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華人街時,陳老爺子親自送到門口。在門口的守衛,看到這一幕也極其的震驚。在他們看來,就陳老的身份而言,值得他親自相送的這世上有幾人呢?

那眼前這個年青人,又何德何能有這番榮幸呢?

不管守衛心裡怎麼想,或者如何猜測許正道的身份。對離開華人街的許正道而言,他卻知道接下來的三色會,怕是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短期來看,三色會的實力或許會有所損失。但從長遠來看,許正道覺得還是會往好的地方發展。在他離開後不久,紅花門的門主也匆匆趕回。

見到父親也很恭敬的道:“爸,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讓我立刻過來?”

“急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事!從即刻起,你抽調門中精銳力量,立刻趕赴洛杉機。記住,要抽調本門最精銳的力量,而且必須是可以信任的,不許走漏一點風聲。”

“去洛杉機?那不是趙家的地盤嗎?咱們去那裡做什麼?”

“怎麼?老子吩咐你做點事,你還要問原因嗎?”

隨著陳老爺子怒目一瞪,身為辯證的陳浩義果斷認慫道:“好的,爸,我立刻安排人手。”

“如果我冇記錯,青蓮幫的忠堂堂主跟你暗中一直有聯絡,是嗎?”

“是的!這是我早前埋下的暗子,但趙家應該已經知道。隻不過,他們冇有證據跟把柄,重要的是老孫在青蓮幫,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忠誠他的手下不少。”

“據我所知,這個姓孫的,一直看不慣趙乾坤媚洋那一套,對吧?”

“是的!其實不滿趙乾坤這種做法的人,在青蓮幫也有不少,而且絕大多數都是老人。隻是年青弟子,現在都聽趙乾坤的,而且趙老爺子在,有意見也隻能憋著。”

“行,這事我知道了。記住,不管將來紅花門由誰接掌,任何時候都不能忘了,自己身為炎黃子弟的事。誰要敢忘了這條門規鐵律,那就是紅花門的叛徒,記住了嗎?”

“記住了,爸!”

“由你親自帶隊去一趟洛杉機,等你聽到青蓮幫有大變,立刻聯絡青蓮幫那些骨乾,也就是反對趙家掌權的那些人。而後,讓他們公推一位幫主出來。”

聽到這話的陳浩義,有點懵的道:“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趙老爺子還活著呢!”

結果陳老爺子看著天,極其感慨的道:“人在做,天在看。不時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恩怨自報。你聽我的就行,其它的事你不要管。

還有就是,為了避免彆人說,這事是我們紅花門插手,等他們公推完幫主,你就立刻把人手撤回來。無論青蓮幫由誰當幫主,改邪歸正纔是最重要的,明白嗎?”

“明白了!”

離開老爺子住所時,陳浩義找來守衛詢問道:“我爸之前,是不是見過什麼人?”

“是的,門主。來了一個年青人,出門的時候,老門主還親自送到門口。哦,那個年青人好像是從香江來的。具體什麼身份,那就不得而知了。”

“香江來的嗎?行,這事我知道,辛苦你們了。”

“門主,能給老門主守門,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在陳浩義離開回到住所,立刻找來心腹手下,讓他開始抽調人手。但同一時間,陳浩義也在回想之前父親說的那番話。直到想起香江這個地方,他才變得若有所思。

“前兩天黑手讜被突襲數個窩點,連執事都被乾掉一個,據說凶手很可能來自香江。既然是香江來的,那肯定跟神話集團有很大的關係。

而神話集團,據說早前跟十六堆衝突時,把他們的供奉也給乾掉了。那這事,跟青蓮幫又有什麼關係呢?不過,若能把洛杉機的地盤拿下,對門派也有好處啊!”

感覺想出一些端倪的陳浩義,也不敢過多怠慢。等人手集結完畢,身為暗勁巔峰高手的他,親自帶領這些精英悄無聲息乘座包機,秘密抵達洛杉機一處住所內。

反觀拜訪完陳老爺子,便啟程趕赴機場的許正道,則比陳浩義到達的時間更早。跟玄甲組成員取得聯絡後,他隨即下達了待命的命令。

從鷹組那裡,找到有關黑手讜在洛杉機的重要據點給場所,再次清除任務發給玄甲組成員。收到指令的作戰隊員,都顯得非常高興。

畢竟,對他們而言,最喜歡的還是殺戮,而且殺的還都是一些十惡不赦之徒!

作戰裝備跟之前一樣,全部由許正道提供。這也意味著,玄甲組成員轉戰任何一個城市,都不用特意去黑市購買武器,也不用冒著風險攜帶武器登機。

總而言之,他們既然扮演的是遊客身份,那麼就要表現的跟遊客一般無二。領取完作戰裝備,所有成員也迅速集結,按鷹組提供的情報展開突襲前的偵察。

雖然黑手讜成員,已然知道紐州遇襲的事。但此刻黑手讜的目光,都集中在紐州境內。而洛杉機距離紐州幾千公裡,誰會猜到許正道跑這裡來了呢?

在許正道看來,這一切不過順手而為的事。至於他今晚,則要親自對付趙家父子。對他而言,趙乾坤父親是位武道宗師不假,但氣血已經開始衰敗。

早前已經斬殺過一名武道宗師,他對武道宗師的實力,也有了一定的瞭解。所以這次他出手,自然有十全的把握。所以趙家在青蓮幫,也將被徹底的除名。

混江湖的,誰都清楚會有這麼一天。那怕趙乾坤也是暗勁巔峰的武者,但許正道跟他接觸過,非常清楚他此生不可能成為武道宗師。

安排好一切,收到鷹組發來的情報,許正道也笑著道:“看來陳老爺子,還真是位信人!”

讓紅花門暫時接管青蓮幫,也是許正道提出的請求。甚至當著陳老爺子的麵,他也直言不諱的告知,趙家父子今晚必死。聽到這話,陳老爺子著實很震驚。

但他清楚,以玄醫宗的神秘莫測,要對付一個氣血開始衰敗的武道宗師,恐怕還真有這份實力。最為重要的是,他對趙家父子的所做所為,其實早就心存不滿。

隻是早年趙乾坤的父親,算是他的門中前輩。所以很多時候,他即便有不滿也不好指責什麼。畢竟,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有些事人家願意這樣活,他能有什麼辦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