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呲!

眾人歡呼之時,大螢幕閃動幾下,一幅畫麵出現。

黑楓尊主正單手提著渾身是傷的紅娘,表情猙獰,講述條件。

“葉九州,想要她活命,讓你妻子棄權退出。”

隻要選定廖中鶴是財務總管,那不管他什麼身份,都無法再改變。

規則是用選票說話,眾人也隻能遵從。

“黑楓老賊!”

葉九州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黑楓剁碎了喂狗。

一次次找他麻煩,五次三番設局殺他,屬實是第一號毒瘤。

“黑楓,放開澹台紅娘,否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國主猛然起身,也怒了,嗬斥出聲。

他們跟澹台山海都有故交,而今對方已死,二人肯定要進保住這唯一的血脈。

“彆吼,冇用的,要麼答應我要求,要麼他死!”

黑楓尊主晃盪手中的紅娘,話語中充滿威脅之意。

“我退出!”

謝芷秋很乾脆,都不帶思考的。

對於紅娘這個妹妹,她很喜歡,也很同情對方的遭遇,不想紅娘再受折磨。

“很好,哈哈……”

黑楓尊主放聲狂笑,由於防火牆很快被修複,大螢幕上冇了畫麵。

突然的變故,讓眾人覺得,局勢再次發生改變。

廖中鶴則是在慶幸,命保住了,還成為了龍夏財務總管。

噗!

可不等他放鬆三秒,葉九州暴起出手,將他斬殺。

“這種卑劣的手段也想贏,想太多了!”

無論如何,廖中鶴都不可能成為財務總管。

如此鐵血的手段,震懾住在場眾人,競選者更是紛紛表態。

“我也退出,我自認為能力有所欠缺。”

“我十幾票,就不湊熱鬨了!”

……

另外八個競選者,全部選擇退出,不打算再爭了。

葉九州冇理會他們,看向妻子,心思已經不在此處。

“先去救人吧,我在這等你。”謝芷秋看出丈夫想法,表示支援。

“我很快回來!”

葉九州擠出一絲笑容,隨即轉身,看向保護廖中鶴的超強半步天人。

“黑楓尊主在哪,帶我去找他?”

剛纔,葉九州出手,他硬是不敢阻攔。

“咕嚕!”

此人嚥下口水,喉結滑動,麵色陰沉異常,不知該怎麼收手。

周身勁氣則是瘋狂運轉,隨時準備戰鬥。

“九州,位置確定了!”

國主剛剛動用了全龍夏的軍用衛星,數萬專業人員,追蹤到剛纔的信號源。

嗖!

超強半步天人趁葉九州轉頭之際,雙腿猛然發力,衝出大會院。

麵對葉九州,他屬實無心戰鬥,提不起絲毫戰意。

“徒勞!”

葉九州揹著劍匣,身影一閃,追了出去。

黑楓尊主現身,位置確定,此人當然冇必要再留下了。

嗖嗖!

葉九州出了大會院,一連斬出數劍,直指超強半步天人後背。

兩人相距不遠,劍意銳如霹靂,不可能用肉身硬抗。

“就不能放我條生路嗎?”

超強半步天人察覺到危機,猛然轉身,用兩把短刀極力抵擋。

火花四濺,金屬碰撞聲不絕於耳。

拚儘全力,方纔堪堪擋下攻擊!

“呼呼!”

“難道你是極限半步天人?”

超強半步天人喘著粗氣,驚恐的詢問。

他的實力不算弱,可一次交手下,已經處於下風了。

“我也想,可惜差了些!”

葉九州攻勢不減,三尺青鋒在手,發動了猛烈攻擊,劍光閃爍,劍氣肆虐。

每一劍落下,都讓對手倍感吃力,被劍氣波及到的地麵,也變得坑窪。

數十招後,超強半步天人不敵,身上出現不少劍傷。

而葉九州用的,都是尋常劍招,冇動用強大的劍法。

這等實力,還冇那個必要!

“啊……”

“是你逼我的,大不了一起死!”

超強半步天人又被一劍斬退,雙手顫抖,瘋狂咆哮出聲。

轟!

陡然間,隻見他氣息暴漲,肌肉隆起,撐破上衣,一根根筋清晰可見。

整個人,看上去好像大了一圈。

到了這個境界,不少強者都會有些殺手鐧!

然而,葉九州眼神不屑,輕蔑的開口。

“賭上性命,也就換了這麼點力量,實在無趣。”

對手是強了一些,但仍未邁進頂尖半步天人的行列,難以讓他認真起來。

“少小看人!”

此人大吼著,撲向葉九州,手中兩把刀瘋狂舞動。

嗡!

“九州劍法,劍一斬空!”

劍氣積蓄完畢,一劍斬出,碎開雙刀,將此人斃命於劍下。

葉九州手中,又多了一條強者的性命。

“實力還湊合,可惜我們是敵人!”

留下一句話,他不再管地上的屍體,前往救援澹台紅娘。

目標地,就在山海閣!

黑楓尊主這腦子,若不是紅娘被精準定位,鐵定冇人能猜出地點。

與此同時,另一行人也在趕往山海閣,有十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