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軍事院校,讓普通士兵與下層將官也有一個接受培訓的機會!

他們雖然來自於各族、各大家族和各個宗派,具備一定修為和境界。

但是,還不具備正規的軍事知識。

如果我們成立了軍事院校,著重培訓他們大規模集團作戰和團隊配合作戰的軍事知識和能力,在正式進入奇門聖軍之後是不是可以大幅提高奇門聖軍的戰力呢?

同時,軍事院校的建立,又可安置一批傷殘的奇門聖軍將士前去任職,給他們解決一個出路,是不是一舉兩得呢?」

經雲風提議,五大軍事院校的建立提上了議事日程。

這五大軍事院校分彆是平沙、龍鑲、虎賁、狼牙、雄鷹。

之所以其中之一要用平沙命名,這也是因為雲風對故鄉平沙的一份深厚的感情。

平沙軍校建在新平沙城,而龍鑲、虎賁、狼牙、雄鷹則分彆建在沙東、沙南、沙西、沙北四大城市。

每個軍校可容納二十萬人,教官則全部從奇門聖軍中抽調。

其中傷殘人員優先考慮,陣法師優先考慮。

這就給了白龍學院外院學員多一個選擇。

那些感覺無望晉升內院學員資格的人,還可以選擇進入軍校培訓兩年之後,再參加奇門聖軍。

這樣做,便給了白龍學院外院學員以及各族各大家族、各大宗派那些資質普通、修為無法更上一層樓的普通武者一個希望。

天才畢竟是少數,普通武者纔是多數。

在混沌世界裡,所謂的普通武者其實是不超過天神境的人員。

這在俗世來說,特彆是在下三天,天神境已經算是十分了不起的高階戰力。

即使不加入奇門聖軍,將他們派往中天、羨天和從天駐紮,對奇門商行以及歸屬於奇門聖軍的皇朝也是強有力的守護力量。

這一重大舉措,鼓舞了身處混沌世界中的所有武者。

他們來到混沌世界修煉,最希望的就是一生所學能夠派上用場。

否則,修煉又有何用?

此時,失蹤許久的曹寒煙終於歸來。

儘管她現在的修為已經突破了乾坤無量境,但因為近一年未在奇門世界中修煉,其修為已經落後於其他天才,不得不被人從帥位上擠了下來。

看見有些失落的曹寒煙,雲風抽空找上了她:

「你隨我來。」

曹寒煙看了一眼雲風,冇有說話,默默地跟在雲風身後,來到神土空間裡的一座荒山之上。

「這麼久了,你去了什麼地方?

為什麼不打招呼?

你知道你是奇門聖軍的高層軍事人員嗎?

這是違反軍紀的行為,是會受到軍事法庭懲罰的。」

曹寒煙低著頭,輕聲說道:

「我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

如果違反了軍紀,我隻能對你說一聲對不起。」

雲風揹負雙手,看向山下連綿的原野,沉聲說道:.五

「有什麼心事難道不可以向我說嗎?」

曹寒煙抬起頭來,眼裡滾動著淚珠,定定地看著雲風的背影,哽嚥著道:

「你那麼忙,我有機會向你說嗎?」

雲風轉過頭來,看著淚珠滾下麵龐的曹寒煙,心裡莫名地有些心疼,不覺輕聲說道:

「你可以向我傳音,我便會安排時間來找你的。

何必要出走呢?」

梨花帶雨的曹寒煙,此時楚楚可憐的樣子十分動人。

她冇有去管滿麵的淚水,抽泣道:

「我知道我與你不配,我也知道你的夫人們容不下我,我還能向你說什麼?

我自己作的孽我自己受,我心裡的苦我自己吞。

告訴你能有用嗎?

啊?有用嗎?」

曹寒煙的聲音越說越大,最後提高了音量,幾乎是尖聲吼了出來。

雲風無言以對。

曹寒煙所說的話是事實,他冇法反駁。

雪依與瀟湘出走,也與這件事情有關,他又怎麼可能在雪依與瀟湘二人出走之時再娶了曹寒煙呢?

儘管這事對曹寒煙不公平,可總不能為了安撫曹寒煙而將雪依與瀟湘排斥在外吧?

要想兩全其美,隻能等。

等雪依與瀟湘心情平複,等她二人不再計較。

兩權相害取其輕。

那麼隻有暫時犧牲曹寒煙,才能換得以後的後院清靜。

雲風伸出手來抹掉曹寒煙那絕美麵龐上的淚水,柔聲說道:

「你放心,我會安排好你的。

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處境和心情。

大戰在即,我不想太分心。

你能理解嗎?」

曹寒煙掙紮了一下,想要避開雲風的手,卻終是未能擺脫,索性將頭靠在雲風的懷裡,任淚水長流:

「對不起,你那麼忙,我還來給你添亂。

是煙兒不好,真是對不起。」

雲風心頭一酸,眼睛不覺有些潮濕。

冇想到自己到瞭如此高度,終是逃不出情感的糾纏。

一直擔心紅顏太多,會造成後院起火。

現在果然不能避免。

這可不是好事。

這對自己的修煉將會帶來障礙。

修煉講的是心無旁騖。

如果自己陷於情感的糾纏之中,如何還能潛心修煉?

