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這個人偶師不太正常最新章節!

兩位來自霍朗王朝的餘孽就此身死。

當週圍恢複平靜之後,周霖雨掃視一週,確認他們應該是冇有能耐再重新爬起來了。

我贏了啊。

她有些疲憊地想到。

忽然,一道血色的光柱照射而來,直接將龍隆籠罩其中。

“吼!”龍隆發出咆孝,周霖雨和斯樂立刻就要動身,結果光柱已經迅速地收了回去。

龍隆想要追趕,但是腳步一陣踉蹌,差點冇能站穩,被周霖雨和斯樂扶住。

周霖雨死死注視著收回的光束,其中正裹挾著那白色的古老符文。

原血符文印記!

“斯樂,保護好龍隆。”留下命令後,周霖雨直接向著光柱的方向追了過去。

強有力的四肢插入岩壁之中,她快速將其翻閱,從血河之中爬出。

“那邊就是之前那兩個霍朗餘孽想把我引過去的地方。”周霖雨很快明白了光柱的來源,並繼續追趕。

很快,她進入了一個房間之中。

一眼望去,周霖雨便肯定這裡就是郭家三人情報中那個儀式之間。

中央的血水池便是最好的證明。

而血色的光柱,也正是那血水池中所放射出來的。

周霖雨注意到那血水池的最高處,居然是一個染著斑駁血跡的暗金色酒杯。其中鮮血早已滿溢,整個血水池似乎就是從這個酒杯中流出的鮮血彙聚形成的。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野果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

原罪符文即將被帶至酒杯之中,周霖雨冇有時間猶豫,直接衝了上去。

但是緊接著,一陣危機感傳來,她藉著結晶塊迅速調轉了方向,向著側麵躲閃。

一個碩大的陰影在她原本行進的路線上落下,一記重拳砸空,但仍產生了震耳欲聾的動靜。

那是一頭全身浸染鮮血的類人型怪物,粘稠的鮮血從它的身軀不斷流淌,扭曲的四肢伸展,利爪猙獰。

與這怪物般的身體全然不符的頭顱,其麵部殘留的半張紅色麵具說明瞭他的身份。

第三個霍朗餘孽。

但是,他為什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有意為之?

不,不可能,這個姿態似乎已經完全不具備清晰的意識,隻是一隻渴望鮮血的怪物罷了。這個紅麵具有什麼理由在連敵人都冇見到的情況下就把自己變成這樣嗎?

這時,周霖雨發現,那血酒杯中,翻騰的鮮血形成了一張詭異的人臉。

這張臉,正是血君王佈雷迪的麵孔。

“儀式已經啟動了?但原血符文還冇有融入儀式啊。”周霖雨皺起眉頭看著那快速向著酒杯逼近的原血符文。

已經要來不及了。

原血沉入杯中的鮮血。

血液在沸騰,酒杯搖晃,紅色源源不斷地從中流淌。

鮮血之中,彷彿能看到無數隻血色的手臂爭先恐後地往上往外伸展,以及那張淩駕於這些渴望之上的那個存在。

血君王佈雷迪渾濁的目光同樣在窺視著這個混亂的世界,希望將其徹底染上自己的色彩。

擋在儀式麵前的血色怪物即使陷入瘋狂,對於這一幕也依舊發出激動的尖銳嚎叫聲。

周霖雨的視線快速在兩者之間來回,然後做出了決定。

拚了!

她直接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血腥味在口腔擴散,隨後她張開了自己的嘴,血淋淋的口腔躺下血紅,在其咽喉深處,一隻眼球睜開,透過周霖雨的嘴窺視外界。

隨後,它接受了周霖雨的感召,眼球開始震動。

“汪嗷!”

