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鯉素對於妖並冇有什麼好感,所以看見兩妖族孩童的時候,目光頓時帶上了幾分漠然之色。

若不是言午閣下在,恐怕她看都不會看這兩妖族孩童一眼。

青衣言午察覺到微妙的氣氛。

他不急不慢開口介紹兩孩童道:「她們兩是狐妖,剛剛出生便被妖族追殺,她們母親為了保護她們死了。」

言午這句話響起的時候,兩狐族丫頭都埋下頭去不語,就連那雪白的耳朵此刻也無精無彩的耷拉著。

青衣言午伸出手摸了摸她們兩丫頭的腦袋瓜,然後繼續道:「我碰巧路過,便救下了她們。」.

雲鯉素看向那兩丫頭的目光緩和了幾分,但也並不友善。

妖族對人族從未有過同情心,她也並不會去同情這兩妖族。

而木夢子倒是好奇打量著這兩狐妖小丫頭。

這兩丫頭還小,但看現在看來也已經是一個即將長開的美人胚子。

若是長大必然成為紅顏禍水,禍國殃民!

果然狐妖都漂亮,古人誠不欺我呀!

青衣言午摸了摸冇有耳朵的那小丫頭繼續道:「這叫瀟湘,是姐姐!」

叫瀟湘的狐妖小丫頭恭恭敬敬的對著雲鯉素與緋夭行禮,她一舉一動都規規矩矩的,顯得十分乖巧。

而木夢子剛剛聽見這名字則是愣了一下,這一秒瞪大了眼睛。

瀟湘!?

這不是言帝的名字嗎!?

想著最後一次與言帝交談的時候,她曾告訴自己將會見到言帝與雨帝。

本以為她會目睹她們的登仙一幕,可不曾想自己居然見到了言帝與雪帝的小時模樣。

不過有一說一,這太可愛了吧!

斯斯文文的瀟湘是言帝,那頂著耳朵的豈不就是雨帝!?

木夢子目光連忙落向頂著狐色的小丫頭,這日後可是一位仙呀!

而青衣言午也隨之看了看旁邊頂著狐耳的小丫頭:「她叫李夢雨,是妹妹。」

雲鯉素有一點不解:「她們居是姐妹,為何名字……」

青衣言午無奈的解釋道:「妖族並不在乎那麼多……」

他還未說完,頂著狐耳的小丫頭李夢雨便插著腰,兩隻小耳朵豎起。

威風凜凜的開口道:「我的名字是三個字,比姐姐厲害!以後我就可以保護姐姐了!」

這句話落下後,李夢雨還露出一顆小虎牙,下巴揚起來,小尾巴跟鞦韆一樣盪來盪去的。

青衣言午則是失語一笑。

而雲鯉素也愣了一下,的確妖族冇有他們人族那般規矩繁瑣。

木夢子則是瞪大眼睛的看著那插著腰,露著小虎牙仰起頭來的小丫頭。

這真的是傳說中從天界殺回來的狠人?

這樣子——不要太可愛了吧!

木夢子恨自己不是實體,不然一定要衝過去抱一下這可愛的雨帝。

而瀟湘則是伸出手敲了敲自己妹妹的頭,拿出姐姐的威嚴訓斥道:「冇大冇小!公子還在說話,你插什麼嘴!?」

原本還得意洋洋的李夢雨,頓時淚汪汪的望著自己姐姐,樣子可憐兮兮的很,這看的木夢子都有一點心痛了。

李夢雨抱著言午的一隻手,淚汪汪道:「姐姐打我!」

青衣言午無奈的看向瀟湘:「無妨,無需對她如此苛刻。」

瀟湘連忙回道:「公子教訓的是,但是若太縱容她,日後定然會給公子添麻煩。」

青衣言午擺手,並不在意:「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