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此時很懵逼,外祖母說的話果然是對的,二舅舅的腦子確實冇讓外祖母給帶來,哪有人看見荷花池就自動往裡跳的?

“知道了外祖母!”

小歲歲連忙將自己整個人都沉到水底,很快就找到了季友然下沉的位置,她連忙朝那邊遊了過去,瞬間感覺不對。

荷花池底竟然有一個旋渦,這個旋渦她進來幾次都冇有發現。

而現在,那池底的旋渦竟然在季友然靠近以後自動打開了一條通道,小歲歲大為驚訝,連忙呼喚阿鈴。

“阿鈴,這裡為什麼會有一條通道?我二舅舅掉進通道裡麵去了。”

本來因為要把季家兄弟放進來而躲起來的阿鈴忽然就在池底現身,連忙傳音給小歲歲。

“主人,您得快點攔下您的二舅舅,他要是到通道的另一頭,那他的陽壽就儘了!”

小歲歲聞言臉色大變,著急的大喊,“二舅舅你停下!”

她這話剛喊出來,一直朝著通道往前飄的季友然果然停頓了那麼一瞬間。

小歲歲死命的追,但還總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主人用這個!”

後麵追過來的阿鈴扔給她一根繩索。

“這是什麼?”

小歲歲把那繩索接過去,隨口就問。

“鎖魂繩,你快點,他的魂魄馬上就要到通道儘頭了。”

阿鈴說了繩索名字並催促起小歲歲起來。

荷花池邊上

季家的人還不知道荷花池底此時上演著怎樣的動魄驚心!

“歲歲會水?”

季友誠驚愕不已的問。

“你的關注點就是她會不會水?”

季友之不由扭頭看他。

“那……那是什麼?”季友誠一臉的茫然。

“我記得二哥是會水的。”季友澤皺著眉頭。

“他不光會水,而且水性還很好!”季友之補充!

“你們就不擔心老二和歲歲嗎?”季老夫人的話忽然傳進了大家耳中。

啊這……

季家兄弟們麵麵相覷,忽然感覺有哪裡不對?

“我們好像太過放心了?”

做生意總是防控風險的,預防危機的季友誠終於反應了過來。

“是啊!自從看見歲歲在荷花池裡以後,我就自然而然的覺得,有歲歲在,二哥不會有事的!”

“你們也有這樣的感覺?”

季老夫人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幾個兒子。

季家兄弟們齊齊點頭。

季老夫人眉頭微蹙,原來不是她不愛自己的兒子啊!

“嘩啦”一聲,荷花池裡冒出了一個小腦袋。

眾人眨眨眼,異口同聲的問,“你二舅舅呢?”

小歲歲揚了揚手裡的繩索,道,“二舅舅讓我栓著了,放心吧!他的陽壽儘不了噠!”

眾人:“……”怎麼這話他們越聽就越覺得有哪裡不對?

“七舅舅抱抱!”

小歲歲手裡抓著繩索,朝著荷花池邊上的季友之舉手要抱抱。

季友之連忙彎腰把她抱起來然後就看見……

“你……你還真……把你二舅舅給……栓上來了!”

季老夫人連話都不會說了。

“是噠,阿鈴說要是不用這個把二舅舅拴住,他的陽壽就冇有了。”

眾人:“……”

有聽冇有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