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討論了一起,不過是些閒話。

富嶽抬頭看向了戰場,日差也開啟了白眼,看看到底什麼樣的兒子,能讓天天被老婆折磨的四代火影大人上這麼大火。

要知道富嶽大人,麵對雲隱和岩隱村聯軍的時候,都波瀾不驚啊。

一個兒子,難道比一場戰爭還***嗎?

而放眼望去,戰鬥的現場,越來越雞飛狗跳了。

宇智波大我也加入了戰鬥!

鼬和鬼交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可惜這些在宇智波富嶽的眼中,如同兒戲一樣,讓這位火影大人更加的皺眉了。

冇辦法,如果你常年混跡在高階局中,即便你再菜,但是到了低端局,依舊是炸魚的存在。

何況,宇智波富嶽並冇有那麼菜。

如此,眼前自己兒子和三個混子的戰鬥,雖然大家看著精彩,但落在富嶽的眼中,就是街頭混混鬥毆的強度。

就這,自己那優秀的兒子還處於捱打的局麵。

這說明什麼,說明整個宇智波死於一場街頭鬥毆嗎?

富嶽搖了搖頭,歎息了一聲。

「日差啊,我們去看看吧!」

說著二人動身,準備去見見自己這個冇見過麵的親兒子。

再不去,自己的兒子都快被打死了。

多少那三個混子還給自己麵子,冇有下死手,但是自己再不去,可就說不定了。

戰場上!

宇智波多摩雄的磚襲,如雨點一般砸在了乾柿鬼交和鼬所在的地區,砸的宇智波源質的冰龍四飛。

巨大磚石砸的已經改變的地形再次變化,岩石琳琳!

這二人之間的恩怨多少給了宇智波鼬和乾柿鬼交喘息的機會。

鼬的天照持續的在抵抗冰龍的低溫,而鬼交也動手了。

深藍色長髮,有著跟鯊魚相像的麵孔,兩邊的肩膀處也有鯊魚鰓、膚色及尖銳的牙齒,金色童孔,有著鯊魚老稱呼的鬼交雙手飛速結印。

複雜的結印代表了鬼交施展的忍術絕對不簡單,他可是最正統的忍者啊!

隻見鬼交將自己的武器大刀·交肌融入自己的體內大喊了一聲。

「秘術,交肌融合形態!」

然後鯊魚臉變身成半人魚的模樣,這種狀態下的鬼交可以在水中自由翱翔,並且具備查克拉吞噬與查克拉感知的能力。

這樣多少能適應殘酷的冰域一些,雖然是冰地,但也是查克拉在支援著這種改變氣候的大範圍忍術啊!

能讓鬼交敢如此放肆,自然是對自身實力的自信。

被稱為「無尾的尾獸」,擁有尾獸等級的龐大查克拉的乾柿鬼交,所使用的忍刀交肌便是其強大的關鍵。

隻要被交肌攻擊對手就會被大量的吸收掉查克拉,在戰鬥中對手會因為查克拉逐漸不足而弱化,因此,鬼交的查克拉則會越來越多,屬於遇強則強的類型。

尤其是在麵對像是人柱力這類擁有強大查克拉的對手時,鬼交的能力便能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來。

就是遇倒查克拉越多的人,鬼交就越強。

而能釋放出這種忍術的宇智波忍者,自然不會是查克拉稀缺的角色啊,正是鬼交習慣對抗的存在。

要是那個西瓜頭綠皮男,不依靠查克拉就能施展忍術的傢夥,那是鬼交的天然剋星啊。

此外,即使不依靠交肌,鬼交自身也具備吸收查克拉的能力,而和交肌的融合,在水遁忍術中,鬼交就更如魚得水了。

繁瑣的查克拉結印後,鬼交雙手一拍,大吼了一聲。

「水遁·爆水衝波」

緊接著,乾柿鬼交張開大嘴,跳向空中,將查克拉聚集在喉嚨後朝地麵噴吐足以形成湖泊的水衝,然後穩穩的落在了湖麵上。

藉助冰域的低溫形成了冰麵,鬼交單手拍地水麵,繼續施展忍術。

「千食交!」

鬼交在自身周圍製造出千隻垂直躍起的水鯊魚,飛到半空朝敵人落下,水鯊魚在低溫的加持下,變成了冰鯊魚,衝著宇智波源質和宇智波多摩雄飛了過去。

那密密麻麻的樣子,至少在規模上很唬人。

這可不是好處理的,一個冰鯊魚一旦被打擊,就會則會分裂成1000隻小鯊魚水彈,而一千個一千,就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雨點一般落下的小鯊魚攻擊水麵上的敵人。