如何還能達到武道高峰?

捫心自問,自己對所愛的紅顏知己全都是真心,從不虧待任何一個人,可以說是問心無愧。

但女人們的那點心思,卻又是自己無法解決的。

自己三妻四妾,愛有分享。

可女人們卻是從一而終。

讓她們坦然接受彆的女子來分享自己的男人,顯然不是很現實。

可夫人們已經做得夠好的了,自己還有什麼理由可以去責怪彆人呢?

唯一的辦法就是要自己不再花心,不再接受其他女子的愛,或許夫人們的心情會好一些。

可自己能夠辦到嗎?

自己身邊的女人可以說基本上都是前世緣,今世情,自己不可能慢待任何一個。

唉!問世間情為何物?

「煙兒,讓你受委屈了!」

雲風擁著寒煙,柔情無限地說道。

曹寒煙心裡一暖,止住了抽泣,弱弱地說道:

「這點委屈不算什麼,隻要你心中有煙兒,煙兒就心滿意足了。」

雲風把寒煙抱得更緊,心裡愈加自責:

「現在戰事倥傯,我無法抽出時間來處理我們之間的事,不得不讓你等待,你會怪我嗎?」

寒煙用臉蹭著雲風寬闊的胸膛,悄悄地釋放出蔓佗羅花香,柔聲說道:

「煙兒不會怪你,煙兒也不會期待你什麼,煙兒隻想你能再好好愛我一次。」

「唔……」

雲風想要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的嘴被兩片柔唇堵住了。

四周的空間瞬即升起厚實的界壁,將二人與世隔絕。

外麵即便有人,也看不見

這處空間的異樣。

空間內,氣氛頓時變得旑旎。

地為床,天為被,人為自由的魚……

幾個時辰之後,雲風在感慨中離開。

不得不說,與寒煙在一起,彆有一番滋味。

可事後,自己似乎有一種罪惡感。

而這種罪惡感隨著時間的推移竟是變得越來越強烈。

為什麼會這樣呢?

雲風百思不得其解。

憑心而論,儘管之前對寒煙冇有多少情意,但有了第一次後,便漸漸地對寒煙注意起來。

而這第二次之後,卻彷彿有一種刻骨銘心之感。

特彆是內心之中,想要將寒煙納為後院的想法也是越來越強烈。

是不是目前未能將寒煙扶正而內疚呢?

是不是又揹著雪依她們偷腥而慚愧呢?

如果說剛纔自己是自由的魚,可自己真正自由嗎?

唉,為什麼在麵對感情之時卻這麼難呢?

難道自己現在已經變成了美女殺手?

變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渣男?

如果真是這樣,自己還怎麼修煉?

還怎麼領導奇門聖軍?

還怎麼不忘初心?

回到指揮部,雲風依舊皺著眉頭,沉浸在自己的思慮之中。

細心的曹乾之前就發現了雲風與曹寒煙一起離開,現在卻是一個人回來。

回來之後,卻是愁眉不展。

難道雲風與寒煙之間又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曹乾當即出了指揮部,尋得曹寒煙,問道:

「煙兒,你與風尊之間怎麼了?」

煙兒笑吟吟的地道:

「爺爺,冇什麼啊?

你怎麼覺得我與風尊之間會有事呢?」

曹乾道:

「我見風尊一直愁眉不展,不知道他與你怎麼了,故來問問你。

畢竟大戰在即,作為軍事總指揮來說,是絕對不能分心的。

所以,你知道這樣做的危害性嗎?

這樣分心很有可能導致風尊出現決策性的錯誤,從而導致戰略上的失敗。」

曹寒煙聽後,也是皺起了眉頭,如果真按爺爺所說,那問題的確是嚴重了。

「這樣吧,我跟爺爺回指揮部一趟。」

二人回到指揮部,正好看見許久未見到師尊的小滄來到雲風麵前。

小滄成熟多了,高挑的身材,如玉的肌膚,絕美的麵龐如同精雕細琢一般。

銀白的戰甲隻護住了**·部位,內襯的鵝黃色褻衣露出飄逸的裙邊,輕輕搭在雪白的肌膚上,更是襯托出肌膚的迷人。

特彆是那雙大長腿,更是令人不敢直視。

小滄很自然地抓起雲風的手,關切地詢問道:

「師尊,你怎麼了?」

「唔,什麼?」

雲風猛然醒悟過來,輕輕地從小滄手中抽出手來,撓了撓頭皮,訕笑一下,然後麵色一肅,道:

「不去做戰前準備,跑來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