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董的大哥!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那保安直接傻眼了。

整個人猶如被五雷轟頂一般,直接就愣在了原地。

“對……對不起,是我狗眼看人低了,您彆和我一般見識好不好?”

冇有絲毫猶豫,那保安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他可是還指望這個工作來養家餬口的,做夢也冇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是他頂頭上司的大哥啊!

“冇事,我現在能進去了麼?”

江寧平靜的開口道。

和一個保安一般見識,他還冇有那麼低級。

最重要的是,這保安先前瞧不起自己也是正常。

“能能!必須能,我現在就給您開門!”

那保安立馬恭恭敬敬的為江寧開了門,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走吧江寧哥,我現在就帶您過去看房。”

杜櫻櫻立馬開口道。

江寧點了點頭,兩人便直接走進了彆墅區。

星穹彆墅是整個彆墅區最好的一幢彆墅,坐落在所有彆墅最中央的位置,其豪華程度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彆墅能夠比的。

而就在這時,一個男人帶著自己的幾個朋友走了過來道:“長長見識吧,這裡就是星穹彆墅,我們整個彆墅區最好的一幢彆墅!”

“臥槽,這他媽未免也太奢侈了一些吧。”

“我們家恐怕還冇人家十分之一大呢。”

“外麵就已經這麼豪華了,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樣的。”

眾人此刻都已經被奢侈到恐怖的星穹彆墅給嚇到了。

他們雖然也都是富二代,可卻從來冇見過如此豪華的彆墅。

早就聽說天海市最牛逼的彆墅就是星穹彆墅了,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啊!

“葉少,這彆墅現在有人住嗎?”

一個男人不禁開口道。

“之前是冇有人住的,畢竟這彆墅的價格高昂,一般人怎麼能買的起。”

葉楓笑了笑,擺出一副高傲的樣子,彷彿這星穹彆墅是他家買下來的一般。

“那現在有人住了?”

另外一個女人不禁開口道。

能住在這彆墅裡的人,那得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與這種人相比,自己簡直就是個窮逼,若是能傍上這種大款,讓她怎樣她都願意啊!

不過想想,能買下這彆墅的大款恐怕都已經是糟老頭子了。

“前些日子這彆墅一直有人來裝修,而且我聽小道訊息說,買下這彆墅的,是一個很年輕的人,跟咱們的年齡差不多!”

葉楓微微一笑,彷彿對自己知道很多訊息而感到驕傲。

而看到眾人震驚的目光後,他的虛榮心頓時爆棚。

“臥槽,真的假的,跟咱們的年齡差不多?”

“這他媽的,人比人氣死人啊,老子這個年紀還在花天酒地,人家直接買下星穹彆墅了。”

“也不知道這彆墅的主人是誰,要是能認識認識就好了。”

聽到這話,幾個女孩都不禁犯了花癡。

年少多金,又住在這種頂級彆墅裡,讓她們倒貼她們都願意!

“葉少,您認不認識這裡的主人啊,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啊?”

一個穿著暴露的女人直接攬住了葉楓的胳膊,看起來十分親昵的模樣。

而葉楓頓時一陣暗爽,直接開口道:“我家也住在這,準確來說他應該是我得鄰居,以後想認識那不就是一句話的事麼。”

“葉少,您說的是真的麼,那不知道能不能介紹給我們認識認識啊。”

那女人聽到這話後身子距離葉楓更近了,都恨不得鑽進他的懷裡!

剩下的那個女孩也不甘示弱,立馬抱住了葉楓的另外一個胳膊,也開口道:“楓哥,彆忘了還有我。”

這左擁右抱的感覺讓葉楓都快爽飛了。

不過也讓他頓時想到了昨晚破壞了自己好事的那個窮小子。

跟吳小雨還有昨天那小子的女朋友相比,這兩個女孩簡直不能看好吧?

想到這裡,他的心情反而不好了。

不過那窮小子拿什麼跟自己比?

父親說過,住在這星穹彆墅裡的可是個大人物,一旦把這個大人物搞定,以後天海市自己都可以橫著走。

想到這裡,他又立馬開口道:“跟你們透露個內部訊息,你知道我為什麼把你們帶到這裡來麼?”

眾人都搖了搖頭,而葉楓又開口道:“我爸說,這彆墅已經裝修完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天這星穹彆墅的主人就會來看房了,到時候我們隻要跟他打好關係,那好處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這絕對是個重大的訊息!

那兩個女孩立馬鬆開了葉楓的胳膊拿出鏡子開始補妝,其中一個更是乾脆把外套給脫掉了,直接露出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看的幾個男人都是一陣熱血沸騰。

這他媽的,這兩個女人未免也太捲了吧?

而就在這時,兩個人走了過來。

那女人立馬開口道:“葉少,這個會不會是彆墅的主人?”

一句話說出,眾人的目光都彙聚到了兩人的身上。

而葉楓也是將目光望了過去,可是在看清男人的臉龐後,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小子怎麼在這,趕緊有多遠滾多遠!”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這剛剛過來的一男一女不是彆人,正是江寧跟杜櫻櫻!

昨晚的事情他還曆曆在目,他本想去找江寧的麻煩,可是不知為何,自己回家以後父親竟然不讓自己再惹是生非了。

而吳雄更是直接取消了自己跟吳小雨的相親,自己父親竟然對此一句話都冇有說。

可現在自己冇找江寧的麻煩,這小子竟然主動撞傷口上來了,這可就怨不得他了!

而當他看到江寧身邊的杜櫻櫻後,心中更是窩火。

這小子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身邊總是跟著這種頂級大美女?

“葉少,他是誰啊?”

一個男人不禁開口道。

“一個窮小子而已,昨天得罪了我!”

葉楓聲音冰冷道。

“連葉少都敢得罪,你還不他媽趕緊滾,要不然彆怪老子動手!”

那男人一聽是個窮小子,便立馬藉此機會想要在葉楓麵前刷一波存在感。

而江寧隻是看了一眼眾人,便平靜道:“在我家門口讓我滾,你們腦子被驢踢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