一千的一千那就是一百萬,可不是一個小數字,普通人一輩子都攢不下這些錢。

這威力不亞於宇智波源質施展的冰咆孝冰龍千本了。

因為宇智波源質和宇智波多摩雄的內訌,乾柿鬼交秀了一把。實力倒也體現出是個值得認真對待的對手了。

這魚翅可冇有想象中的好吃啊。

見狀,宇智波大我搖了搖腦袋,然後一個助跑,飛奔了過去。

再讓兩個同伴胡鬨下去,不知道會鬨出什麼幺蛾子來了。

這一仗,輸了可是要丟南賀的麵子的,但,贏了也會讓族長大人下不來台,掌握分寸可太難了。

必須要認真對待。

「強製-拋沙」

宇智波大我一隻腳發力,如同綱手的痛天腳一樣,衝著地上就是一腳。

隻是這一腳不是踢人,而是踢地上的沙子,也就是傳說中的打不過就揚沙子。

石林遇冰本就脆弱,地勢的加成讓宇智波大我這一招威力巨大。

大量飛揚的沙子衝向了宇智波鼬的眼睛,簡直是最樸素的對宇智波剋製的手段啊。

比那二代目所謂的「黑暗行之術」可靠譜多了。

果然還是宇智波瞭解宇智波啊!

滅不了火,我就弄瞎你宇智波鼬的眼睛。隻要不打死,應該能給大人一個交代了吧。

「什麼!」

號稱永不熄滅的天照,熄滅了。

飛揚的沙城暴,讓宇智波鼬冇有辦法不閉上眼睛,而失去了查克拉的支援,天照也就那麼回事。

不愧為從冇燒死過人的忍術啊。

如此看來,黑色火焰的天照和普通忍術也冇什麼區彆,普通的火遁再擁有大量的查克拉支援,也冇那麼容易熄滅的。

殺了一整個宇智波一族的天才鼬,終於體會到了宇智波內戰的強度,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麵對宇智波,我不應該一刀一個小朋友嗎?

為什麼反抗的宇智波,竟然這麼有針對性啊。

招招致命!

往往自信的人在失敗後最容易一蹶不振,那就是因為長時間的成功會讓他覺得一切理所當然,而一旦有違他以往的認知,那麼他的世界就很容易崩塌。

這可能就是總是失敗的劉邦能打得過項羽的一個原因吧。

畢竟劉邦習慣了失敗,而項羽卻不能接受任何的失敗。

鼬也是如此。

但現在,榮不多他多反映。緊接著,為了對付漫天的冰鯊魚,宇智波大我高喊了一聲。

「天羅地網!」

雙手一拋,一張查克拉組成的大網,向前方敵人發射出了羅天,這羅天的大網可以對多個目標造成傷害並強製敵人進入束縛狀態。

這可不簡單,甚至是規則上的強製束縛。本該分裂的魚竟然被

網住了。

但漁網撈魚,這不天經地義嗎?

所以,這可以理解。

乾柿鬼交的終極忍術失效了。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然後,宇智波大我衝入了宇智波鼬和乾柿鬼交之間,高喊了一句。

「街頭風暴!」

然後整個人形成了飛速旋轉的狀態,一個召喚空間出現了,各種生活垃圾在召喚空間裡往外冒,讓戰場充滿了毒霧。

從空中向地麵投下毒藥包,毒藥包會向周圍擴散毒霧並緩慢形成毒地帶,並使毒地帶內的所有敵人進入中毒狀態。

這毒霧不致命,卻讓身體不好的人身體更差了。尤其是病秧子宇智波鼬。

本來就差勁的身體,在這樣的領域裡,戰鬥力又下降了三成。

這纔是街頭打架的精髓。

打架都打架,嗶嗶那麼多乾嘛?第一時間讓對方失去反抗的能力,纔是真正的大家。

忍術對轟,那不是大家,那是渲染畫麵。

所以,隻有站著的人才能講道理,被按在地上插黑棍的,隻配高呼牙買跌,不配說話。

「擒月炎!塗毒!毒影針!伏虎霸王拳!霸王拳!毒雷引爆!」

磚頭,影針,水泥管道,拖車,電網等等,都成為了宇智波大我最常用的武器。麵對這樣一個對手時得處處小心,宇智波大我趁人不慎倒地的一瞬間,衝上前來給予無情的重擊。

在宇智波大我眼裡從來就冇有「武德」這個字眼。如何迅速提高戰鬥力,纔是宇智波大我選擇「街霸」之路原因!

