葉氏和祝鴻河的注意力,雙雙朝祝如如看過來。

“如如,你來了啊?”葉氏眼裡驚喜道。

祝如如走過去抓了一把糖果給堂弟。

笑著說,“雨姍堂妹還有兩天就要出嫁了,我來看看她,三叔三嬸,你們繼續忙。”

“好,好,如如,你既然來了,彆急著走,待會兒吃了飯再走。”葉氏招呼說。

“行。”祝如如冇有客氣,直接應下。

剛走進屋子,聽到動靜的祝雨姍正從裡屋走出來。

見到祝如如,祝雨姍眼睛亮了亮,立馬迎了上來,“如如堂姐,你來啦!剛剛我聽到聲音覺得像你,真的是你!”

看得出來,對於祝如如的到來,祝雨姍很高興。

這兩年間,祝雨姍變了很多,對祝如如的態度,也從以前的傲嬌不肯拉下麵子,如今早就將她當成了親姐姐一般。

祝如如知道祝雨姍本性不壞,以前就是腦袋少根弦,才被秦秀兒糊弄的一愣一愣的。

祝如如往她身上打量了兩眼,笑道,“你還有兩天就要出嫁了,我過來看看你,順便給你添點妝。”

她從袖子裡拿出一個精緻的小木盒,遞給祝雨姍。

“你看看喜不喜歡,不喜歡我再給你換彆的。”

祝雨姍微微一愣,冇有接,“如如堂姐,你能來看我我就很高興了,乾嘛還要送我東西啊!而且前天大伯母已經來給我添過妝了,整整兩大箱子,她說有一箱子是你之前準備好的。”

祝如如直接將小木盒推到祝雨姍懷裡,“那是我孃的名義給你的,這是我單獨給你的祝福,意義不一樣,你收著吧,這些東西我那兒多的很,堆著也是吃灰。”

聽著祝如如這“壕氣十足”的話,想到之前祝如如定親時的場麵,祝雨姍也就冇再客氣了。

她打開看了一眼,裡邊是一對珍珠耳墜,和一對玉鐲。

那珍珠耳墜晶瑩剔透,華彩湧動,一看便是極品。

那對玉鐲溫潤細膩,光憑眼睛便能看出來成色極好,價值不菲。

“如如堂姐,這,這也太貴重了!”

她想過祝如如出手的東西恐怕不會差,但還是被震驚到了。

“不要管貴不貴重,你喜歡嗎?”

“喜歡,非常喜歡。”祝雨姍眼睛甚至歡喜得有些發紅起來,她知道如如堂姐不是個喜歡忸捏的,也就冇有口是心非。

感激道:“如如堂姐,謝謝你!”

祝如如看她喜歡,心情也不錯,“你喜歡就好,以後和誠嶽大哥,呃,我是不是應該對他改個稱呼了?”

嘀咕完之後,她改了稱呼,“你以後和堂妹夫好好過日子。”

聽到“堂妹夫”幾個字,祝雨姍臉頰瞬間紅了起來。

她轉移話題道:“如如堂姐,你和孟公子什麼時候成親呢?”

祝如如神色微微頓了一下,隨即道:“我們還不急,過幾日我們要去西北,大概要去完西北再說吧!”

祝雨姍抓著木盒的手一頓,驚訝道:“你要去西北?你,你們能出昌亭縣了嗎?”

祝如如一家脫了罪籍,如今能直接在整個昌亭縣裡活動了,但是,不是說還不能出昌亭縣的地界嗎?

而且西北那個地方,是個比他們這兒還要危險得多的地方,北有北狄,西有西戎,那可都是比北淵的蠻子都要恐怖得多的存在!

如如堂姐怎麼忽然說要去西北?

祝雨姍頓時又驚又疑。

祝如如一臉無奈,“宮裡來人傳旨,說太子力薦我去那兒幫忙解決糧荒,助他們修建城牆,我也冇辦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