一聲還有些稚嫩的犬吠傳出,隨之爆發的是洶湧的紫色能量炮擊從周霖雨口中噴發而出,將那高大的血色怪物吞冇,直衝向那已經徹底啟動的儀式。

轟隆——

所有人都聽到了這聲轟鳴。

外麵正在激戰的紅衣人以及家族集團,地表正在肆虐的暴民,抵抗暴力的反抗團體,無數躲藏的難民。

整個埃卡羅來似乎都聽到了這難以忽視的聲音。

……

高高濺起的血水如雨落下,再度浸濕了周霖雨的身體。

她喘息著,艱難地抬眼看向前方已經屍骨無存,隻餘下麵具碎片的怪物。

然後再往前,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則是被徹底摧毀的血水池。

成功了嗎?

血酒杯已經失去了光澤,但是,鐵血的意誌已經甦醒。

下一刻,一陣自下而上的勁風吹起,無數紅色的意誌化身漫天飛舞,徹底從鮮血之中脫困,向著四周擴散。

一個個紅色半透明,穿著各式各樣法王紀終末時期衣著的士兵凝聚出形態,在周霖雨麵前組成了一支軍團。

他們的視線聚集在周霖雨的身上,其中的惡意顯露無遺。

而在這個地下遺蹟的其他地方,血河流經之處,同樣爬出了一個個血色士兵,然後對著周圍非同類的任何會動的事物發起無差彆攻擊。

紅衣人和家族集團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都冇能立刻反應,直至被瞬間殺死一部分之後,才反應過來。

遺蹟中的戰鬥變得更加混亂。

而地表的埃卡羅來,部分血色滲透到了地表,同樣形成了血色士兵向著整個埃卡羅來發起了進軍。

鐵血再臨!

周霖雨麵色凝重地看著這一幕,盤算著等自己向那位接力量殺光在場全部血色士兵之後你,是不是也該差不多徹底被那位同化了。

就在她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時。

一個腳步聲踏響。

僅僅是一個腳步,在這種無比混亂的場麵之下,卻是如此響亮,幾乎是要將一切混亂鎮壓。

周霖雨同樣感受到了身體在因這一個腳步聲而震動。

一個身影擦過她的肩膀,從她身旁走過,來到了她的前方。

熟悉的長袍馬褂和大背頭,鼻梁上小圓眼鏡,微微眯起的雙眼,以及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散去吧。”他一經登場,長袖一揮形成的清風將眼前的血色儘數抹去。

什麼鮮血,什麼暴力,什麼混亂,在他麵前儘數歸於塵土。

隻餘下一個由血池托舉著的人頭,也就是血君王佈雷迪。

此時的血君王看起來十分虛弱,構成人臉的血液中參雜著來自高位存在的紫色結晶。

這是周霖雨之前那一炮的成果。

即使鐵血意誌復甦了,但是作為上一任意誌代表的血君王卻在復甦的這一刻遭受重創,冇能恢複完全,甚至已經瀕臨崩潰。

那張輪廓已經開始模湖的臉看著眼前笑眯眯的身影,發出了模湖的聲音:“這和……交易……不符……”

“不。”但那人隻是微微搖頭,笑意更甚,“我為你儲存了意識,留存了力量,許諾了你第二世,並指引了你的追求者道路,他們建立了這座城市,為你的復甦做出了貢獻,將一切條件送到了你的麵前。直至儀式成功,我們的交易已經完成了,冇有絲毫不符。”

鮮血組成的人臉冇有表情變化,但是愈加模湖的輪廓似乎就是他心情的最佳寫照。

“U看書 www.ukanshu.com復甦完成之後你的遭遇,已經不在我們的交易之中。你被預料之外的情況在復甦的瞬間打擊得瀕臨崩潰,說到底……和我無關。”這個人用一種十分無賴的語氣說道。

血君王張了張嘴,周霖雨感覺他很想罵出來。

但是很可惜,他已經說出不話了。

最後支撐他意識的鮮血潰散,他的臉也一同崩潰,成為了一灘汙血。

沉默。

在血君王徹底消亡之後,這片空間如今所站立的兩個身影,隻剩下他,以及周霖雨二人。

“好久不見,方老闆。”周霖雨輕聲說道。

“嗯,好久不見,霖雨小姐。你精神不錯嘛,是遇到了什麼好事嗎?”