學習不好的他選擇了一條捷徑,而南賀容忍取巧。

所有的南賀人都明白,努力不過是一場欺騙,處於被剝削地位的人,那是越努力越心酸的。

而取巧纔是上升的最好辦法。

每一個宇智波都要有一顆走捷徑的心,同時防備不是宇智波的人妄圖走捷徑。

場麵因為宇智波大我的出手,天平有偏向了南和宇智波一方。

宇智波源質和宇智波多摩雄抱著肩膀看著這個出風頭的同伴,不屑的笑了一聲。

「哼,就他想的多!連放水都不知道!」

在賣帥這一方麵,宇智波源質冇有輸過誰。

上一秒還貌似內訌的二人,此刻又統一戰線了,不虧為混子啊,總是這麼牆頭草。

「就是就是,那可是美琴夫人的寶貝兒子啊,不放水弄壞了,族長哪裡好交代,他是個公平的人,美琴夫人可不好交代!」

聽宇智波多摩雄這麼說宇智波源質也點頭道。

「護犢子的夫人,真的是讓人又愛又恨啊!」

漫天的毒霧,裹紮著風沙飛舞,遮擋了視線。

原本計劃打一頓宇智波鼬,然後抓了乾柿鬼交做魚翅的三人組,又偏離了計劃。

三個混子常年和護廷十三番隊對抗,打宇智波內戰還是有一手的。還冇等拿下鬼交,身體虛弱的鼬先挺不住了。

毒霧散去,鬼交褪去了鯊魚形態,喘著粗氣,在一旁恐懼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麵對任何事情,都能冷靜處理的鼬先生,此刻如同一灘散肉一樣被那個不知名的宇智波抓在手裡。

而那個不知名的宇智波似乎對這很坦然。

根本就不當一回事,甚至有些習以為常。

這是多年培養出來的習慣,纔有的態度啊。

怎麼會呢。

驕傲的宇智波大我,拎著宇智波鼬的脖子道。

「鼬,你服不服!」

劇毒入體的鼬,一身反骨的情況下

還有個煮不爛的嘴。

「嗬嗬,逃離了一切的宇智波,你的寫輪眼能看多遠?」

在戰鬥中失敗的鼬,要發動嘴遁了。

「那些對自己同伴刀劍相向的人都會死的很慘……我已經做好了準備,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直到我們死前的那一刻,當死亡降臨的時候你就會瞭解真正的你,這就是死亡的意義,你不這麼覺得嗎?」

鼬已經開始走馬燈了。

本以為自己殺了整族,現在看來,是家族拋棄了自己,這讓鼬五味雜陳。

每個人都會仰賴自己的知識和認識,並被這些東西所束縛著,還將這些東西稱為現實,知識和認識是很曖昧的東西,那個現實或許隻不過是幻覺,人都活在自己所想象的生活裡!

「利用陰謀逃離了陰謀的族人,你們也發覺了優秀也是有煩惱的,有了力量就會被人孤立,也會變得傲慢起來,就算剛開始時被寄予了最大的期望,這就是你們逃離....」

還冇等鼬說完,一個大嘴巴子就扇在了鼬的臉上。

「彆裝逼!!宇智波所在的土地上,隻允許宇智波之神裝逼,你不配!」

這一巴掌把鼬大蒙了,他冇想到會被如此對待。

本以為是一場意識形態之間的對決,無論村子有多麼黑暗,有多少矛盾,我都是木葉的宇智波鼬對戰家族高於一切的宇智波。

這樣高尚的對決,最終要有體麵的。

自己在戰鬥上輸了,隻是思想高低處於劣勢,接下來也對戰誰的想法是正確的了。

怎麼這個贏了自己的家族高手,卻如此的不講武德。

連讓自己說話的權利都剝奪嗎?

「你!哎!」

失敗了的鼬,被扇的冇有一巴掌,卻覺得自己贏了。

我宇智波鼬隻是技不如人,而在思想高度上,自己的高度是宇智波一族永遠也達不到的。

「總是「一族一族」的,你們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所以完全不瞭解我的思想,在玩你們會倒在那的!消失....」

又冇等鼬說完,一個威嚴的聲音出現了。

「鼬,不要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